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82章 敢与小女子打个赌么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313 2016-02-02 20:13:40

  第82章 敢与小女子打个赌么

“哼!”凤临策冷哼一声,道:“进不去,我就先杀了你!再烧了院子,看那老儿出不出来!”若不是这院子布的玄阵他不懂破解,早就闯进去绑了那老怪物了!  凤临策说着,手上就要加力……  卓晔忙上前拉住凤临策的胳膊,冲他摇头道:“王爷,还是我来吧。”  凤临策看了卓晔一看,稍作犹豫后,松开了那青年的脖子。  “咳咳……”灰衣青年顿时摸着脖子猛咳不止,格老子的!手劲儿这么大,真他奶奶的要命!他那个不良师父啊,每次都推他出来抵挡这些凶狠的人,这地狱罗刹般地瑞王,就是最不好对付的一个!他可真命苦啊……  “这位公子,请问怎么称呼?”卓晔微笑着冲那青年道。  “咳……在下陈皮。”这女子又是何人?陈皮疑惑的打量着卓晔,瑞王居然带个女人上山?真新鲜!  闻此名字,卓晔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医圣师徒的名字可真有职业特点,一个“枸杞”(苟杞),一个“陈皮”……全是中药……  “小女子卓晔,是来挑战令师的,劳烦公子通报。”卓晔礼貌的道。  “你?来挑战家师?”陈皮闻言,有些不可置信的上上下下,把卓晔从头到脚看了又看。  凤临策见状,顿时握起了拳头,眉头更是皱成了一个“川”字!恨不得上前挖了陈皮那双“贼眼”!  凤临策身后的众人,听闻卓晔的话,也都露出了惊诧之色。  “对,是我!”卓晔看着陈皮,自信满满的笑着。  “这个……”陈皮有些不相信的依旧对卓晔看个不停。  “公子这般犹豫,难道是怕家师输不起么?”卓晔面带微笑,张狂地扬起下巴,傲慢地瞥着陈皮。  “女娃娃,好大的口气啊!”不待陈皮说话,一道听起来虽苍老,但仍洪亮如钟的声音忽然从院子里传了出来:“皮儿,带他们进来吧……”  众人闻言,面上的表情还未等松弛下来,忽听那声音又接着道:“老朽这院子太小,容不下那么多人,女娃娃和瑞王进来,其他人就不要进来了。”  “个老东西!说什么!凭什么不让我们进!老子拆了你这破院子!”先前那浓眉大眼的武将闻言,当下开口就骂。  “王虎,闭嘴!”武亦明回头喝斥道。  陈皮不理会那王虎的怒骂,回头有些疑惑地瞥了一眼那院子,之后伸手挠了挠头,对卓晔和凤临策道:“二位请吧。”  凤临策点头,伸手牵过卓晔的柔荑就要进那松院。  “王爷……”  “王爷,这……”  松墨和武亦明同时出了声,其他人等,也都是一脸忧心的看着凤临策,那院子机关重重,谁知道医圣那老怪物有没看有安好心啊!万一瑾王还没救成,瑞王再有个什么闪失,那可怎么得了……  凤临策打了个手势,阻止众人再多言,目光凛冽的命令道:“在此等候!”  众人见凤临策态度坚决,也无人敢再阻止,唯有在心中暗暗的叹气和担忧份儿了。  陈皮摇头叹气,这些人,真是麻烦……  “跟着我的脚步。”陈皮嘱咐了一句,带头进了院子。  卓晔往出抽了抽被凤临策牵着的那只手,这男人是怎么了?居然在这当口与她拉拉扯扯的,什么毛病!结果……凤临策攥得太紧,反抗徒劳……  凤临策回头,看着卓晔,沉下声音,不容拒绝的说:“这院子布了玄阵,变幻莫测,极为危险,或者我牵着你,踏着我的脚步进,或者我抱着你进,你选。”卓晔没有武功,步子不及他和陈皮灵便,若是她一步没跟上他们……那后果……他不敢想象……  原来如此,卓晔闻言,心中了悟,难怪凤临睿派来的人,连门都没有进去……  “你们到底走不走啊?”陈皮回头,有些不耐地皱眉道。  “走!公子请带路。”卓晔答道,之后看着凤临策,镇定的道:“我跟着你!”她心里忽然没来由的,相信他,他一定能让她跟上他的脚步的……  凤临策看着卓晔那信任的眼神,眸子里不禁柔光微闪,牵着她,踏着陈皮的脚印,向松院深处走去……  这院子在外看起来不算太大,可是踏入进去,才知道这院子其实深得仿佛没有边际,而且空气中飘散着一层淡淡的迷雾,让人一进去,方向感顿失……  绕了许久过后,在卓晔心里已经开始怀疑,他们是不是一直在原地转圈的时候,忽然,薄雾渐渐散去,眼前豁然开朗,不知何时,他们已经站在了一大片花圃之中……  卓晔抬眼张望,这里好像是一处山谷,四周树木郁葱,繁花似锦,彩蝶纷飞,鸟雀成群……好一处世外桃源之景啊!  卓晔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他们明明是在摩天峰上,怎么一下就进了山谷了?方才走路的时候,她并未感觉地势下降啊?而且……现在明明是寒冬腊月,这里的气候,居然温暖如春?真是奇怪……  “这里不远处有一处温泉。”凤临策见卓晔面露惊讶之色,不禁开口给她解惑道。  “温泉?”卓晔一愣,喃喃的道:“难道这山谷是个火山口么?”  “什么火山?”凤临策疑惑的接话道。  “没什么。”卓晔不愿多说,敷衍的回道。  凤临策挑眉看了卓晔一眼,也没有继续追问。  陈皮回头,懒懒地看着凤临策和卓晔,道:“此处没有机关了,不必再跟着我的脚印了。”顿了一下,又说道:“不过……不要碰那些花花草草,否则出了什么意外,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凤临策冷冷地瞥了一眼陈皮,抿唇不语。  “多谢公子提醒。”卓晔一边微笑回道,一边不着痕迹的从凤临策的手里抽出了自己的手。  凤临策没有坚持,松开了卓晔的手,只是几不可闻的轻叹了一声……  三人绕过一小片花林,一栋低矮的木屋赫然出现在卓晔、凤临策的眼前。  木屋前,一七旬开外的老翁,正盘着腿坐在一个大树桩上,只见他一身短打,头发稀疏,相貌虽普通,却满面红光,目光如炬,下巴处一小撮山羊胡子一撅一撅的甚是有趣,怀里还抱着个硕大的酒葫芦,仰脖,喝上一口,之后津津有味的吧嗒吧嗒嘴儿,看见陈皮带着凤临策、卓晔二人过来,眯着眼睛瞧了瞧他们,也不言语,继续陶醉地抿着酒……  陈皮打个哈欠,冲那老者道:“师父,人我带来了,您老自己处理吧,我……我去睡会儿……”这群人,天还没亮就开始闹,一直闹到现在,害他今日懒觉都没睡成,格老子的,困死他奶奶的了……  苟杞闻言,伸手扯下脚上的布鞋就朝陈皮飞了过来:“懒小子,睡个头!去把我晾的那一笸药捣了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