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35章 对手难寻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307 2015-12-16 01:39:24

  鸾儿一笑,带着青竹向另一间茅屋走去……  柳之然的茅屋内。  “那个老怪物,还真不是一般的难缠!哎!我正在研制新毒,希望这次……哎……”柳之然坐着竹椅上,有些无奈地连连叹息。七天,又是七天内就破了他的新毒……  凤临策沉默了一会儿,蹙眉道:“当下紧急的是……临歌多吃了两个月分量的‘碧凝丸’,前辈可有想到办法补这两个月的药量?”  柳之然面带愁色的道:“‘碧凝丸’一炉最多炼制十二丸,是一年的药量,如今里开炉时间还有半年多之久……”顿了一下又接着道:“而且,用以炼制‘碧凝丸’的主药‘莱雪兰’,只四月中旬开花,开花半个时辰内必须入药,否则便失了药效……哎……”  凤临策闻言,不禁眉毛拧起,双手握拳,面上阴沉悲恨得吓人。  “不过……”柳之然沉吟了一下,又道:“我这两日正在试炼两种药草,若是能提炼糅合成功,倒是可以暂代‘莱雪兰’,只不过药性怕是要差上很多,能不能挺过去,还要看瑾王爷那时的身体状况和求生的意志了……”  凤临策的眉毛轻微的舒展了一下,道:“劳烦前辈费心了。”  “瑾王爷是老朽那已故至交的唯一外孙,我自然会尽心的,况且,他所中之毒……哎……”柳之然苦笑着叹气,自己居然被师祖的所制的毒难住了……  “我会继续想办法引那老怪物下山的。”凤临策语气坚决的说。  香炉里的凝萝香冉冉飘散,散发着淡淡的令人舒心醒脑的香味。  凤临歌坐在矮几前,手里拈着一粒白子凝神思索,俊脸上的神情很是专心投入,卓晔手持黑子坐在凤临歌的对面,脸蛋上的表情看上去颇为认真,但若仔细看去,不难发现其中还藏着一丝狡黠,还有一点似是在压制的热切……  一旁的软榻上,“小包子”手里捧着一个咬了两口的苹果,小脑袋却在一点点地打着瞌睡,粉嘟嘟地唇角处,还挂着一根可疑的银线……  凤临策和青竹回来,看见的便是这么一副恬静和谐的画面……  青竹的嘴角抽动了两下,第一个反应是:“这女人真是不自量力,居然敢和他家王爷下棋!”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其中的异常,青竹皱眉,心中奇怪:“怎么王爷一向云淡风轻的脸上……现在看上去好像很是严肃认真呢……”  凤临策微愣了一下,迈步走到案几边缘,向棋盘上望去,随即脸上也露出了一丝诧异之色。  凤临歌的棋风如他了解的那般,锐利沉稳,步步为营,每走一步都是经过精心算计方才落子,缜密地铺好后面的路,如同是在编制一张坚韧的巨大的网!  而卓晔的路数却是异常刁钻古怪,总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令人难以琢磨,防不胜防!真是狡猾诡橘的很!  此时黑子白子已经厮杀得相当激烈了,但这变幻莫测的棋局,谁才能成为最终赢家,却是个极难揣测的未知。  凤临策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卓晔,要知道,凤临歌在天朔可是出了名的擅棋道,就算自己在他手里,也讨不了多少好处的,想不到这个女子居然能和他下个棋逢对手……  青竹也走上近前来观感棋局,他曾和凤临歌学过一段时间围棋,棋艺虽比凤临歌差得甚远,但和一般人比,却也算个小小的高手。此刻他是圆瞪着双眼,紧盯着棋盘,越看越心惊!  厅内越来越静,除了棋子不时落到棋盘上的“啪啪”之声外,便只能听见几人轻微的呼吸声了……  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雨已经渐渐停了,在门口候了许久等待传膳的下人,苦着脸无聊地绕着指头,也不敢出声打扰里面的几个人。  直至一声稚嫩的童音在静谧的厅房里骤然的响起……  “父,父王、七皇叔、‘小叶子’……炫儿饿了……”被饿醒地“小包子”扁着小嘴,可怜兮兮地道。一双水汪汪地大眼睛在几个大人间来回的徘徊,原本捧在手中的苹果,不知何时已经滚到软榻的一边了……  凤临歌听见“小包子”的呼饿声愣了一下,随即抬起眼眸,歉然的道:“是我疏忽了,竟忘了晚膳时间……”转头冲青竹说:“吩咐下去,传膳吧。”  卓晔也被那一声“小叶子”将注意力从棋盘中拉了出里,尴尬又无语地瞥了一眼“小包子”,这臭小子,非要把她这昵称宣扬得人人尽知是怎么的……  “是,王爷!”青竹应了一声,神色古怪地看一眼卓晔,转身出去了。  “这局残棋……改日下完可好?”凤临歌笑意盎然的看着卓晔。“小叶子”么?这名字……挺好……  “好。”卓晔故意忽略了凤临歌眼底那有趣的笑意,点头道。  晚饭后。  凤临策、卓晔带着“小包子”起身告辞。  “不必相送,留步歇息吧。”凤临策对凤临歌说。  “好。”凤临歌知他担心自己的身体,也不坚持,微笑着点头。伸手抚了抚“小包子”细嫩的小脸蛋,又道:“炫儿要记得常来看七皇叔哦。”  “小包子”瞄了一眼自己的父王,之后乖乖地回道:“炫儿会的。”心里则默默地祈祷,希望下次来别再这么闷!今天下午过的真是太无趣了……  凤临策沉吟了一下,又深沉地说:“这几月,你注意修养,不必费心其他的事情……”  “三哥放心,我知道。”向他露出一个让他宽心的笑容。  凤临策闻言,轻抿了一下嘴唇,点了点头。  凤临歌转头期待地看着卓晔:“卓姑娘闲时就常来坐坐可好?”顿了一下,又补充道:“难得碰到一个棋友……”  卓晔看了一眼凤临策,见他没什么特殊的表情,想来是不会限制自己来瑾王府的,便点头应道:“好,我会经常来的,今日……很高兴……”  凤临歌见卓晔答允了,便露出一个放心的笑容。  回去的路上。  卓晔抱着“小包子”静静地坐在马车里,沉默不语,看其神情,似乎是在想着什么心事。  “小包子”平时顽皮好动,但在自己的父王面前,就如同老鼠见了猫一般,小心乖顺,不敢造次,此刻他虽无聊得紧,却也不敢吭声。  “你的棋艺不错。”凤临策忽然地开口道,打破了车里的沉默。  淡淡的好听的嗓音,将卓晔从思绪中拉了出来,愣了一下后,回道:“小时候,和我外公学的,外公的棋艺还不错。”  岂止不错,她的外公可是围棋九段呢!  围棋,是卓晔除了旅行外的另一嗜好,且已经到了痴迷的地步。从七岁起跟着外公学围棋,十几年的时间,她的棋艺虽还没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地步,却也能和她外公下个有输有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