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116章 史上最和谐的情敌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164 2016-03-07 20:16:44

  第116章 史上最和谐的情敌

卓晔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一会儿,陪炫儿去看烟花吧。”凤临策叹息一声,又说。  卓晔再次点了点头。  “那我先走了。”凤临策站起身来,迈步离去……  其实那户凭,已经在凤临策身上放了四天了,他只是想……多留她几日,多看她几眼而已……  凤临策离开枫林苑,没有让人备车,也没有要任何人跟随,一个人出了瑞王府,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逛着。  正月十五,上元节。街上熙熙攘攘,四处彩灯万盏,行人百姓携亲伴友,看花灯、猜灯谜、放焰火,说说笑笑、玩玩乐乐,好不热闹。凤临策却觉得自己仿佛与众人隔离了一般,融不进这热闹的氛围里,心中孤寂难喻、怅然莫名……  在一个茶楼里喝了一壶茶后,凤临策轻叹一声,一步步的向瑾王府踱去……  瑾王府,凤临歌的卧房里。  “三哥,你来了……”凤临歌正在吃晚饭,看见凤临策进来,便放下碗筷招呼道。  凤临策点了点,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三哥可用过晚饭了?”凤临歌问。  “未曾。”凤临策简洁的说道。  “正好,我正觉得一个人吃饭无趣得紧,三哥陪我一起吃些吧。”凤临歌笑道。  “好。”凤临策点头,将椅子挪到桌子前坐定。  青竹见状,忙加了一套碗筷餐具,之后退出了卧房。  对于凤临策孤身前来,凤临歌虽觉诧异,却没有多问。兄弟二人不紧不慢的吃了起来。  凤临歌身子太虚,不宜沾酒,凤临策独自闷声喝了许多。  “临歌不想知道她的近况么?她已经许多天没来你府上了。”凤临策又喝尽了一杯酒后,忽然开口道。  凤临歌微微愣了一下,之后轻叹了一声,说:“晔儿……她还好么?”  他怎可能不想知道她的情况,他先前一直忍着不问……只是觉得不太好向三哥张口罢了……  “闹了许多日别扭了。”凤临策把玩着手里的酒杯,苦笑道。  “哦……”凤临歌淡淡的一笑:“可以想象……”晔儿的性子,看似温婉随和,其实骨子里很犟的,她坚持的事情,必不会轻易妥协……  “我今日……把户凭给她了。”凤临策又清淡的开口道。  “三哥决定放晔儿走了?”凤临歌闻言抬眸,诧然的问道。  “嗯。”凤临策点了一下头,将酒杯斟满,仰脖,又喝了下去。  凤临歌星眸微闪,俊脸上神情有些复杂,沉默了一会儿,方才幽幽的说:“如此……也好……”  对于凤临策的决定,凤临歌是有些意外的,觉得这不像是三哥的行事作风,不过,给晔儿一些时间和空间,却也不是坏事……只是……可能要许久都见不到她了呢,一股不舍的情绪,顿时冲上了他心头……  凤临策抿了一下嘴唇,又说道:“她会回来的。”语气是十分的坚信与肯定。  “我知道,三哥不会就这样放弃晔儿的。”凤临歌温雅的道。  “我也知道,临歌同样也不会轻易放手的。”凤临策淡淡的陈述。  “那便各凭本事吧。”凤临歌微笑。  “好!”凤临策痛快的点头应道。  二人相视,一起扯着嘴角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容里,都有着几分苦涩和难以形容的怪异……  他们是最亲密的兄弟,也是最和谐的情敌……  正月十六一大早。卓晔简单的吃了一些早饭,便起身前往连府了。  连箫不在府上,据说昨日去逛灯会后,便一夜未归,也不知跑去哪个温柔乡里风流去了。卓晔有些无语,也有些遗憾,却也暗暗的松了口气……  “你说你要离开盛京?”正在喂连筝喝粥的连琴闻言,顿时提高了声调。手里舀满粥的勺子一斜,糊了连筝一鼻子……  “唔……阿嚏……”连筝甩着沾满粥糊米粒的小鼻子,可怜巴巴的道:“姐姐……筝儿的鼻子不会吃粥……”  “嗯,是啊。”卓晔一边应着连琴,一边掏出帕子给连筝擦小脸、小鼻子。  “卓姐姐你要走么?去哪里?很远么?几时回来?筝儿舍不得你呢……”连筝瞪着一双乌亮亮的眼睛,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卓姐姐可能……暂时不会回来了……”卓晔摸了摸连筝的小脑袋,有些涩涩的说。  “啊?为什么?”连筝惊呼道。  卓晔有些为难地抿了一下嘴唇,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小家伙。  “音儿!”连琴放下粥碗,冲外间厅喊道。  “奴婢在!小姐有什么吩咐?”音儿跑进来,问道。  “先抱小少爷去别处吃。”  “是。”音儿答应一声,抱起连筝出了房门。  “那两只王爷,居然同意你走了?”连琴看着卓晔,奇道。  “嗯。”卓晔轻点了一下头。  “瑾王肯放你,还比较能让人接受,那个专横冷酷的瑞王爷,竟也肯放人?真是让人难以置信。”连琴嘴里啧啧有声,“你到底是怎么说服他的?”  “我这几天,整日关在房里,不说话不理人,跟个呆子似的,他许是觉得我无趣了吧……”卓晔半真半假的含糊道。  “哦……难怪我给你送了几次帖子,你都回绝了……咝……那冰块王爷,居然会钻你摆的这么明显的套子……”连琴挑眉,一脸的所有所思……  “我明日就要走了。”卓晔怕连琴再深问下去,忙打断了她的沉吟。  “明日?”连琴一愣,惊诧的说:“这么急?不能多留几日么?”  “嗯……早走晚走,都是要走的,又何必再拖日子。况且,我也想早日摆脱这种被人豢养的生活……”卓晔轻叹一声,又喃喃的说:“只是你我这一别,也不知何时再能相见了……”  卓晔的语气里,透着浓浓的惆怅和不舍……  连琴明丽英气的脸蛋上,神情变换个不停,不知在想些什么……  沉思了半晌后,连琴忽然伸手握着了卓晔的一只手:“我们用不了多久一定会再见面的,一定会!”  卓晔闻言,不禁轻柔的一笑,伸出另一只手,也覆在了连琴的手背上……她也相信,她们绝不可能一别之后,不再相见的!  在连府吃过午饭,连箫还没有回来,卓晔起身告辞。  “卓晔!”连琴送卓晔到连府的门口,见她要上车了,忽然又开口唤住她。  “嗯?”卓晔回头问:“可还有话与我说?”  “你可想好了所去的方向?”连琴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