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33章 就当是需要一个知己吧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290 2015-12-14 01:40:06

  方才坐着抱“小包子”不觉得怎么样,这回抱着他走路,卓晔才感觉出,这小家伙真不是一般的重!  直至坐上马车,卓晔把“小包子”放在腿上晃了晃,又摸了一把他那溜鼓地小肚皮,玩笑似的说:“小朋友,你该减肥了!瞧瞧这脂肪厚的……”  小朋友?减肥?脂肪?”小包子”听不明白,长长地睫毛忽闪了两下,不解地看着卓晔。  一旁的凤临策挑眉,他也听不太懂脂肪是什么,不过从这句话整体的大概意思理解,她是说他炫儿胖么?瞥了一眼圆滚滚的“小包子”,好像……是胖了点……  卓晔看着这爷俩疑惑的表情,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心里不由一阵懊恼,忙腾出一只手来,撩开车帘向外看了看,遮掩打岔似的道:“今儿天气不错……”  卓晔话音未尽,手就僵住了,她杯具地瞧见天边正晃晃悠悠地飘过来一朵黑颤颤地乌云……  卓晔囧了,老天爷您存心跟我过不去是吧!刚刚还风和日丽,艳阳高照的天,怎么这么一会儿就……  凤临策顺着卓晔撩开的帘子向外扫了一眼,而后面无波澜地说:“嗯,的确不错……”  卓晔尴尬地放下了帘子,抽动了一下嘴角,讪讪地道:“那个,这天变的真快……”  “嗯,是挺快的……”凤临策又很配合地接话道。  卓晔此刻窘迫地只想挠墙!她发现自己就不该开口……忙闭了嘴巴,坐在那里努力的调整面部表情。  卓晔怀里的“小包子”有些不知所以,大眼睛眨巴了两下后,小身子忽然向窗边一倾,伸出小爪子就要抓车窗帘子,他倒要看看父王和“小叶子”在打什么哑谜!  卓晔一惊,一把抓回“小包子”那不老实的小爪子,条件反射似的说:“站住!不许动!”  “小包子”被骇了一跳,呆愣了片刻后,随即瞪着眼睛不解地看着卓晔,话说,他现在是坐在她怀里,如何站住?  “那个……乖,别乱动,当心摔了……”卓晔支吾着说。  “小包子”蹙眉,向后歪了歪身子,与卓晔拉开一点点距离,脸对脸地仔细审视了卓晔半晌,之后在心里很肯定地下了结论:“‘小叶子’不太正常!”  又偷偷瞄了一眼凤临策,“小包子”的眼睛忽地睁大了一倍,惊秫地发现,自己的父王嘴角居然微微翘起,好像是在笑!“小包子”冷汗哒哒地又下了一条结论:“父王也不正常了……”  到瑾王府的时候,雨点还没落下来。  凤临歌正在书房看书,这书房与他住处相隔虽不算远,却也要走上一段的路,青竹见要快下雨了,怕他晚些时候回房会在路上受了寒气,忙提醒他雨未落前回房歇息。  凤临歌点头应了,随即起身。  刚走出书房的门,忽有下人传信儿来:瑞王、小世子和一位卓姑娘来访。  凤临歌闻言,面上浮出了一个微笑,脚步一拐,便亲自迎了过来。  “三哥,卓姑娘。”凤临歌站在府门口,轻柔地招呼了一声。俊雅苍白地脸上,挂着春风般暖人的笑容,如雪的白衣随风飘飘,说不出的绝俗出尘。  凤临策看着他虚弱的样子,不禁蹙眉道:“怎么出来了?”  “这几日呆得多了,有些懒散,也该活动一下身子了。”凤临歌微笑着回道。  卓晔放下了在她怀里挣扎着要下来的“小包子”,冲凤临歌行了一礼:“卓晔见过瑾王爷。”  凤临歌闻言,几不可闻地轻叹了一声。之后看着向他奔来“小包子”,又笑道:“炫儿可有想七皇叔?”  “小包子”重重地扑在凤临歌身上:“炫儿当然有想七皇叔!”这是他最喜欢的一位皇叔,脸上总是带着让他忍不住想亲近的笑容,从来不会像父王那么凶!还总是哄他玩,逗他开心,只可惜父王不许他经常来烦七皇叔……  凤临歌被“小包子”飞扑过来的小身子撞的闷哼一声,晃了几晃后,方才将将地稳住了身子。  身后的青竹终于反应了过来,连忙上前扶住了自己的主子,额头上冷汗淋淋,看了一眼“小包子”,强行把将要溜出口的喝斥咽了回去。  凤临策几跨步走上前去,脸色铁青地一把抓住“小包子”的脖领子,将他提溜了起来,寒声喝道:“谁让你这么扑过来的?没规没矩的,怎么走路的都忘了吗?”  “小包子”耷拉着四肢,扁着嘴,含着泪,又害怕又委屈,不明白自己犯了错。  “三哥,我无事的,不要责备炫儿。”凤临歌连忙道。  “王爷,给我抱吧。”卓晔上前,伸手从凤临策的手里解救下“小包子”:“小世子又不是故意的,你别吓着他。”  凤临策皱眉瞪了“小包子”一眼,不在言语。  “你……你还好吧?”卓晔一边拍着怀里的“小包子”,一边转头看向凤临歌,担忧的问。  才几天不见,他的身体……怎么会虚弱到连个孩子都接不住的地步了……  “放心,没事的。”凤临歌露出一个意在让她安心的笑容,之后又说:“这雨怕是就要下了,都快进去吧。”  主厅里。  凤临策只坐了片刻,便给青竹递了个眼色,转身出去了。  青竹看了一眼凤临歌后,起身拿了一把油纸伞,也快步跟了出去。  凤临歌面上没什么特别的变化,只吩咐下人晚膳预备得丰盛些。  “小包子”见自己的父王不在,又从“蔫瘪包子”恢复成了“充气包子”,淘气地在房里钻上爬下,玩得不亦乐乎,内只是不敢再去粘凤临歌。  凤临歌目光柔和的看着坐在对面,安静的捧着茶杯的卓晔,轻声问:“卓姑娘在瑞王府,住的可还习惯吗?”  卓晔点点头,客气地回道:“多谢王爷记挂,卓晔很好。”  凤临歌听闻卓晔的语气和称呼,神色不禁一黯,喃喃的道:“那就好……”  卓晔没有接话,气氛有些沉闷。  凤临歌轻叹一声,又道:“卓姑娘当真要这般生疏客气么?”想起从丰城到盛京的这一路上,卓晔的态度虽也是不冷不热的,却也不至如此的恭敬客套,沉默谨言……  卓晔的嘴唇动了动,却还是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继续沉默。  “我的身份……若是我能选择,倒是宁愿舍去……”凤临歌又幽幽的叹息一声,语气里尽是无奈与凄然,他被这个看似光鲜尊贵的身份连累了这么多年,真的很厌倦了……  “王……七公子……”卓晔看着凤临歌那苍白的俊脸上满满的无奈与苦楚之色,心底不禁生了一丝不忍,称呼到了嘴边,又临时改了口。她知道生在皇室之家,的确有许多的身不由己和孤寂感,甚至是危险……他的身体,就是最好的证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