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115章 她必须忍她在赌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345 2016-03-06 20:02:17

  第115章 她必须忍她在赌

卓晔将脸一别,凤临策的吻顿时落在她那滑嫩的脸颊上……  “你……你说过不碰我的!”卓晔瞪着杏眼,有些羞恼的轻吼道。  凤临策微愣之后,不禁苦笑道:“晔儿对不起,我是……情不自禁……”他此刻心里怅然酸涩得真是难以言喻。  “我,我要回枫林苑了。”卓晔说着,开始动手整理衣裙,她方才,只是裹上了里衣而已,拿过那件被凤临策扯坏了带子的亵衣,卓晔忍不住狠狠的瞪了凤临策一眼,这个是穿不了了,索性直接穿上了外衫和裙子,起身就要下床。  一直抿着唇看着愣愣的卓晔穿戴裙衫,不知在想些什么的凤临策,此刻终于回过神来,伸手拉住卓晔的胳膊,道:“等我,我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能回去。”卓晔冷声回绝。  “我送你!”凤临策不肯撒手,固执的道。  卓晔无奈的叹息一声,妥协道:“那好吧,你快些收拾。”  “好!”凤临策点点头,起身,快速换好了外袍,同卓晔一起出了听风居。  一路上,所碰到的下人们,再一次瞪着眼睛,呆住了!不久前,王爷还黑着脸强行抱着连喊带踢的卓姑娘进了听风居呢,怎么没一会儿,两人就十分融洽的并肩出来了呢?  某些思想比较复杂龌龊的家伙还想:王爷到底得手了没啊?看卓姑娘那发丝凌乱、樱唇红肿的样子,好像是……被王爷那个什么……吃了吧?  可是……以他们家王爷的健硕与威猛,应该不会这么快吧?而且,看他们家王爷那有些失意的表情也不像是得手了……  等等,失意?这种表情居然会出现在他们家王爷那万年不变的冷脸上?太不可思议了!众人的眼珠子顿时惊掉了一地……  凤临策感受到周遭那些或诧然或惊骇的眼神,顿时俊脸一沉,抿着嘴唇,星眸如刃,就那么冷飕飕的一扫,众人顿时激灵灵的打了几个寒颤,忙哆嗦着身子识趣的移开了目光……  到了枫林苑的门口,卓晔微低着头,淡淡的道:“我到了,你回吧。”  凤临策盯着卓晔看了一会儿,温柔的说:“好,我看着你进去。”  卓晔轻抿了一下樱唇,抬脚进了枫林苑,再没有回头……  凤临策凝望着卓晔的背景,直到她进来房门,方才幽幽的叹息一声,转身离去……  又三天过去了,这几日,凤临策白天似乎很忙,都不在府上,但每日的傍晚都会来枫林苑看卓晔,每次都用那种深情灼热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却不肯再提放她离开一事,卓晔主动提及时,都被他岔话绕弯的避了过去。  卓晔心里恼怒不已,这个出尔反尔的家伙!他根本就没打算放她走!  第四日起,卓晔便把自己关在房里,不言不语不出门,给饭就吃,给水就喝,却不理任何人,也绝不肯离开卧房半步!整个变成了一个会喘气的木偶娃娃!  连家送来请帖,卓晔一次也没有赴约。心里虽记挂凤临歌的身体,却也忍着不去看他。至于凤临策,她更是冷然对之,没有什么厌恶的表情,却也绝没有好脸色。  “小包子”每日过来,任那小家伙如何吵如何闹,她也不与他玩……  其实有好几次,对上“小包子”那可怜兮兮的充满期待的小脸,卓晔都差点忍不住想要上前抱他了……  可是,她必须忍!她在赌!赌凤临策在乎她的程度!  整月十五。离那日从听风居出来,已经过去八天了……  “‘小叶子’,你陪炫儿去看烟花好不好?”“小包子”扬着小脸,拉了拉卓晔的袖子。  卓晔抿了抿唇,没有开口。  “‘小叶子’,你怎么了?为什么都不理炫儿?炫儿做错什么,惹你生气了么?”“小包子”扁了扁小嘴,嫩声嫩气的说。  卓晔愧疚的别开了脸,不去看“小包子”那双又委屈又无辜的眸子。  “‘小叶子’,你好多天都没抱过炫儿了……”“小包子”放开卓晔的袖子,冲她张着一双小胳膊,:“‘小叶子’,今日炫儿让你亲个够好不好?你弄我脸上多少口水我都不擦好不好?”  卓晔心里难过极了,她觉得自己好过分,为达目的,居然忍心如此冷落一个喜欢她的小孩子!  “炫儿。”正在卓晔忍不住要把“小包子”搂进怀里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骤然响起。  “小包子”闻言回头,看着门口处站着的凤临策,不禁委委屈屈的唤了一声:“父王……”  凤临策走到“小包子”近前,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轻声哄道:“父王与‘小叶子’有事要谈,炫儿先出去玩好不好?”  “小包子”看了看卓晔,又瞧了瞧凤临策,之后乖乖的点了点头,扭着小身子出了门,心里则在暗暗着急:唉……父王怎么还没搞定“小叶子”啊!真是太笨了!父王,你一定要继续努力啊!炫儿支持你!  凤临策在卓晔身旁的椅子上坐下,看着她,淡淡的道:“炫儿还是个孩子,你何必如此绝情……”  卓晔面没有说话,无表情的扭开了脸,心里则酸楚的无法言喻,她其实……不想如此的啊……  “晔儿,你为何要这样折磨自己?”凤临策轻叹一声,又心疼的说。  “如你所愿!”卓晔嘴角扯出一丝嘲讽的笑容,瞥着凤临策,冷冷的说道:“我安安分分的做一只听话的金丝雀,王爷不高兴么?”  凤临策闻言,薄唇不禁抿成了一条线,盯着卓晔看了好一会儿后,方才沉声说道:“你竟如此想么?”  卓晔不看凤临策,轻哼了一声,不然她要怎么想?  二人沉默了半晌后,凤临策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样用绢帕包着的东西,递到了卓晔的面前……  卓晔低头疑惑的瞥了一眼,却没有伸手去接。  凤临策伸手扯开绢帕,拿出了里面一个长方形的小薄册,重新递道卓晔的面前,清冷的道:“这是你一直想要的户凭,不接么?”  卓晔闻言,顿时诧异的瞪大了眼睛,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凤临策,一时竟忘了要接他手上的东西。  凤临策深深的看着她,嘴角弯起一个苦涩的弧度,把手上的东西又向前送了送。  卓晔双手微颤的接过了户凭,轻轻的打开,上面赫然写着她卓晔的名字,生年、品貌特征等也有详细记载,籍贯一栏上,却写的是“盛京人士”!  凤临策注意到卓晔那有些愕然的神情,便解释道:“把你的户籍落在盛京,是为了方便办理户凭,你若不喜欢,等找到满意的落脚之地,随时可以迁过去。”  他其实……是相信有一天她会回来,所以在把她的户籍落在盛京……  “谢谢。”卓晔低头道。  “这几日,你可以收拾收拾东西,和临歌、连琴等告个别,等准备好了,我送你离开。”凤临策声音低沉的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