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93章 父王小叶子你们好臭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232 2016-02-13 20:02:02

  第93章 父王小叶子你们好臭

屋内的几人闻言,面面相觑,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柳之然闻言,叹息了一声:“哎,梅儿已故去多年,苟兄你又何必如此……”  哦……卓晔恍悟,原来这两个老头儿之间有情仇啊……  苟杞眼珠子忽然瞪起来了,厉声打断柳之然的话,指着他的鼻子大骂:“臭不要脸的柳老儿,你还好意思叫小丫的闺名!我……”  凤临策的脸色已经黑了几分。  “咳……咳咳……”凤临歌用锦帕捂住嘴巴,闷声咳嗽起来。  “两位前辈……那个……可不可先给瑾王爷医了病,之后再叙旧?”卓晔见凤临歌那难受的样子,忍不住出声打断那两个在翻旧账的老头儿。  “这位姑娘说得极是,还是为瑾王爷解毒要紧,苟兄有什么需要老弟我帮忙的,尽管开口,在下一定全力配合!”柳之然连忙顺了卓晔的话茬。  “哼!你承认老夫比你强么?”苟杞忽然瞪着眼睛看着柳之然,有些孩子气的问。  “自然,在下一直是对苟兄心服口服的。”柳之然躬身,态度谦逊。  “唉……”苟杞闻言,叹息一声:“可是在小丫心中,你比我强……”顿了一下,转头,对一旁已经急得直咧嘴,又不敢出声言语的青竹说:“去,预备笔墨来。”  青竹闻言应了一声,忙急急的出去了,片刻的功夫,笔墨纸砚准备妥当,摆放在了桌子上。  苟杞提笔蘸墨,“唰唰唰”的写了三大页纸,之后递给柳之然:“这些东西,你去准备,晌午之前备齐,下午开始,药蒸三天,你我二人轮流守炉,细节上,我一会儿再与你详谈。”说着,又转向凤临策,道:“我需要一间干净、阴凉的药室,房内里不要见任何铁器、铜器和金器,最好是空房!这三天,不许任何人打扰我们,水、饭找个可靠的人,送门口。”  “好!”凤临策点头应下,吩咐青竹:“按苟前辈的吩咐去准备!”  “是!奴才明白!”青竹应了一声,又一溜烟似的出去了。  柳之然看了那满满三页的东西,顿时明白苟杞为什么点名要他帮忙了,除了药炉、药桶外、银针等用具外,药物方面,竟然有一半以上,都是平常的药店买不到的,有几味药,就算是皇家,也未必有!不过他的芳草园里却不缺……  “鸾儿,随为师去备药!”柳之然换了一声鸾儿,之后向房门走去。  “是,师父!”鸾儿应了一身,转身要随柳之然出门。  “等……等等……”陈皮忽然声音微颤的开口唤道:“小姑娘,你……你叫鸾儿?请问,姓什么?”  鸾儿回头,疑惑的看着陈皮:“我姓田,叫田鸾儿,这位大哥哥有事么?”  “那……你……你可认识田莺儿?”  鸾儿的脸色忽然一变,皱着秀眉,盯着陈皮,冷冷的说:“公子认识家姐?”  “哦……原来你真是她妹妹,难怪如此相像。”陈皮的有些恍惚呢喃了一句,之后又问:“她……她还好么?”  “公子还没有回答鸾儿方才的问题!”鸾儿板着一张稚嫩的小脸,看着陈皮“只是……只是旧识,只有几面之缘。”陈皮躲闪、吞吐的说。  “既然公子与家姐只有几面之缘,那么无可奉告!”鸾儿说着,转身,随柳之然离去。  卓晔有些发囧,方才她就觉得陈皮有些不对劲儿,原来是碰见了旧识的妹妹,看他那古怪的表情,他和他口里的那个“田莺儿”姑娘,一定不只是几面之缘那么简单了,难道又扯出一段情史?  “你个小兔崽子,什么时候偷偷下的山,勾搭的妞儿?”苟杞忽然撅着胡子,冲陈皮瞪起了眼睛。  “没……没有的事,我都四年不曾下山了,难道师父你不知道?”陈皮微垂下头,有些不自在的搓手指。  “哦……”苟杞的胡子又抖了抖,双手叉起了腰:“那这么说是四年前了?”  “师父!现在好像不是研究我的问题的时候吧!”陈皮有些急了。  “咳……咳咳……”凤临歌很是时候的,又咳嗽起来……  “临歌!”卓晔连忙蹲在凤临歌的床头,心疼的握住了他的另一只手:“没事了,很快,很快就会好了……”  “嗯……”凤临歌拿下捂着嘴的锦帕,冲卓晔温柔的笑着。  忽然,有下人急急的来报:“皇上驾到!”  屋内的几人闻言,除了卧床不能起来的凤临歌,其他人等连忙出了卧房去接驾。  众位刚刚到小厅,凤临睿已经风风火火的进来了。  卓晔、苟杞师徒等,连忙行跪礼,虽然都有点不大情愿。但是凤临睿毕竟是天朔的皇帝,天威面前,他们还是不敢造次的。  凤临睿冲地上的几位挥挥袖子,“免礼!都起来吧!”  卓晔、苟杞等人闻言,谢过皇上,站起身来。  凤临睿和众文武大臣还未下早朝,武亦明等人就回来了,到殿上报于凤临睿说,他们同凤临策、卓晔等人已经回来了,并且苟杞已经请到了,已经前去瑾王府!凤临睿闻言大喜,吩咐一声退朝,便急急忙忙的赶来瑾王府了。  凤临策和卓晔当初前往莫苍山的时候,因时间太过紧迫,只留了封书信给青竹,让他交与凤临睿。凤临睿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日盼夜盼的,就是盼他所派去的人,或是凤临策等人能快些回来,并且能带来好消息!他如今,算是没白盼……  众大臣本也要跟来,但武亦明传了凤临策的话,不许太多人过来打扰瑾王的诊治,众人闻言,也便罢了。  “你便是医圣苟杞?”凤临睿急切又不失威严的看着苟杞。  “回皇上的话,小老儿正是苟杞。”苟杞的态度收敛了不少。  “请您老人家出山,可当真是不容易啊!”凤临睿挑眉,自有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破了老夫的誓言,老夫自然是下山的。”苟杞躬身回道,语气却不卑不亢。  “朕那七弟的病情如何?何时开始诊治?”凤临睿微蹙了一下眉头,直奔主题的问。  凤临睿心中虽有些不快,但还是压下心中的恼意,现在顾不得计较其他啊……  “老夫已给瑾王爷把过脉,时间虽有些紧迫,但还在可医治的时间内,下午开始医病,所需物品已叫柳之然去预备。”苟杞很识相的,见好就收。  “劳烦前辈了,朕的七弟,可就交给前辈您了!”凤临睿虽用了尊称,但语气可是沉甸甸的,直压下来!  苟杞自然是听出来了,若是他医不好瑾王,他的老命也要交代在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