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77章 她想到办法了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244 2016-01-28 20:04:50

  第77章 她想到办法了

“不哭……乖……”凤临歌如哄孩子般的说道。稍作犹豫后,大手向卓晔的脸颊探去,轻轻的,柔柔地擦着她脸上的泪水……  卓晔哭着,伸手,紧紧的将凤临歌的那只手按在了脸颊上……  凤临睿看着哭泣不止的卓晔和面带心疼之色的凤临歌,神色复杂地叹了口气,之后起身,转头对那几位一脸关切的大臣说:“瑾王爷需要静养,诸位爱卿都请回吧。”说着,看着凤临策,又道:“三弟,你也随朕出去吧。”  凤临策抿了抿唇,之后目光微闪的看了一眼卓晔,也站起身来。  “卓姑娘,麻烦你照看一下临歌。”说着,迈步出了卧室,凤临策、凤漓宇和几位大臣也跟在其后。  卧房外的厅内。  众位大臣走后,凤临睿看着凤临策,叹气道:“我知道你对那卓姑娘的心思,但是临歌他……我希望他这段日子,能过得……开心些……”  凤临睿的最后一句话里,已经透着一丝哽咽……  凤临策握着拳,抿了抿唇,之后淡淡地说:“我明白。”  “唉……我先回宫了,你也……早些回去……”凤临睿说着,转身,出了门。  凤临策点点头,之后身子僵硬的坐在椅子上,面上沉静得吓人,不知在想些什么。  卧房里。  凤临歌愣愣地看着将他的手捂在脸上的卓晔,直到凤临睿等人都走光了,方才回过神来,轻轻的往出抽了一下手,道:“卓姑娘……你……”对于卓晔的举动,他的心里是又震惊又欣喜又酸楚又无力,复杂得真是难以言表……  卓晔却按着凤临歌的手,不肯松开,泪眼婆娑的看着凤临歌,声音微颤的问:“为什么要出手救我?”  “咳咳……”凤临歌咳嗽了两下,道:“你因为我才遭遇险境,我……”  “不要再说了!”未等凤临歌的话说完,卓晔便打断了他,她就知道,还会得到如上次他救她时一样的话……  “我……好,我不说了……”凤临歌几不可闻的轻叹一声,他除了这样的说辞,真的也不知该说什么,难道要在这个时候,告诉她,是因为他爱她,爱得发疯了,才不顾自己的性命救她么?  唉……他已是命不久矣的人了,又何必,扰乱她的心绪……  “你怎么那么傻?你完全可以自私点的……”卓晔的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依旧不受控制的往下落……  “你不必内疚,咳……咳咳……我这身体……我早已料到有这么一天……”凤临歌很清楚他现在的情况,他知道大家也都清楚,方才凤临睿等人的宽慰,和卓晔要他的保证,不过是……不愿接受罢了……  “不!别说傻话!”卓晔的视线模糊一片:“一定还有转机的,皇上已经拍人去请苟杞了,我虽不知苟杞是谁,但听方才那大夫说,那个苟杞会有办法治你的病的,临歌,你这般美好,老天爷也不会忍心待你那么残忍的……”  凤临歌闻言,不错视线的看着卓晔,半晌后,声音低哑中带着一丝激动的问:“卓,卓姑娘……你方才……叫我什么?”  卓晔哭中带笑的说:“你不是说,我是你的朋友么?不高兴我这样叫你?”  “高兴,怎会不高兴,咳……我可是很缺朋友的……”朋友么?凤临歌微微勾起了唇角,也好……至少,她对他的态度,不再那么恭敬和疏离了,况且……他也不敢奢求太多……  卓晔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晶莹的泪珠,笑着道:“那……你还喊我‘卓姑娘’么?我记得……你今日有喊过我‘晔儿’,很好听……”就在他救她的那一瞬,她听到他是那样喊她的,语气是那么的惊慌和害怕……卓晔的睫毛抖了抖,泪珠再次滚落下来……  “晔儿……”凤临歌温柔的看着卓晔,苍白的嘴唇微微颤了一下,之后微笑着,轻唤出声……  “嗯……”卓晔很用力的点头应着,精致的脸蛋上挂着泪,绽开了绝美的笑容,犹如一朵带雨的清莲……  凤临歌被卓晔抓着的那只手,又在她手下轻轻地动了动,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心疼的说:“晔儿,别哭,好么?”  “嗯……好,不哭,我不哭……”卓晔拼命的睁大眼睛,往回瞪着泪水,可是那泪却不听话的拼命往出溢……  凤临歌此刻,真的很想捧起卓晔的脸蛋,吻去她脸上的泪水,之后狠狠的把她拥怀中!可是……他不能啊……  “晔儿,咳咳……我……累了,你也早些回去歇息吧……”凤临歌狠狠心,下了逐客令。  “嗯,那好,你歇着,我明日再来看你。”卓晔松开了凤临歌的手,微笑着,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给他掖好被角,起身出去了。  凤临策一直如雕塑般,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直到卓晔出了凤临歌的卧室,方才轻微地动了一下脑袋,静静的看着双眼红肿如桃花般的她。  青竹看见卓晔出来,则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之后闪进了卧房。  “王爷……能,能告诉我,临歌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么?”卓晔坐在了凤临策的对面,看着他问。  凤临策听到卓晔对凤临歌的称呼,眼里闪过了一抹似是怅然若失的情绪,不过转瞬便消散了……  “临歌中了一种名叫‘黯煞蚀’的剧毒,已有五年之久,五年前,临歌的外公白夙山为了救他,耗费了一身的内力,牺牲了性命,方才护住了他的心脉……虽保住了他一命,却不能完全解体内的毒,每月要靠一种叫‘凝碧丸’的丹药续命,也只能延续七年……他的身体会越来越虚弱,一个小小的风寒也可以要他的性命……这期间,若不能解毒,七年后,他的五脏六腑就会完全被毒素腐蚀……到时候……任何人也无力回天……”凤临策满目悲伤,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后,又继续道:“白老前辈的内功在临歌的体内时时牵制着他身上的毒素,这便是他不能动用内力的原因……”  凤临策叙述得十分简洁,只说了个大概情况,很多细节,他并没有提及,不过,凤临歌的身体状况,却也基本讲述清楚了。  “七年……现在已近五年了……都,都没有找到解毒的方法吗?”卓晔心里发冷,这“黯煞蚀”到底是什么毒啊?竟这般厉害?连皇族之人都无能为力……到底是什么人?要害那个温润如玉,看起来与世无争的男子呢……  凤临策闻言,握着的双拳不禁又紧了紧,沉默了片刻后,方才吐出了一个字:“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