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49章 救人不成把自己赔进去了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312 2015-12-31 10:09:02

  卓晔心中暗暗打定主意,若是惩罚在“小包子”的承受范围内,她也不出去!让这淘气的“小包子”吃点苦头也好,而且……莫名其妙的招惹了两位王爷就已经够她烦的了,现在来的又是皇帝、又是大臣的,她一个平凡的小女子,还是低调点,别露面的好……  正厅里。  “炫儿见过皇伯伯、父王、太傅先生……”“小包子”撅着小屁股,像厅内坐着的三个大人叩头道。  “炫儿啊!你可是又淘气了?”凤临睿抿了一口茶,之后瞥着地上的“小包子”,笑着问。他知道凤临策要管儿子,便也没叫“小包子”起来。这孩子太淘气!是该从小好好管教管教了,严父出好儿啊!  “小包子”闻言,颤巍巍地抬起头来,先看了一眼笑容可掬的凤临睿,又瞄了瞄摇头叹息的太傅林世渊,最后目定在黑着脸抿唇不语的凤临策身上,眼睛里瞬间蓄满了一泡泪,可怜兮兮地说:“炫儿知错了……”  “错在哪了?”凤临策瞥着“小包子”,沉声问。  “孩儿……孩儿……不该在读书时间溜出书院……”“小包子”带着哭音说。  “还有呢!”凤临策语气严厉的又问。  “我……我……”小包子吭吭哧哧的说不出话来。  “哼!”凤临策一拍桌子,道:“你可是越来越出息了!来人!带他下去杖责二十!”  “小包子”闻言,小脸“唰”地就白了:“父,父王……”  旁边厢间里的卓晔也是一惊,杖责二十?那不得把“小包子”的“馅儿”都打出来啊?”小包子”除了逃课意外,到底还闯了什么祸?让凤临策发了这么大的火啊!  “小姐,您快救救小世子吧!”香穗急急的在卓晔耳边道。  不待卓晔说话,忽听厅内又传来凤临睿的声音。  “三弟,这惩罚是不是重了点?”凤临睿虽知行杖的下人必会手下留情,但这二十板子,也不是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能承受得了的……  “你先别急,听听看。”卓晔低声安抚香穗。  “小小年纪,就劣根深种,现在若不严加管教,今后他还不得上房揭瓦?”凤临策沉着脸说。  “皇上,老臣认为,王爷说得极是,小世子太过顽劣,若不在幼时好好调教,等他日若真的闯出什么祸事,为时管教,已晚矣。”林世渊道。  凤临睿摇摇头,这臭小子今日真要倒霉了……  “拖出去,打!”凤临策冷声道。  “是!”进来的下人脸上有些不忍,却也不敢违背凤临策的命令,伸手去拉“小包子”。  “哇……”“小包子”一看动真格的了,吓得大哭起来,用力挣开那下人的手,就向卓晔所在的厢间跑去:“‘小叶子’救我……”  卓晔叹气,她正在琢磨怎么救下“小包子”呢,他倒自己跑进来了……  门帘已经被扯开了,屋内的三双目光都向厢间的位置射了过来,卓晔的嘴角扯过一丝尴尬的笑容……  “出来吧。”凤临睿率先说道。他早知厢间里有人,他知道凤临策也知道,心里一直好奇,是什么人,能让自己那冷峻的三弟默许在一旁偷听?  凤临策闻言眉头微蹙,他其实并不太像让皇上见着卓晔……  卓晔顾不得细看一代帝王的龙颜,拽着“小包子”来到厅内,跪拜在地:“民女卓晔,叩见皇上,皇上圣安!”封建社会害死人啊!跪来跪去的太恼人了!卓晔虽不情愿,却也无可奈何。  拜过了凤临睿,之后又冲凤临策、林世渊道:“卓晔见过王爷千岁,见过林大人。”  “抬起头来。”凤临睿道。  按照步骤不是该说“平身”吗?话说她刚刚跪得急了,膝盖好痛!卓晔心里有些不满,面上却不敢表露出来,依言抬起了头,尽量镇定的看着上座的这位年轻的皇帝。  果然!又是一只优良品质!卓晔心里赞叹着,瞧瞧着英挺的鼻子,瞧瞧这星子般的眼睛,瞧瞧这逼人的……气势!虽然面带微笑,却丝毫影响其威严尊贵的气场,这就是所谓的天威么?  凤临睿微诧地看了一眼看上去还算从容地卓晔,道:“起来回话吧。”  “谢皇上。”可算让她起来了……看了一眼跪在她脚边发抖的“小包子”,卓晔心中有些不忍,却也没有冒然的抱他起来。  “这就是你今日说的,看管炫儿之人吧?”凤临睿问凤临策。  “是。”凤临策简洁的说。  卓晔奇了,她什么时候成“小包子”监管人了?  “也是……你和临歌带回来的那名女子?”凤临睿见卓晔的气质不俗,显然不是王府的下人,又听她自称“民女”,便已猜到了几分。  “皇上的消息一向灵通。”凤临策不咸不淡地说。  “现在盛京谁人不知,一向不喜女色的瑞王爷,这次回京忽然带个女人进府……”凤临睿暧昧地瞥了一眼凤临策嘴上的伤痕,调笑似的说。  卓晔的脑门上有几道黑线滑过,靠!不待这样地,当着她的面这么议论她!虽然说得比较隐晦,可含义却不纯洁啊!拿她当啥了?真真是欺人太甚!  卓晔轻微地抿了一下嘴唇,尽量的不让自己的心里活动表露出来。  凤临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不否认也不承认,沉默之……  凤临睿对他的态度也不以为意,看向卓晔,问道:“你藏在那偏厅里,所为何事?”  “民女斗胆,想为小世子求情!”卓晔又跪了下来,道。泪!可怜她的膝盖……  “哦?方才朕要求情,都被驳回,你倒是说说看,你又有什么法子救下炫儿?”凤临睿挑眉道。  “小包子”闻言仰脖,憋着小嘴,含着泪,一脸期望地看着卓晔。  卓晔暗叹一声,不答反问道:“民女想知道,小世子除了逃课之外,可是还犯了什么其他的错?”  凤临策闻言,放下茶杯,淡淡地瞥了一眼卓晔之后伸手拿起桌上的一掌薄纸,用巧劲儿甩到了她面前。  卓晔拾起那纸张,低头一看,嘴角顿时一抽,险些乐出声来……  那纸上是一些关于人文、地理的考题,考题很正常,可是考题下没有答案,空白处却画了个相当滑稽的小人儿……  卓晔忍着笑,抬眼瞄了一眼坐在那里板着老脸,胡子一抖一抖的林太傅,画的还挺像!只不过腿更短一些,肚子更圆一些,脖子更细一些,脸更长一些,耳朵更大些……最搞笑的是那个表情,扭曲的……貌似是在……咆哮?  不用猜了,这肯定是“小包子”的杰作!看不出,这小东西还有画漫画的天赋……  卓晔注意到,画上的林太傅手里还拿着一把戒尺,那戒尺又长又厚,画的十分夸张,心里顿时明了,古代的老师教育学生,多用体罚,想必这“小包子”是没少吃这尺子的苦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