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第23章 碧微亭诗会(2)

窈窕王妃,王爷好逑 默雅 2262 2015-12-04 11:57:53

  凤七失笑道:“一些读书人的确对钱财俗物很是不屑,但这碧微亭的奖励不同,这诗会已有几十年的历史了,很受读书人的推崇,在他们看来,能获得这诗会的奖励是份荣耀,而且,对于家境比较贫寒的学子来说,这笔银钱,也是笔数目不小的赶考盘缠。”  卓晔点点头,不在言语,心中则暗自算起了小九九,第一名奖励一千两么?听起来好像不少,想起自己的赚钱计划,那要不要……  碧微亭附近渐渐挂满了一幅幅的绝诗佳赋,四周时不时的还传来几声朗声吟读与赞叹附和之声。  凤三坐在一旁稳如泰山,凤七则时而摇头叹息,时而点头微笑。  几个时辰后,诗会已接近了尾声,其中一位名为冉闻之的学子诗文最为出色。  太守柳元洺出题《登山》,冉闻之作了一首五绝:“清风拂西东,飞禽窜石丛。绝岭登峰远,今朝如梦中。”  此诗一出,顿时赢了个满场喝彩,赞叹声此起彼伏!  碧微亭内有一个评委点头称叹说:“冉闻之不愧是我湛州第一才子啊!他日一举高中,毕又是我天硕一栋梁之才!”  卓晔好笑的摇了摇头,低声嘀咕了一句:“原来凭几句诗文就能成为国家栋梁啊!”  一旁的凤七闻言,不禁奇道:“哦?卓公子有什么不同的想法么?”因卓晔现下是男装打扮,他便改了称呼。  凤三也将目光移到了卓晔身上。  卓晔本不予说出心中所想,但心念忽然一转,想起自己所猜测的凤三、凤七来这里的目的,不由暗道:“既然你们问,那就打击打击你们好了,你们不放我离开,那就给你们捣捣乱,正好闲得无趣呢,也好解一下这段时间的气闷。”  不过卓晔还不想引起众人的公愤,扫了一眼四周,见无人注意这里,方才低声道:“若是让这些整天只会吟诗填词,不懂理财的书生去管理国家财政,他们会么?或者,让这些不识五谷不懂牧农的人去管屯田水利,他们行么?再不然,让这些不明图纸毫无经验的人去监督工程营造,他们懂么?这就是所谓的国家栋梁?呵,百无一用是书生啊……”  卓晔其实知道,古代的文官选拔就是这样的,科考基本都考诗赋、策论、帖经、墨义等内容,若在比较专业的职位就职,基本一切都要从零学起。若是凤七、凤三的身份和来此的目的她没猜错,那她故意说的这番话,定是要乱了他们的心绪了。  凤七精神一振,目光灼灼的看着卓晔:“那以你之见,要如何选拔人才呢?”  “呃……”卓晔沉吟不语。  “继续说!”凤三也对卓晔道。  “这个……应该是皇上和大臣们考虑的问题吧?我只是个小女子而已,哪里想得到那么多,方才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卓晔言毕,转过头去,不再理会凤三、凤七。心里则冷哼,我给你们抛问题是为了增添你们的烦恼的,哪里有再给你们解决问题的道理!  凤三抿唇,深深地看了卓晔一眼,没有再继续追问,只是面带沉思之色,不知在想些什么。  凤七则只是对卓晔温柔的笑笑,只是那笑容里多了些意味不明的东西。  冉闻之的那首《登山》无人能超越,眼看着第一名就要决出来了,卓晔心里不禁暗自犹豫起来,一千两呢啊……  凤七一直注意卓晔的神色,见她此时目光犹豫地注视着亭内,心中顿时了然,开口笑问:“要不要试试?”  卓晔转头看凤七,微愣了片刻,忽然笑了,笑得眉目飞扬,她虽对那种酸腐的才名不敢兴趣,但她对钱感兴趣!在这个莫名的时空,唯一能给她安全感的东西,怕就是钱了……  而且,倘若她拿了第一,证明了他们所求之才其实连女子都不如,也算还彻底打乱了凤三、凤七此行的计划了吧……  虽然有点不厚道,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宁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其实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我念,你执笔,银子分你一百两,如何?”没办法,她的毛笔字实在见不得人。  她倒够自信的!凤七失笑,点头道:“好!”,之后对青竹吩咐道:“研墨!”  凤七铺好纸张,提笔沾墨后侧头看卓晔。  登山么?卓晔低头思索了一会儿后,清咳了一声,吟道:“一上一上又一上。”  凤七闻言一愣,惊愕的看着卓晔,却没有落笔。  “写啊!”卓晔道。  “哦。”凤七点点头,落笔书写起来。  凤七的字,飘洒秀雅,如他的人一般俊逸好看。卓晔不禁暗暗点头,她虽不懂书法,却也看得出这字是极漂亮的。  “一上上到高山上。”卓晔继续念。  一旁的凤三闻言,不由将眉毛跳得老高。  凤七的嘴角抽了又抽,哭笑不得的继续往下写。  青竹已经忍不住“噗嗤”的一下,笑出声来,心里暗自不屑:“这也算诗?我作得都会比这强!”  卓晔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也不以为意,举目看了一眼天边的斜阳,又看看远处高高低低的群山,将后两句念了出来:“举头红日向云低,万里江山都在望。”  凤七抬头,惊喜的看着卓晔:“好诗!前两句虽平淡如水,后两句却境界雄壮!那冉闻之怕是真的要输在你手了!”说着唰唰唰一气将后两句落在纸上,署上卓晔的名字,命青竹送进亭子。  凤三眼底有一丝精光闪过,不过很快就消逝了,端起茶杯抿茶。  卓晔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则暗自告罪:“对不起了伯虎兄,用您的诗赚点小钱,相信您老不会介意吧……不过,你介意也没办,你还能从明朝穿过来不成……”  卓晔的诗呈上去后,几个评委或是惊诧或是激动,表情各异,将诗挂好后,有负责读诗的人朗读了出来,四周本忽然鸦雀无声,半晌后,才有学子低声重复喃读,细细品味诗中之意,也有人低声私语,猜测这卓晔是何许人也……  亭内的太守柳元洺忽然朗声道:“请问,哪位是卓晔卓公子?”  卓晔闻言,站起身来施礼道:“在下卓晔,见过大人。”  众人纷纷侧目观望,心里皆恍悟,原来是那异常出众的三位公子之一,想不到他竟有此等文采……  柳元洺看着卓晔点点头,之后道:“卓公子这首《登山》,的确比冉公子所作的那首意境更佳,但先前的诗题卓公子都不曾参与,如此就定为第一名似乎有些不公,不如老夫再出一题,以一炷香为时限,请二位公子作诗,作品优者获胜,二位公子和各位评委觉得如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