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弃妃要翻身

第188章 及不上她的万分之一

弃妃要翻身 韩降雪 1963 2016-05-18 20:10:48

  及不上她的万分之一

“一年!”钟离炎淡的回答。

“什么?一年!”凤冷冽不敢致信的看着一脸淡定的钟离炎,他竟然昏迷了这么久,那他的默默呢,她会不会找他,找不到他,她会不会着急,会不会哭泣,一想到这些可能,他的心都碎了。

“我要离开这里!”他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只是白白浪费力气,因为他根本就动不了。

“老夫劝你还是乖乖的配合治疗,这样身体也会好的快些,你也可以早点离开这里。”钟离炎拿起一旁的银针,走向他。

凤冷冽颓然的躺在床上,眸中波光闪闪,他真的好想他的默默。

炎谷地处在一个偏僻的群山之中,一年四季碧绿如春,谷中开满了各式各样的鲜花,姹紫嫣红,煞是好看,微风吹过,花香芬芳馥郁,花瓣漫天飞舞。

谷的正中央,是一个清澈若碧玉的湖,湖水平滑如缎,湖面上烟雾袅袅,人在其中,仿佛置身仙境。

偶尔从水面掠过的几只水鸟,不时的发出清脆的叫声,让人听了心旷神怡。

钟离荨手中提了一个精美的雕花食盒和一束鲜花,走向寒洞中,今日是爹爹出谷采药的日子,在这谷中在也没人能管得了她了,两名负责看护凤冷冽的仆人一看她的到来,只觉得头皮发麻,他们再也不敢拦这个大小姐了。

脑袋甩向一边,看着天空中的风景,对她做无视状,钟离荨非常满意二个的反映,轻轻的提起衣裙,走进了洞中。

经过钟离炎细心的治疗,凤冷冽已经可以有些简单的动作了,只是仍然不能下床走路,他心中虽然焦急,却也无计可施,只能盼望着身体快些好起来,这样他就能回去找龙默默了。

凤冷冽整个人斜倚在寒冰床上,手中拿着一本关于医药的书籍,慢慢的翻看。

他早就知到钟离荨的到来,只是他并不关心这些,所以即使她已经站到他的面前,他仍然是眼皮都没抬一下,继续翻动着手中的书本。

从小到大,钟离荨还是头一次被人忽视得如此彻底,她有些嗔怒的开口,“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礼貌,我好心的给你来送饭菜,你竟然是如此的态度。”

凤冷冽依旧没有理会她的意思,继续看着手中的书本。

“你!”钟离荨气急,伸手想要夺过那本书,却被凤冷冽轻松的躲开了。

他抬眸,目光犀利而危险的盯着她,再看清她容貌的瞬间,他有些许的惊讶,但很快被冷漠所代替。

面前的女子,看样子也就十四五岁,应该比默默还要小一些,不过这个女子的样貌竟然和重生后的默默有三分相似。

但惊讶过后也只剩下冰冷,因为他的柔情,只会给一个女人,那就是他的默默。

钟离荨被他无情的眼神吓得后退了一步,好冷的人。

凤冷冽不屑的望了她一眼,就算和默默长得一模一样又怎么样,她永远及不上她的万分之一。

钟离荨被他不屑的眼神给深深的刺伤了,她紧咬住下唇,眼泪马上就要落下来了。

她把花扔到床上,食盒放到一边,转身想要跑出去。

却被凤冷冽给叫住了,“等等!”

他并没有抬眸看她,眼睛仍旧停留在那个书本。

钟离荨停住,有些期盼的转身,她就知道不会有这么不知好歹的人,她都亲自来给他送饭了,他怎么会不感动呢。

然而凤冷冽的下一句话,瞬间把她打入了地狱。

“把你的东西拿走,别弄脏了我的地方!”他的声音淡漠无情,仿佛对今日之事感到非常的厌恶。

钟离荨彻底傻了,他还是人吗?对于她的好意,他不领情也就算了,竟然还出言侮辱。

“你别不识好歹,惹火了本小姐,我让爹爹不再为你治疗,让你一辈子走不了路!”

钟离荨放下狠话,逃也似得离开了山洞。

在她走后,凤冷冽伸手提起那整姹紫嫣红的鲜花,厌恶的扔下床,这么俗气的东西,他觉得碍眼。

他的默默就不一样,她只喜欢洁白的茉莉花,就如同她的人一样,纯洁淡雅,白璧无瑕。

他放下手中的书本,眸光透过洞口,看向了遥远的地方,他的默默现在在干什么,她会像他想念她一样,也同样思念着他吗?

钟离荨出了山洞,一口气跑到了湖边,雪白的小靴上面沾上了泥土和花瓣,她蹲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她不服气的看着一汪碧绿的湖水,为什么他会这样对待她,难道她不够漂亮吗?

她把头探到湖面上,一张精致而美丽的小脸立刻倒映在湖水中,她面若桃花,眉若细柳,眸若秋杏,唇若红樱,小鼻子又挺又俏,活脱脱一个大美人。

悠悠的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俏脸上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就算他是万年的寒冰,她也要把他焐成一湖春水。

那日之后,钟离荨每日都会准时的出现在寒洞内,手中依旧拿着一个食盒和一束鲜花。

而凤冷冽仍旧是连眼皮都懒得抬,只是自顾的看着手中的书,把她当成空气一般。

“喂,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钟离荨,你可以叫我荨儿!”钟离荨一边把花插到她特地带来的花瓶中,一边和凤冷冽聊天。

而他只是沉默不语,而她也已经习惯了这一个人的对白。

“你脸上的伤是我让爹爹帮你治好的,你要谢谢我!”她拿出食盒里的饭菜来到他的面前,放到他旁边的小石桌上。

见他仍然没有反映,钟离荨把从他身边拿走的玉佩从怀中掏了出来,在他面前一晃,“这个是你的吗?”

凤冷冽一见是龙默默送给他的玉佩,伸手想要夺过,却被她躲过了。

“拿来!”凤冷冽危险的眯起了眸子,这是默默送给它的,她竟然敢动,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