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弃妃要翻身

第179章 龙离瑾的阴谋

弃妃要翻身 韩降雪 3014 2016-05-09 20:10:16

  龙离瑾的阴谋

清风很快查清了龙在天所关的位置,凤冷冽和他打晕了给龙在天送饭的侍卫,乔装成侍卫的模样,潜进了地牢之中。

“你是龙在天?”

凤冷冽没有见过龙在天,虽然他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样,但是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帝王气质,却丝毫不减。

龙在天听到了凤冷冽的声音,略微的抬起头来,他看了一眼经过乔装的凤冷冽,问到,“你是谁?”

“我是凤国的凤冷冽,默默的夫君!”

龙在天听了他的话,眸子瞬间亮了起来,整个人已不复刚刚的灰暗。

“默默,她还好吗?”

“她很好,我救你出去!”凤冷冽说完就要硬劈天这个水牢的大门同,却被龙在天阻止了。

“不要白费力气了,你是救不走我的,快点离开这里,带着默默离开龙国,答应我要保护好她,不要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了!”

想起这个女儿,龙在天就觉得好窝心,她真的是上天赐给他最好的礼物。

“快走,答应我要保护好默默,瑾儿只是受人蛊惑,他不是坏孩子!”

突然清风出现在了水牢之中,“皇上,有人来了。”

“保重!”凤冷冽说完,快速的同清风一同离开了,就在他们刚刚离开瞬间,水牢的门,轰的一声被打开了。

静悄悄的夜晚,几朵稀薄的浮云从月边流过,让整个皇宫的光色忽明忽暗。

龙默默静静的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一道身影翩然而落,他深深的凝视着床上的那抹身影。

“在想什么?”好听的声音响起,下一个瞬间,龙默默已经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她惊讶的看着突然而至的凤冷冽,自那日之后,他已经好几日没有出现了,她以为他已经离开了龙国。

“没想什么!”龙默默别过头,不理他,却被他的大手,固执的把脸扳正了,看着他。

今日他还是带了一个银色的面具,透过那层面具,她清楚的看到了他眸中的灼热。

“明日,我会正式到龙国的皇宫,向龙离瑾提亲,我要娶你!”凤冷冽温热的气息洒在她的脸上,让她的俏脸一片通红。

“我可没有要嫁给你!”龙默默小声的嘟囔,却被他听得一清二楚。

“那你要嫁给谁,那两个男人吗?我告诉你,不管你嫁给谁,我都会把你抢回来,永远的拴在身边!”他霸道的宣布着他的决定,根本不让她有任何反驳的机会,就已经虏获了那蜜桃般的粉唇。

许久,才放开她。

龙默默不满的看着他,小嘴撅起,“你还欠我一个解释!”

她的眸子微暗,眸中闪着细碎的光亮,那璀璨即将要落下。

凤冷冽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难道他们之间真的要永远隔着那个离去的孩子,而止住了脚步了吗?

不,不会的,他相信他的默默会原谅他的。

见他一直不说话,龙默默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把头靠在他的胸膛上,听着强有力的心跳声。

两人谁也没有再说话,只是安静的坐了一夜。

龙默默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凤冷冽早就已经去。

她翻了身,想起他昨夜说的话,心乱如麻。

他要娶她,难道他还要把她带回那个让她有着痛苦回忆的地方吗?

晌午的时候,龙离瑾派人来传话,凤国皇帝凤冷冽已然到达龙国的皇宫。

晚上宫中将会举行一个宴会,为他洗尘。

龙默默出现的时候,晚宴已经开始,她的出现让原本喧闹的会场,立刻安静下来,在场的人纷纷惊叹着公主的惊人美貌。

而龙默默则急急的寻找那个身影,直到她的眸光对上凤冷冽那满是笑意的双眸,她的心才稍稍的安定下来。

他的脸上依然戴着面具,一身月白色的衣袍加身,让他显得更加的气宇轩昂。

而风逸尘和安陵晟睿看到她迫切寻找凤冷冽的双眸时,眼神都暗了下来。

他们端起手中的酒,一饮而尽,脸上更是化不开的惆怅。

她的眼中就只有他,从来就只有他。

即使她也会对他们笑,对他们好,但那只是因为她是个善良的女孩子,她不愿意看到任何人难过,却不知正是因为她的善良,才让他们越陷越深,直到无法自拨。

龙默默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中落座,她的眸光不时的飘向坐在她右下手不远处的男子。

而凤冷冽的目光,则是自她进门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她。

他丝毫都不忌讳别人怎么看,怎么想。

“默默,你又来晚上,快去给三位皇帝斟酒陪罪!”龙离瑾压下心中的怒意,笑着对龙默默说到。

随即便有人将一个酒壶递到她的手中。

龙默默看着那个酒壶,乖巧的拿在了手中,轻轻的起身,她最先走到以凤冷冽的面前。

龙离瑾答应她,以后再也不会做让她为难的事情了,她也答应他会乖乖的听话。

凤冷冽见她到来,把已经空了的酒杯,伸到她的面前,眸中的笑意不减。

龙默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为他斟完酒,又走分别走到了凤逸尘的安陵晟睿的面前。

她微笑的面对着二人,心中却是万分的抱歉,她的心里已经装了一个凤冷冽,再也没有其他人的位置了。

女人的心,其实真的是好小,小到只能容下一个男人;女人的心又好大,大到可以包容她所爱男人的一切。

龙默默为他们斟完酒,回到座上坐下,她冲着龙离瑾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凤冷冽脸上的笑意,却骤然褪去,她竟然敢对别的男人笑,即使那个人是她的哥哥也不行。

“默默,还不敬各位皇帝一杯,这可是你向他们道歉的酒!”龙离瑾宠溺的望着龙默默说到,话虽是责备,但语气中去是化不开的柔情。

龙默默端起桌上的茶杯,站了起来,“默默敬各位皇上一杯,我不能饮酒,所以只能以茶代酒,先干为敬。”

她的话音一落,已经把茶喝到腹中,她望着坐在下方的三个男人,感慨万千。

当初相识的时候,他们都还只是一个个无拘无束的王爷,而现在都成了各国的国主,手中掌握着千千万万人的幸福。

三人见她饮下,也毫不犹豫的将她倒在他们杯中的酒昂头灌入了口中。

三个人喝着同样的酒,入到口中,滋味却各不相同。

酒刚刚入腹,三个便觉得头上传来一阵晕炫,他们纷纷跌坐在座位上,一脸震惊的望着龙默默和龙离瑾。

龙默默看着倒下的三个人,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她把质问的目光投向一旁的龙离瑾。

而他只是冲她微微一笑。

“默默,我会给你一个天下!”龙离瑾不顾她的挣扎,把她禁锢在怀中。

“你放开我,你竟然利用我!”龙默默不停的挣扎着,她想去看看他们怎么样了,却根本无法挣脱开。

三人见龙默默痛苦的模样,纷纷提气,却只觉得胸口中涌出一股腥甜,“哇”的一声,三人同时吐出了一口鲜血。

“没想到你们对默默的感情都是这么深,不过朕劝你们还是别白费力气了,这种毒,你们越是运功,死得就越快,怎么样,喝下自己心爱女人倒的毒酒,是不是很幸福?哈哈……”

龙离瑾狂妄的笑声响彻了整个大殿,“只要你们写下退位遗昭,朕可以考虑留你们个全尸。”

龙默默心疼的看着三个人,泪水已经模糊了她的视线,“龙离瑾,你快点把解药交出来,不然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不管你原谅不原谅,你这辈子都注定是我的女人!”龙离瑾冲她咆哮。

立刻有侍卫上前,抓住了已经倒在桌上的三人。

“龙离瑾,别用你那脏手碰她!”凤冷冽硬撑着身子,焦急的望着一脸悲伤的龙默默。

“你敢说朕的手脏,来人,把他的手给朕砍下来!”

龙离瑾怒目瞪着凤冷冽,他最先要除掉的人就是他,是他夺走了默默的爱,才会让他这么痛苦。

“你敢动他,我就死在你面前!”

“哈哈哈……,瑾儿,做得好!”又是一阵狂妄的笑声响起,龙真行白色的身影如一阵风般掠到了二人的面前。

殿上的人都把目光转向他,此时的龙真行,身上穿了一件雪白的长衫,背手而立,站在了最高处。

龙默默惊讶的看着他,现在的师傅仿佛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脸上那万年不变的和煦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邪狞。

他真的是陪伴她成长的师傅吗?

龙真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从龙离瑾的手中夺过了龙默默。

龙离瑾手中一空,他的心蓦的收紧了。

“师傅,你放开默默!”他紧张的上前,却被龙真行一掌击飞了出去。

他的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重重的撞在上了殿上的柱子,又掉落在地上。

“砰”得一声落地,一口鲜血喷出,他不敢致信的看着那斜睨着他的师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