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弃妃要翻身

第178章 你不是我妹妹

弃妃要翻身 韩降雪 2037 2016-05-08 20:09:47

  你不是我妹妹

为什么她不推开他,为什么她不躲,她就那么享受着她亲哥哥对她的亲吻!

龙默默只是瞪大了双眸望着一脸沉醉的龙离瑾,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她快要承受不住了,他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她的唇。

她的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灼痛了龙离瑾的眸子,他轻轻的叹息一声,伸手抚上她的肩膀,把她平放到床上。

他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她,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直到躲在窗外的身影离开,他才伸手解开了她的穴道。

龙默默猛的坐起身来,扬手冲着龙离瑾打去,却被他在半空中抓住了。

“为什么他们都能碰你,就是我不能碰!”龙离瑾被她的反映激怒了,失控的对着她大喊,她让凤逸尘抱,让凤冷冽亲吻,却独独不能接受他。

他看着她在别的男人怀中撒娇,他快要被她逼疯了。

“为什么?因为我们是兄妹,亲兄妹!”龙默默被他气得直发抖,他们这样是会遭天打雷劈的。

刚刚还阳光明媚的天气,一下子布满了乌云,冷风吹进屋中,扬起了二人的发丝,天空中划过一道道明晃晃的闪电,暴雨倾盆而至。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你不是我妹妹,你不是!”他咆哮的声音伴随着闪电的轰鸣,在这个忽明忽暗的房间中显得格外的刺耳。

他的脸被闪电照亮,充满怒气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她,雨拼命的落下,狠狠的砸在已经干裂的地上,溅起一朵朵泥泞的浪花。

龙默默只感觉她已经身心疲惫,为什么他们每一个都不肯放过她,她觉得好累。

“你说话啊,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难道我们十几年的感情都比不上你们一年多的感情吗?”龙离瑾无法忍受她的沉默,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他就只有沉默了。

他多想她能像以前一样腻在他的怀中撒娇,从身后抱着他喊他哥哥,可是她不会了,那个曾经无限依赖他的默默已经不见了。

她的沉默,只会让龙离瑾更加的愤怒,他的胸膛如同烧着一把火,仿佛要将他烧穿一般。

他狠狠的扔下她,负气走出了她的寝宫,宫人们要过来给他打伞,他一脚把人给踢开了。

他整个人淋在大雨中,雨水冲刷着他的脸旁,谁也看不清他的表情,他执意站在那里,任由雨水打湿了他的衣裳。

默默,总有一天我会给你一个天下,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你应该爱的人是谁!

龙默默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她目光空洞的望前方,她不明白,为什么她这次回来一切都变了!

她真的好怀念以前那个无条件宠着她,护着她的哥哥。

看着他那受伤的眼神,她也心疼,因为无论他对她做什么,他永远是她最爱的哥哥,但也只是哥哥。

为什么他会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如果他不是她哥哥,那他是谁。

“皇上请您保重龙体!”宫人们全都跪了下来,和皇帝一起淋雨。

龙默默的眸光闪闪,她颤抖的下床,看着倔强的站在风雨中的龙离瑾,心如刀绞。

她走出房门,雨水打湿了她的罗裙,她接过宫人手中的油伞,走到他的面前。

“无论到什么时候,你永远是我最爱的哥哥!”她把伞高高的举起,全部遮在了龙离瑾的头上,任由雨水湿了她的衣裳,她的发。

他们是两个曾经最亲密的人,所以注意要牵绊在一起的,剪不断,理还乱。

龙默默的出现,让他的眸子瞬间亮了起来,往事有如潮水一般的涌入眼前,他就知道,他的默默不会不理他的,默默是爱他的。

他激动的把她抱在怀中,贪婪的呼吸着属于她的气息,她的味道。

凤冷冽失魂落魄的返回到天香阁,他的脑海全是龙默默和龙离瑾亲吻的画面。

他喝下酒下了酒壶中最后一滴一酒,将它向窗子上一扔,“砰”的一声,窗子破裂开来,冰凉的风雨争先恐后的涌了进来,吹得他不禁打了个寒颤,脑子也清醒了许多。

他伸手抚上疼痛欲裂头,眸中有泪水滑落,“默默,我不相信,我根本就不相信,你一定是爱我的。”

虽然默默从来没有跟她说过,她爱他,可是他能感觉得到,她爱他不比他爱她来的少。

可是该死的,为什么他们之间会隔着这么多的障碍,这一次无论他们之间隔着什么,他再也不会放她离开他的身边了。

如果再有什么人敢拦着他,那么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默默,我爱你!”说完这句话,他高大的身躯直接倒在了桌子上。

他,还是醉了!

龙四飘然的落在了屋内,他看着趴在桌上不醉人世的主人,和散落一地的酒坛,无奈的摇了摇头。

看来这个情字,还真是碰不得,他真不明白,女人嘛,只是用来泄欲的工具而已,何必认真呢。

他把凤冷冽扶到床上躺下,又悄无生息的离开了。

天亮了,暴风雨造成的凌乱,早已被人们收拾得干干净净。

凤冷冽从床上坐了起来,伸手抚上额头,他昨天喝醉了。

正在此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凤冷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翻身下床,对着门外说到,“进来!”

清风在龙四的带领下,走到了房间中,他见了凤冷冽立刻跪了下来,“参见皇上。”

“起来吧!”对于清风的到来,他并没有过多的表情,因为他知道他一定会来。

“皇上,属下查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清风接到龙国皇宫中的飞鸽传书,便马不停的蹄得赶了过来。

“说!”凤冷冽虽然人坐在这里,但是他的心早就已经飞到了龙默默身边,昨日他们的谈话还没有完,就因为龙离瑾的到来,他便不得已的离开了,她会不会误会他。

“龙离瑾把先皇龙在天囚禁在了一个秘密的地方,而现在皇宫中的龙在天,是他找人假扮的。”

凤冷冽听完他的话,眉毛挑了挑,看来这个龙离瑾还真是不简单啊,那默默在他身边会不会有危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