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弃妃要翻身

第148章 伤到他了,她的心也痛

弃妃要翻身 韩降雪 1999 2016-04-08 20:19:54

  伤到他了,她的心也痛

凤逸尘领会到了她眸中的含义,轻叹一声,“默默,你要保重!不要再做傻事了!”

话一说完,如同一阵风一样消失在房间内。

龙默默看着他消失的身影,松了一口气,手垂了下来,碎片从手中滑落,“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凤冷冽扔下了手中的剑,大步走到她的身边,捏起她纤细的手腕,冷眸微凝,“这下,你满意了!”

龙默默看进了他眸底,那沉痛的色彩,不断的晕染开来,手上传来的痛楚,不及看着他受伤子眸时,心痛的万分之一。

她伤到他了,她的心也痛。

可是现在她开不了口,不能告诉他,其实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她救他,不是因为爱他。

她不顾脖颈上传来的刺痛,再一次的踮起脚尖,吻上他带着忧伤弧度的薄唇。

凤冷冽惊鄂的感受着她的温度,她的惶恐,她的不安。

她的小手抚上他的英俊的面颊,最后勾上了他的脖子。

他捏着手腕的手,蓦的松开了,他呆呆的立在那里,静静的感受着这个不一样的吻。

龙默默双手在他的颈后握住,粉唇不断的在他的唇上研磨,她不会像他一样,强烈的在她的口中索取,只会笨拙的啃咬着他的唇瓣。

她想要把他唇边那抹忧伤抚平,这是唯一个她能想到的方法。

她知道,他很喜欢这样。

她见他久久没有反映,索性咬住他的唇瓣,用力的吸吮起来。

凤冷冽被她弄得生疼,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她是跟谁学的这一招。

但是他不得不承认,她成功了,他心中的努火随着她拙略的吻在慢慢的消融。

半晌,他拉开她挂在他脖颈上的双手,扶她站立好。

龙默默诧异的望着他已经恢复的黑亮子眸,长长的睫毛上下忽闪着,在下眼睑处投下一片阴影。

他努力的深吸了几口气,压下心中那份悸动,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

一转身,来到床边,取来龙默默为凤逸尘疗伤的药箱,走到她的面前。

“把头抬起来!”他淡淡的命令到,语气中还夹杂着一丝气愤。

她水眸微鄂,听话的抬起头,清澈无波的眸子望向他仍然有些努气的子瞳中。

凤冷冽仔细的检查着她颈子上的伤口,虽然伤口细小,却仍然流血不止,幸好没有伤到血管,上些伤药,就该就会好了。

他拿起一瓶药细细的涂抹在她的伤口上,冰凉的感觉传来,缓解了龙默默颈子上的刺痛感。

“以后不许再做这么不计后果的事情了,你的命是我的,你没有这个权力。”凤冷冽替她上完药,生气的把瓶子扔到了一边,一转身走出了房间。

龙默默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眸子中闪过失落,他真的生她的气了吗?他就这样走了,应该是去找赫连璇了吧。

她垂下头,眸中有雾气缭绕,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过了半晌,脚步声响起,龙默默抬头看向门口,只见凤冷冽又返了回来,手中多了一个铜盆和一条手巾。

她狠狠的吸了吸鼻子,他没走,他没有丢下她一个人,他也没有去找赫连璇。

她看着他把铜盆放在已经被劈坏的桌子上,把手巾浸入盆中,随即又捞出来拧干,向她走来。

他刚在她面前站定,龙默默立刻抬起小脸,露出有血渍的脖颈,等着他给她擦拭。

凤冷冽凝视了她一会,看到她眸中的希冀,并没有马上帮她清理,直到她的脖子抬得酸了,眼神变得不满。

他才拉起她的小手,把手巾放入她的掌中,冷冷的吐出了三个字,“自已擦!”

随即转身又离开了房间,龙默默看了看掌中那块手巾,小嘴不满的嘟了起来,自己擦就自己擦。

她拿起那块凤冷冽递给她的手巾,胡乱的在脖子上抹着,不管是血还是药,通通都被她抹掉了。

凤冷冽出去一会回来,就见她好像解气似的抹着自己的脖子,好像那个脖子根本就是不她自己的一样。

他上前,一把夺过那块已经染血的手巾,努吼,“你这是在做什么?”

龙默默瞪了他一眼,把头扭向一边,不看他,“谁让你不管我!”

凤冷冽真的是败给她了,叹了一口气,又将那块染血的手巾洗干净,走到她的面前,细心的为她擦拭着残留的血污。

“我只是去吩咐人准备饭菜!”他无奈的看着她倔强的看着旁边的小脸。

龙默默偷偷看了他一眼,他是在跟她解释吗?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乐滋滋的享受着他的温柔。

终于把她清理干净,他把她从椅子上拉了起来,伸手要去解她的衣服。

龙默默慌张的按住他的大手,眸中满是害怕和不解。

“我只是想帮你换衣服,你的衣服已经脏了。”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指了指她衣服上的血渍。

龙默默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她又误会他了。

见她不再阻拦,凤冷冽深吸了一口气,手缓缓的来到她的腰间,轻轻的解开她的腰带,衣服如丝般的滑落,她从里到外穿的都是白色,除了那一件水蓝色绣花的肚兜。

它怕到好处的遮住了她的圆润,凤冷冽眸光在她的胸前挡过,呼吸瞬间一窒。

他有些狼狈的转身,慌乱的开口,“你自己换吧,我去看看饭菜怎么还没好。”

他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

龙默默黑葡萄般的大眼睛眨了眨,疑惑的看着他慌张的背影,“他又怎么了?”

无奈她只能自已从柜子里,又拿出了一套纯白的衣服,穿在了身上。

她走到铜镜前面,照了照,她的目光定格在她美好的锁骨处,那淡淡的齿痕上,那是凤冷冽刚刚给她烙下的印记,想起刚刚他那火热的吻,脸立刻烧了起来,如同一只煮熟的虾子一般。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凤冷冽的声音响起,龙默默像是被人抓住偷了腥的猫一般,慌乱的低下了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