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弃妃要翻身

第130章 凤逸尘的真心告白

弃妃要翻身 韩降雪 2058 2016-03-21 20:12:49

  凤逸尘的真心告白

龙默默抬头对上凤冷冽毫无温度的冷眸,凄然一笑,“我为什么要这么做?那我要先请教王爷一下,我做什么了?”

她就那么倔强的站在那里,与他对视,眼泪已然在眼眶中打转,却不让它掉下来。

她的模样灼伤了他的眸子,他有些狼狈的转身,冷声喝到,“快点跟璇儿道歉!”

龙默默望着他慌乱的背影,冷冷一笑,“道歉?你让我跟这个女人道歉!”

“冽哥哥,璇儿没事,你不要怪姐姐!”赫连璇泪眼朦胧,楚楚可怜的望着凤冷冽说到。

“我说过不要叫我姐姐!想让我道歉,下辈子吧。”龙默默愤的吼完,一个人跑了出去。

凤冷冽看着那远去的身影,眸中闪过一抹痛色。

“冽哥哥,璇儿没事,你还是去看看姐姐吧!她一定是生璇儿的气了!”赫连璇虚弱的躺在丫鬟的怀中,望着一脸阴沉的凤冷冽说到。

凤冷冽掩去凤眸中的担忧,转身看向她,把她揽在怀中,“不必了,是她太任性了!”

“冽哥哥,刚才不关姐姐的事,是璇儿自己没端好。”赫连璇抬眸柔柔的对上他的,轻声说到。

“璇儿,你说的可是真的?”凤冷冽轻轻推开赫连璇,眸中闪着一丝冷意,他现在需要重新审视赫连璇了。

“冽哥哥……你是在怀疑璇儿吗?那璇儿还不如死了的好!”他眸中的冰冷深深的刺痛了她,他从来没用这种眼神看过她,以往他看她的眼神都是温柔的,宠溺的。

话一说完她便挣脱凤冷冽的怀抱向一旁的柱子撞去,她刚刚之所以那么说,只是想让凤冷冽觉得她是多么的善良,没想到现在这一招竟然不管用了,看来她要想别的方式来对付他了。

凤冷冽一惊,伸手把她拉回,抱在怀中,“璇儿,别哭了,冽哥哥没有怀疑你。”

“冽哥哥,你千万不能抛弃璇儿啊,不然璇儿真的会活不下去的!”赫连璇哭的悲切,整个人缩在他的怀中瑟瑟发抖。

“璇儿,不哭了,冽哥哥不是那个意思!”凤冷冽轻轻的拍着她的背,眸中闪过复杂。

龙默默一口气跑回了茉莉园中,她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她把自己隐蔽在花从中,膝盖慢慢的聚拢,把头埋在上面,小手上红肿一片,有的地方已经起了好几个大泡。

今天她还是穿了一身白色的纱衣,整个人与茉莉花合为一体,让人难以分辨是人还是花。

凤逸尘无声的飘落在园子中,他一眼就找到了龙默默的所在,她整个人抱着膝盖坐在花丛中,头发已经凌乱的散开,身子也在瑟瑟发抖。

看着蜷缩在地上的人儿,他的心犹如被几百根针狠狠的刺入,疼痛难耐。

他捂着胸口一步步的走向她,每走一步,他的心就多疼一点。

虽然两人相距只是几步路,他却觉得好远。

当他看清她垂在地上的小手,那刺目的红和高高肿起的水泡时,他再也忍受不住,大步上前,紧紧的把她抱在怀中。

“默默,我的默默,让我带你走吧,我不要皇位,我也不要报仇,我只要和你在一起。”凤逸尘用尽了力气抱住她,仿佛要把她揉进他的身体里面,再也不分开。

龙默默感受着他怀中的温暖,心里划过一丝暖流,就让她暂时的休息一下吧,虽然这个怀抱对她来说是陌生的,现在却给她带来了些许的安慰。

大夫帮赫连璇上了上好的药膏,叮嘱这两天不要碰到水,不要吃辛辣的食物。

而凤冷冽则一直陪着她,直到太阳西下,才从她的房间走出来。

他一出门,便看到小妮躲在外面探头探脑的看向他。

凤冷冽眸子一沉,走到她的面前,“你不去伺候你的主子,来这里干什么?”

小妮被他身上散发的冷冽气息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王爷,小姐自从上午被王爷叫去,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奴婢担心,所以过来看看。”

凤冷冽听了一惊,抓住小妮的衣服,把她从地上提起来,“你说她一直没回去!”

小妮被他吓得不轻,哆哆嗦嗦的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早些来告诉本王!本王养你们这群废物有什么用!王妃要是有什么事,本王绝饶不了你!”凤冷冽冲着她怒吼,“砰”的一声把她丢在地上。

小妮被摔得生疼,却也不敢出声,她现在只要希望小姐没事才好,早上敬茶的事,府中已经传遍了。

下人都说王妃嫉妒赫连小姐,故意打翻茶水,王爷还责罚了小姐,小妮不信,就站出来跟她们理论,但是她们人多嘴杂,她怎么也吵不过她们。

她哭着回到正院,却发现小姐根本就没有回来,她找了好多地方,也没有找到她,于是她想来求王爷,他却一直呆在赫连小姐的房中,直到现在才出来。

“清风!”凤冷冽沉着脸唤到,心里闪过龙默默受伤的神情,只觉得心狠狠的抽痛,他捂住胸口,身子有些摇晃。

“王爷,您没事吧!”清风现身,担心的上前扶住他。

凤冷冽摆手,问到,“王妃人呢?”

“王妃在茉莉园中!”清风回到,从龙默默跑出大厅,他就一直跟着她,他看清了她水眸中的伤痛,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只能呆在一旁默默的守候,其实对于他来说,只要能远远的看着她,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凤冷冽调理了一下气息,飞身向茉莉园的方向而去。

在浓密的花丛中,他一眼就看到了凤逸尘拥着龙默默的情景。

她就那么乖巧的躲在他的怀中,一动不动,犹如一只听话的小猫。

这样的场景深深的刺痛了他的眼睛,他再也抑制不住,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洒在了洁的茉莉花上,把它雪白的花瓣瞬间变得娇艳,鲜红的血顺着花瓣滴了下去,在泥土中绽放开来。

原来心痛竟可以这样痛,凤冷冽的眸光悠的收紧,如同利剑般射向二人。

他伸手擦干了嘴角的血迹,拨出了腰间的软剑,毫不留情的向二人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