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极品宝贝无敌妻

第215章 我早就想揍他了

极品宝贝无敌妻 紫雪凝烟 2834 2016-06-14 20:07:08

  第215章 我早就想揍他了

楚飞扬没想到周博文会看见自己,也没想到他会主动走过来找自己,不过,错愕之后,他很快就恢复了镇静,然后拉开车门下了车子。

周博文在楚飞扬的面前站定,路灯的光线不是很亮,但是,也足以互相看清对方脸上的表情,同样优秀的两个男子,虽然气场不同,但是,都无法让对方忽视自己。

“楚少,喜事将近,恭喜。”周博文微微的勾了勾嘴角,只是,语气里的讽刺意味十足,“不过,这个时候不是应该陪伴未婚妻吗?怎么这么有雅兴到这样的地方来呢?”

楚飞扬微微的低了一下头,嘴角也扯起了一抹淡淡的苦笑:“周少不是一样很有雅兴吗?”

“是啊。”周博文却并不扭捏,“因为我追求的一个女孩子住在这里,刚一起晚餐了……”说着,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的手艺很棒的,要是楚少早点过来,我会邀请你上去坐的……”

楚飞扬垂在两侧的手忍不住紧紧的握了起来,眼里的寒光一闪,不过,也只是转瞬即逝而已:“周少好福气,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追上呢?”挑衅意味十足。

“她是个好女孩,只不过之前遇人不淑,做了未婚妈妈,她一直怕拖累我,不过,我不在乎,我相信,只要真诚,定会感动她的……”周博文同样不甘示弱的对上了楚飞扬的目光。

两个同样气场强大的男人虽然面上打的太极,但是,其实暗地里却已经波涛汹涌,尤其是那目光,在空中交织着,噼里啪啦的直冒火花。

此时,楼上的某个窗户的灯虽然已经熄了,但是,却有两个小脑袋齐齐的挤在了那里,正聚精会神的看着楼下呢。

“你说,他们两个就这么看着,时间一长会不会斗鸡?”香山忍不住挪揄的笑了起来,这两个人恐怕是这么多年来头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吧?平时,周家和楚家可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

香江却不置可否的耸耸肩。

楚飞扬的指甲都要掐进了自己的手掌里了,良久,终于淡淡的一笑:“周少的勇气可嘉,只是,就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她可能还在爱着她孩子的爸爸也一定呢……”

“有这个可能的。”周博文反而微微的点头,“毕竟她是个怀旧的女子,只是,如果她孩子的爸爸要娶别人了,她也说了,不介意重新给孩子找个爸爸的,而我,是最好的人选……”

楚飞扬有点无法平静了,他不否认周博文的说法,而且,也一直耿耿于怀,这也是他最不愿意看见和听见的事情,不想再打太极了,楚飞扬上前一步,直直的瞪着周博文:“我告诉你,香橙是我的,七年前是,七年后是,七十年后依旧是,你,永远都不会有机会的……”要不是他还有一丝理智,怕在晚上吵到别人,他制定要用喊的了。

周博文看着楚飞扬,良久,忽然笑了起来,然后冷不丁的上前一步,一拳打在了楚飞扬的脸上:“楚飞扬,要是之前你说这样的话,可能还会有人信,我也会笑着祝福你,但是现在,我只能鄙视你,你简直就是个垃圾,你不配叫她橙子……”

楚飞扬被打了一个趔趄,抬头的时候,嘴角已经溢出了血丝,周博文的这一拳用了十足的力气,要不是他的抗击打能力超强,此时牙齿恐怕都都要掉几颗了……

不过,楚飞扬没有还手,只是抬手轻轻的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然后重新站直了身体。

而此时趴在楼上偷看的香江和香山却忍不住惊呼一声,不过,很快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爹地的举动太震撼力。

“真没想到,平时温文尔雅的周少,竟然也有这么火爆的一面啊……”香山忍不住眼里口唾沫。

香江在震惊之后却忍不住叹了口气,他觉得内疚的很,爹地真的很在意老妈,可是,他们却利用了他的这份感情……他们虽然会帮爹地做一些事情,但是,感情债却是最难还的……

“你说老爸会不会还手啊?”香山拉了拉香江的衣袖,眼里已经兴奋的冒光了,他其实是有点幸灾乐祸的,说实话,他早就想揍楚少一顿了,只是,儿子是不能打老子的,更重要的是,他目前也打不过他啊,当然,打得过也不能打啊,那是要遭天谴的,但是,如今有人帮他做了,他当然乐见其成了,如果可以,他都想下去给周少呐喊助威一下……

当然,香山这样的想法一出,他自己也忍不住汗了一个,貌似有点很阴险啊!

香江看了弟弟一眼,忍不住摇了摇头:“淡定,记住,就算真的想揍他,也不用表现的这么明显……”

香山急忙点头,还是哥哥腹黑的级别高一些。

“楚少如果真的在乎老妈,他是不会还手的。”香江扭头看着窗外。

香山挑挑眉头,他也觉得楚少这一拳挨的应该是心甘情愿的,于是,不再说话了,而是继续趴在窗上看着。

“你们看什么呢?”送走了周博文,香橙就去了桔子的房间给她讲故事哼她睡觉了,等桔子睡着了,她出来客厅的时候,却看见两个儿子正关了客厅的灯,聚精会神的趴在窗上看什么呢,“干吗不开灯?”

“老妈,别开灯。”香山急忙跳过去制止了香橙的动作,然后将她拉到了窗前,“下面正上演情敌大对决呢……”

“呃?”香橙忍不住一愣,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噌的一下就窜了过去,然后趴在了玻璃上。

而此时,周博文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西服,然后一脸愤怒的看着楚飞扬:“这一拳,我是替橙子打的……你当年伤的她还不够吗?这七年,你是不会知道香橙吃了多少苦的,你也没办法想象她是如何熬过这两千五百多个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的日子的……”自从和香橙相遇后,他派人查过她过去七年的日子,除了敬佩更多是心痛,那要一种怎么样的毅力才能活下去,而且是那么乐观的活下去,还将孩子们教育的那么好……

楚飞扬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他不否认他之前的生活荒唐了一点。

周博文的话音刚落,忽然又一拳打了过去:“这一拳,我是代孩子们打的……”再一次正中楚飞扬的嘴角,不过,是另一侧的,这下正好对称了,两边都出血了。

楚飞扬依旧没有还手。

周博文原本还想替自己打第三拳的,但是,看见楚飞扬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忽然将拳停住了,然后冷笑了一声,能躲过也不躲,能还手也不还,他是成心找揍呢,不过,他却不准备遂了他的意。

楼上的香橙早就目瞪口呆了,学长竟然打架了?和他认识这么久,连生气的表情都很少能在他的脸上看到的,每次见到他,都会让人如沐春风,今天,虽然只是远远的看着他的背影,但是,她能感觉到他的愤怒,不过,她还是转身就准备往外跑,那楚少的身手她是知道的,那学长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啊?

“老妈,你干吗?”香江和香山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了她,“不会这么快就心痛楚少了吧?”女人的心还真软啊。

“你们哪只眼睛看见我心痛他了?”香橙一听却把眼珠子一瞪,“我早就想揍他了……”不是打不过他吗?“我是担心学长,他哪里会是那条狼的对手啊?”她下去也好帮学长一把,最好能让她也趁机在楚飞扬那张欠扁的俊脸上再补上两拳……

看着香橙一脸恶狠狠的模样,小哥俩忍不住一头黑线,连带着还后脊梁也发凉,谁说女人心软了?女人狠起来也是相当可怕的,多少又开始同情起楚少来了……

“老妈,不必了。”香江忍不住咳嗽了一声,“爹地不会有事的……”

“真的?”香橙疑惑的挑眉。

“真的。”香山也跟着点头,然后指了指窗外。

此时,楚飞扬看着周博文收回的拳头,不由得微微的勾了勾嘴角,但是,因为两边都破了,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也使他的表情看上去很滑稽:“怎么不打了?”

周博文却冷笑了一下:“你以为,你挨几拳就能赎罪了吗?我告诉你不可能,而且,我还告诉你,我不会放弃橙子的……”然后不再理睬楚飞扬,转身就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