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风沙吹过胡杨林

第60章 道是无情却有情

风沙吹过胡杨林 焉画 1793 2015-04-12 06:24:28

  莫志刚绝没有想到李琴会来到这里,和李琴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他整个人都傻了一样。

李琴,是你吗?果真是你吗?真是太好啦,终于又见到你啦!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哦,你还是那样地清秀,那样地迷人,一双美丽的眼睛依旧忧郁迷离。

哎!一晃我们有七年多没见啦,多少次都是在梦中见到你的。

你还好吗?你成家了吗?算起来你也是快三十的人啦,有小孩子了吗?我多么希望你能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啊!那样就会有人爱你、疼你啦!你的身世也太苦了,你以后的生活老天应该多眷顾你一些才对啊。

。。。。。。

坐在板凳上沉思的李琴,忽然听到了莫志刚那磁性的声音,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尽管她有思想准备,可当这熟悉的声音飘过来的时候,她还是感到震惊。

莫志刚!没错,是莫志刚!这声音啊再熟悉不过的了。

他曾经用他那那磁性的嗓音给她辅导过数学课,她清楚地记得他们之间的每一次约会,那一刻,他那磁性的嗓音充满温柔。

李琴循那个声音望过去。她看到了莫志刚。

啊,是你吗,莫志刚?哦,你怎么变成了这样?你太瘦了,你都瘦得变了模样!你的眼神饱经沧桑,看得出来,这些年你一定过得十分艰难。

能告诉我吗,什么原因致使你变成了今天的样子?你叫我好心疼啊!你曾经是那么意气风发,那么阳光帅气,可如今几年没见,你竟苍老憔悴得几乎叫我认不出来你!若不是你的声音,我很可能和你走过对面也会失之交臂的。哎,背也驼了,脸黑黑的,头发那么长……天啊!这究竟是怎么了?

李琴的眼睛被泪水模糊,她哽咽地喊了一声:

“莫志刚!”

莫志刚此时方如梦初醒,他清醒地意识到了自己目前的身份,他不想株连她。

他没有回话,果断地转过身去,向铁匠铺的小屋走去。

“莫志刚!我是李琴,我是李琴啊!”李琴追上来。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莫志刚进到屋里,把李琴抛在了屋外。

“莫志刚,莫志刚,你出来,你出来啊!我是李琴,我是来看你的啊!你为什么不理我,你为什不理我啊?”李琴的嗓音发抖。

“莫志刚啊,你出来吧,我们说说话好吗,七年了,我有好多话要和你说啊,我的心里好苦啊,你知道吗?”她边哭边说。

李琴撕心裂肺般地呼唤着莫志刚,悲伤的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淌。多少年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她在心里呼唤着这个名字!如今,终于见到了面,他却无情地躲开自己,她心里难受啊,她哭得好伤心。

一门之隔的莫志刚,听到李琴那悲伤的哭声,心都碎了。他痛苦地捶打着自己的胸口,悲呼着:苍天啊,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叫我如此这般遭遇!李琴啊,请你原谅我,忘掉我吧!

自从被监督改造来到这里,莫志刚就没有遇到过一个熟悉的人,亲朋故交都不知道他的境遇。他和张媛离婚怕母亲承受不了,他撒了个弥天大谎。当年春节他回家探亲和母亲说自己即将被单位派到苏联学习,张媛和孩子也过去陪读。所以他家里人一直以为他是在国外。

张媛那边再婚了,有了她自己的新生活了,不联系也很正常。她们绝不会想到他在这个地方接受改造。

剩下就是刘凯、李琴这两个知心的朋友了。自己和张媛分开以后,和他们之间的来往也就淡了,后期就互不通信了,所以他们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在这里。

在中奇离世张媛和自己分手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内心承受的打击几乎到了极限,几近崩溃。那时候他对整个生活几乎都失去了信心,没有心情和任何人联系,包括李琴、刘凯。

他不想叫他们知道他的不幸,家里连续发生的两件大事,不能不说和他们没有一点关系,但也怨不着他们,莫志刚心里很清楚,一切都是偶然的巧合。

可他们一旦知道却一定是会非常难受的,或许还会有些自责。因而志刚不想叫他们为此难过,自己一个人承受就足够了。他们不知情还是会时常来信的。无奈,志刚便是敷衍着,到后来干脆就断了。

可看似断了,但隐藏在内心深处的那份思念确是怎么断得了啊!尤其是在张媛再婚之后,孤独的莫志刚也曾经在内心深处呼唤着李琴,也经常会在梦里和她相见。他也曾经计划着抽出时间过去看看他们,可这计划还没有成行,他就经历了这人生的一次更重大的打击。

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和李琴的相遇,这应该是多么叫人高兴的事情啊!

是啊,见到李琴的一霎那,莫志刚是吃惊加欢喜的,他几乎差一点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他也有好多话要和她说啊!他多么希望能够在这夏日的傍晚,和他在这乡间小路上漫步低语。就像在大学时候那样。

可现在自己是劳动改造的对象,是阶级敌人,有谁还敢靠近自己呢?不过李琴她是敢的,她为了我莫志刚,会不顾一切的。正因为这样,我才更为她担心,我不能害了她啊。

想到这里,莫志刚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