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风沙吹过胡杨林

第48章 可怕的梦境(三)

风沙吹过胡杨林 焉画 2311 2015-03-31 04:36:30

  美花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她想到了小芬母亲做得那个噩梦,难道会真的显灵了吗?她家遭灾了吗?不然怎么会围了那么多的人啊!那辆救护车和她家相关吗?看样子很像!救护车都来了,那一定是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

美花几乎是战战兢兢地走到小芬家门口,她向那个小院望去,发现院子里也都是人,她急忙向周围的人打听她家出了什么事?

“煤烟中毒!”别人告诉她。

“什么?煤烟中毒!怎么样,严重吗?”美花惊恐。

“不知道,不叫进屋,好像挺严重的。”别人回答他。

煤烟中毒美花是知道的,这周围住平房的住户都知道,后果是很严重的。

她急忙走进院子里,她想去开门进屋子里去看看。就在这时,啪的一声门从里面打开了:

“让开让开,请大家把路让开!”

随着这声音,美花看见有人用担架抬出一个人来,紧接着又有一个人被抬出来,她没有看清抬出来的人是谁。

趁门还没关上的空挡,她一头钻到屋里去,她在里屋的炕上找到了小芬,小芬看上去好像在睡觉。

“小芬,小芬!你醒醒,我是美花,我来看你来了。你快醒醒吧!”

小芬一动不动,她看上去就像熟睡,她的脸色一点也不难看。

“小芬你快醒醒吧,你别吓唬我啊,我是美花啊!我们还要一起去捡煤渣呢,你不是答应我了吗,我们初四就去的吗,啊,你听到了吗?小芬啊,呜呜,呜呜……”

“小姑娘,你请出去,你看这屋子这么小,你会影响我们施救的!”一个医务人员叫美花离开。

美花退了出来,她在门口焦急地等待着。她看到他家里所有的人都被抬到了救护车上,小芬是最后一个被抬出来的。她跟着小芬的担架跑,她来到了救护车前,她要陪小芬去医院,可她被拒绝了。

美花跑回家去,和母亲张媛说了这件事情,张媛急忙跑出来,这时候救护车已经开走,张媛从邻居那听到的消息是:

小芬家的火墙设计得有些问题,以前就出现过轻微的煤烟中毒情况,还曾经翻修过。三十的晚上煤炉子使用时间较长,一氧化碳聚集得较多,加之门窗紧闭不通风,又是阴天气压低,还有三十晚上的天空中一直飘着大片的雪花,所以烟道也一定不畅,多种因素组合到一起,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很快有消息传来,除了小芬和他父亲被抢救过来以外,其余四口人都被宣布不治。小芬的母亲带着她未解开的谜团永远离开了人世间,令人扼腕叹息。

这件事对张媛来说,除了为她们家的不幸感叹、惋惜之外,就是无比的震惊!腊月二十八小芬妈妈做得那个噩梦一直缠绕在她的心头。是巧合吗?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啊,那又是什么原因呢?

原来人做梦梦见的内容并不是和外界完全无关的,这叫:外界触发端。主要是指睡眠过程中,身体感受外界的各种信息之后,从而引发人们做相关信息的梦境的。

当你憋上一泡尿眼看憋不住的时候,你会梦到自己到处找厕所找不到,这时你若是醒了,就会避免尿床;当你踢掉被子感到冷的时候,你会梦到自己掉到冰冷的河水里了,这时你若是醒了,你会重新盖上被子,避免着凉;当火炕比较热的时候,或者家里失火的时候,你会比较容易梦到火或各种热源,也可能直接会梦到了火灾,而你此时如果被恶梦所惊醒,就可能避免更大的灾难。

小芬的母亲做的那个梦,不能说是无端的,她家里以前出现过煤烟中毒的情况,那中毒的症状她是感受到了的,她是清楚的,她一定是后怕的,也一定是不知不觉地被留存在了记忆里。她做恶梦的的那个晚上,家里也一定是一氧化碳含量比较高的,她的身体感应到了,梦给了她提示。

可惜……

美花和母亲到医院去看望小芬。一路上张媛叮嘱美花不要向小芬提起她家里其他人的情况,因为她有可能并不知情。

到了病房了,美花在门外,透过门窗户已经看到小芬了。她看见她笑呵呵地和护士说着什么,美花心想,看来她确实不知道家里发生的不幸。

“小芬!”美花快步来到小芬面前,她拉住小芬的手。

“给你。”小芬打开美花的手,做了一个给东西的手势。

“什么啊,小芬?”美花什么也没看到。

“哈哈哈!”小芬笑得前仰后合。

“小芬,我是美花,你好好看看我啊,我是美花来看你啦!”

“哈哈。一二三、三四五、一二三来三四五……”小芬好像没听见,并不答理美花,独自在那手舞足蹈。

美花楞住了,她望向母亲张媛,发现母亲正掏出手帕在那擦眼泪。

“孩子,你看婶来看你来啦!”张媛拍拍小芬的肩膀。

“把小强递给我,我要抱抱他。”小芬指着床边的枕头说。

“这是枕头,小芬!”美花强调着。

“给我,给我,他哭了,我要哄哄他!”小芬伸手来够那枕头。张媛递给了她。

“小强,不哭,不哭,啊,小强好弟弟不哭。”小芬抱着那枕头在晃着……

“小芬,我是美花,我是美花啊,你怎么不认识我了呢?”美花焦急地望着小芬。

小芬依旧抱着那枕头、拍着那枕头,嘴里哼唱着:

“小弟弟,你不哭,姐姐给你买糖球;小弟弟,你不哭,妈妈回来做饭喽……”

美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她快步跑出病房,在走廊的一角难受得呜呜地哭起来。

小芬,我的好伙伴啊,我可怜的小伙伴啊,!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呢?你怎么连我也不认识了呢?你还会好起来吗,你还会和我一起捡煤渣吗?

回家的路上,美花一直难受着,可她哪知此刻她的母亲却是更加地痛苦,她的内心受着煎熬。

自从中奇离去之后,张媛从来就不敢去医院,有病都是自己在家胡乱吃点药。医院的环境,医生护士的白大褂,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医院的一切都会触发她想起中奇,想起她那可怜的孩子中奇。那种痛,就像长好的伤疤被人硬生生地揭去一般。

可怜的孩子,一晃你都离去八年了,若活着你都应该读初中了,应该长挺高了。啊,我可怜的孩子啊,你那可恨的爸爸是不是还会经常去看看你啊?他若时间长了不去看你呀,我的好孩子,你不要怪他,妈妈知道他,他工作很忙啊。

中奇,我的孩子,是妈妈对不起你啊,把你独自扔在那里,妈妈对不起你啊……

张媛已经泣不成声,美花扑到母亲怀里,母女俩哭作一团。

不久,小芬和她的爸爸被亲属接走,他们离开了那里。美花再也没有见到小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