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风沙吹过胡杨林

第45章 寒冷的冬天(二)

风沙吹过胡杨林 焉画 2267 2015-03-24 08:10:01

  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美花的舅舅张媛的弟弟张涛。那天是张涛下班路过炉渣场。

张涛看见美花那身打扮,再联想起美花之前找他做鉄耙子的事,就什么都明白了。他是又气又疼,气的是姐姐张媛怎么会忍心叫这么小的美花来捡煤渣,和这些野小子混在一起。疼得是美花,那么小的孩子却受这份苦。

他摸摸美花的头问她疼不疼,美花摇摇头说没打着头,只是帽子被打掉了。她舅舅把帽子捡了回来,带领美花来到姐姐家。

“姐,你怎么那么狠心!你怎么可以叫美花去矿里捡炉渣!你知道那矿山有多危险吗?各种车辆在厂区道路上驶来驶去的,到处都是机器的轰鸣声!噪音大的车在鸣笛人都听不到啊,出事了你后悔都来不及啊!”张涛一进门就开始责怪姐姐。

“还有那帮捡煤渣的野小子,一个个都是少教育的主,怎么可以叫美花和他们混在一起,今天若不是遇到我,美花还不知会吃多大的亏呢?”张涛接着埋怨。

张媛并不知道美花去捡煤渣的事请,莫名地叫弟弟一顿数落,心里挺窝火。送走张涛以后,她气哼哼地提起美花捡的那半袋煤渣准备扔出去:看你以后还捡不捡?这时她忽然听见有人在敲击她家的大门。

“ 砰!砰砰!”

张媛打开大门一看,是几个小男孩。

原来在渣场卷毛败给美花心有不甘,声称要找美花算账。美花帽子被卷毛打掉的一瞬间被一个捡煤渣的小孩认了出了,他和美花是同学,他告诉了卷毛美花家的地址,卷毛就找来啦。

“你们找谁啊?”张媛问到。

“这是李美花的家吗?一个满身灰尘,头发卷曲的稍大些的男孩子问道。

“是的,你们找她有什么事?”张媛问。

“我叫她还给我,我的煤渣。”卷毛说。

“他拿了你的煤渣了吗?”张媛问。

“嗯,那些煤渣都是我的。”卷毛指着张媛手里提的那半袋煤渣回答。

“说说,她为什么要拿你的煤渣啊?”张媛笑着问卷毛。

卷毛把事情经过大至说了一遍,当然会有所偏袒自己。

“哦,是这样,那你拿走吧。”张媛把煤渣口袋交给了卷毛。

卷毛犹豫了一下,但他还是接过了口袋。

“放下!”随着这严厉的声音,美花怒不可遏地冲了出来,她上前从卷毛手里拼命往回夺口袋,双目愤怒地射向卷毛。

“你干什么,美花,不许胡来!”张媛上前阻止美花。

“妈,你不知道,他在欺负人。”说罢,又冲卷毛吼叫:

“混蛋!你个混蛋,你给我放下,放下我的煤渣,混蛋!。

卷毛完全没想到美花会如此这般发疯地扑来,他选择放弃:

“好男不和女斗!好男不和女斗!”他松开手,跑开了。其他几个小男孩也落荒而逃。

张媛上前要拽回美花,美花固执地在原地不动,气得张媛上前用力打了她一巴掌:“回屋去,别在这给我丢人!”

“我丢什么人了,我不偷不抢,我怎么丢人了?我自己辛苦捡的煤渣凭什么给他?”美花反驳着。

从那天起,张媛看管着美花,不叫她离开家里。

美花只好暂时先待在家里,她用两天的时间把整个假期的作业都做完了。没有一点负担的她,想找曾经在一起采野菜的同学小芬来家里玩玩,出乎意料的是小芬家里人说她和她哥哥去捡煤渣去了。

小芬捡煤渣!小芬也捡煤渣?美花听了很诧异,随即内心又是一阵窃喜,谁说女孩子不能捡煤渣?这小芬不是已经在捡了么?等她回来,问问她在哪捡的!以后和她结伴一起去,估计妈妈就会同意了。

原来小芬的叔叔是烧锅炉的,他们都是到他叔叔所在的锅炉房附近的渣场去捡,还可以适当得到一些关照。

小芬过来说服张媛叫美花和自己一起去捡,美花也固执地坚持:妈妈,你看谁家不捡啊,你看家里都冷成什么样了,看把妹妹都冻哭了,我一定要去,一定要去!你拦也拦不住我,你就把我当男孩子用吧,我没事的,我不会惹事的。张媛知道美花的性格,认准了的事情,她轻易不会放弃。也就只好默许了。总算还有小芬做伴,比她一个人去叫人放心一些。她反复嘱咐两个孩子要注意安全,不要和人计较。

美花太高兴了,她想,这个假期我一定要捡很多很多的煤渣,让家里铁炉子的炉火旺旺的。不能叫家里人再受冻啦,不能叫妈妈再伤心了。以前爸爸不在家,家里遇到体力活的时候,妈妈她总会为自己没有男孩子伤心,我要叫她相信我这个女孩子一点不比男孩子差。

美花用实际行动证实了这一点。一个寒假里,她每天都和小芬去捡煤渣,大年三十了也不休息。三十那天,整个炉渣场,只有她和小芬两个人。感动得烧锅炉的师傅也帮她俩捡。

美花每次去捡煤渣都是穿上爸爸的那件旧外套,头上戴着爸爸的大棉帽子,爸爸的衣服穿在小小的美花身上,衣襟一直落到小腿下边,就像个肥大的袍子。那顶大帽子扣在她的头上,就像扣个大箩筐,在脑袋上直逛荡,帽檐若是不往后边推啊,就会把眼睛都给挡住,风大的时候,还需要用手扶一下,不然会被风掀掉的。

可美花不在意,她觉得这身打扮既可以挡灰沙又可以遮风寒,更重要的是不要叫别人再认出她来。

寒假过去了,学校开学了。李美花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偶然听到自己身背后有两个女学生在议论她。

“哎,你认识她吗?”其中一人指着前面的美花说。

“认识啊,那不是一班的吗?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

“李美花。”

“哦,李美花。她长得真好看,我可愿意看她了,一副娇滴滴的模样。”

“那是她的外表,假象!知道吗什么叫假象?就是伪装,她很会伪装。其实她就是一个假小子。”

“假小子?不可能吧,你看她弱不禁风的样子,怎会是假小子。”

“我还能骗你?我哥哥和她是一个班的,她天天去捡煤渣,一天到晚小脸跟鬼画魂似的,还女扮男装呢,可她还是被我哥哥认出来了。有一次,我哥还看见她和一个男生打仗呢。”

“哦,没想到……”

“……”

美花听到这些话后,小小的她感觉到有点的委屈,明明是卷毛在欺负人嘛,怎么变成了和男生打架?可她没有放声。倔强的她以后再去渣场,选择不再穿爸爸的那身行头:谁规定的只有男孩子可以捡煤渣,女孩子就不能捡?我偏要去捡,谁管得着么?随你们说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