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风沙吹过胡杨林

第44章 寒冷的冬天(一)

风沙吹过胡杨林 焉画 1715 2015-03-23 08:25:59

  转眼又是一年的冬天来到了,那年的冬天特别的寒冷。张媛家住的那片平房没有暖气,仅凭火炕取暖根本抵御不住寒冷,所以家家便都在室内再生个铁炉子。但供应的煤仅够厨房炉子用的,室内要想生铁炉子,就必须要想办法解决燃料问题。

这里离矿山很近,矿山里有好多锅炉在运转,锅炉是烧煤的,这样便会产生很多煤渣,家里有男孩子的就会去捡煤渣。这煤渣比买回的煤块还好用,放在铁炉子里,炉火可旺了。

学校放寒假了,美花也想去捡煤渣。张媛不同意,说矿山那么危险,哪有女孩子去干这样的活。美花没放声,可心里已经打好了主意。

她把爸爸的一件旧上衣和一顶旧帽子偷偷找出来,找个僻静的地方穿身上,大棉帽子往脑袋上一扣,不细看,真还会以为她是男孩子。

她循着那些捡煤渣的孩子的足迹,找到了一处炉渣场地。他看见他们都是用一个小铁耙子在炉渣堆里找煤渣,然后放到一个大口袋里。她又仔细看了,确实没有女孩子。

美花回来悄悄地找到一个小麻袋,把那件爸爸的衣服卷在麻袋里,然后出去找铁丝,她要想办法做个小铁耙子。

她真的找到了一根铁丝,可这铁丝很坚硬,美花掰不动。她就去找舅舅,说是学校劳动要用。她舅舅拿个钳子一会功夫就给她做好了。她高兴地来到捡煤渣的现场。

那是一个很大的炉渣集散地,倒下来的炉渣分布在一个缓坡上,那些捡煤渣的孩子都在那面坡上翻检着。叫美花感到奇怪的是,那天的人特别多,还偶尔能看见捡煤渣的大人。原来是马上要清理炉渣了,那些人常来,知道什么时间倾卸炉渣。

就在美花愣神的功夫,她发现锅炉房的大门啪地打开了,一群孩子蜂拥过去,随着一股热浪的袭来,运炉渣的小铲车开了出来。铲车开到炉渣场地,卸下那些还冒着热气的废煤渣,那些灰渣顺破滚下去,布满了坡面。

这时再看那些捡煤渣的孩子,一个个奋不顾身地冲上去,往上面一趴,手脚伸展开,嘴里喊着:“不许动,这地方是我的,谁也不许动,这地方是我的!”原来他们是在占地方。占好地方了,他们开始起身飞快地捡着煤渣。

美花四处望望,想找个可捡地方,可地方都被他们占满了。她急得围着这片炉灰渣场地不停转悠,终于发现有个空挡。她过去了,她生疏地拿起她的小铁钩耙子翻找着。一会的功夫,她就熟练了。先把上边的煤渣都捡了,然后用小铁耙子再翻找。

她心里高兴啊,因为已经收获不少了,原先瘪瘪的口袋,已经开始逐渐鼓起来啦,美花心想,看来今天捡满半袋应该不是问题。她一边移动着一边捡,想把装煤渣的小麻袋再往上移一移。可她怎么拽不动了?

美花侧过头来一看,有一只穿着破胶鞋的脚踏在她的口袋上,她循着这只脚往上望去,看见一个卷卷毛的男孩子怒气冲冲地在看着自己,美花站起身:

“你干吗踩我的口袋?”

“你还问我,你到我的地盘来捡,还有理啦?”卷毛大声地说着,并不抬腿,那只穿着胶鞋的脚用力地踏在美花的口袋上。”

“怎么能说是你的地方,我刚才没看见你呀?”美花解释着。

“我他妈上厕所去了,怎么还得告诉你吗?”卷毛几乎是在喊。

“那,那这地方也不能说是你的啊!”美花回应着。

“我天天在这捡,这地方早就是我的了,你从哪个耗子洞钻出来的?这么不懂规矩?卷毛开始动粗口。

美花人虽小,但她看出这是个胡搅蛮缠的主,便不想和他计较。此刻她就想拿走自己的口袋,那可是她的心血。她去拽那个袋子,用力地去拽。可是卷毛在用力地去踩,他比美花年龄大,又是男孩子,比美花有力气。

“抬腿,放开!”美花命令他。

“不放!”卷毛坚定地回答。

“你想干什么?”美花开始有点愤怒。

“我要叫你倒出来,把你在我这捡的煤渣倒出来,还给我!”

美花一听急了,说什么也不能给他!一定要抢回来。她将身体调整到了一个合适的角度,两手握紧口袋,心里数着:一!二!三!拼命一咬牙一用力,太好了,口袋抢过来了!

这卷毛是斜站在坡上的,重心落在一条腿上,加上没有防备,美花用力拽起口袋时,身体又触碰了他一下,他立马摔倒了。

美花提起口袋转身飞快地往路边跑去,卷毛翻身起来时见美花已经跑到了马路边,情急之下,他捡起一大块废渣,冲美花就甩了过去!

美花只觉得头上有一股冷风吹来,用手一摸:糟了,帽子没了!

“丫头片子!丫头片子!嗷嗷!嗷嗷!原来是个丫头片子!”坡下的一帮野小子在起哄。

美花又羞又急。她看见自己的帽子被卷毛打落在马路中间,赶紧要去捡,却一头撞上了一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