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风沙吹过胡杨林

第42章 采橡子

风沙吹过胡杨林 焉画 2008 2015-03-22 08:34:11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山野菜越来越不好采了,那么眼尖手快的美花也采不到了,因为大家都在采。很快,这大地里、山坡上,就光秃得几乎一毛不拔,就像被蝗虫掠过了一样。

渐渐地人们感觉粮食不够吃了,这粮食供应定量并没有减少啊,为什么就感觉饿肚子了?原来是副食供应跟不上了。人们肚里没油水,单靠那点主食就不够用了。那时候城市居民的定量每人每月平均27斤左右,重体力劳动者稍多一些,小孩子少一些。家里半大男孩子多的,就明显不够吃了。有的人家计划的不周,月底还出现过粮食断顿的情况。

就在这时候,张媛他们所在的居委会却把各家各户的粮食集中起来了,在一九六零年的夏秋之际,办起了公共大食堂。正逢天暖的季节,他们就在房山头空地上支起两口大锅熬粥。天天顿顿都是稀粥。开饭了,各家各户拿个盆子去打饭。稀粥盛到盆里看不见多少米粒,吃到肚里一泡尿就都没了,大人孩子每天饿得肚子咕咕叫。

原来这大食堂最初只是在农村实行。因为农村在一九五八年下半年实行了人民公社化。成立之初,有的公社开办全民公共大食堂,实行吃饭不要钱,口号是:“鼓足干劲生产,敞开肚皮吃饭 ”,体验的是共产主义的生活。

由于农村当时有存粮,有副食,大食堂开办之初伙食还不错。后期粮食不足,大食堂就解散了。这城镇还真很少听说办大食堂的,可张媛他们的居民委就独出心裁办起了所谓的大食堂。大食堂非但没有解决吃不饱的问题,反而使之雪上加霜。

美花那时刚上小学一年级。她班级里的一个男同学实在饿得受不了,就逮着什么都往嘴里放,竟然连粉笔头还捡着吃,幸亏被老师及时发现制止了。

张媛隔壁的邻居,实在受不了大食堂的苦,硬将自己两居室的房子和别人换了个一居室的,因为一居室所在的那个街委没有开办大食堂。他们宁肯全家住得挤一点,也不想这么饿下去。

为了解决饿肚子的问题,一些人开始到山里找橡子树,又称柞树。其树上结的果实叫橡子,橡子的主要含量是淀粉,可充饥。人们把橡子树上的果实采摘下来,背回家来磨成橡子面,可以做成窝头就着大食堂的稀粥吃,也可以和别人换一点玉米面。那橡子面的窝头做好之后又糙又硬,吃了还便秘,可它抗饿。另外也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吃它。能采摘到橡子,已经很不容易的啦。

采摘橡子需要走很远的路,因为只有在深山里才可以找到结了果实的大橡子树。一般都是清晨4点就从家里出发了,天朦胧亮的时候开始进山,山路要走两三个小时。

张媛家里没有人手,只好叫美花和大人们一起到山里去找橡子树。

别看美花人小,可她一点也不示弱。有一次碰到棵大橡子树,成熟的橡子落得满地都是,他们一同去的几个人,欣喜若狂啊。一顿下,大家带的口袋就都装满了。李美花的小口袋也装满了,可树上还有没采摘下来的橡子,地下还有那么多没捡的橡子。别人在那休息了,美花却舍不得,继续不停手地捡。

“美花,装不下了,你还采啊,往哪放啊?”

“不采多可惜啊,想办法呗。”美花还在那捡。”

原来这美花早就想好了,上山之前她是穿两条外裤的,张媛怕有蛇咬着她,特意叫她穿两条外裤。里边的裤脚还用绳子扎了一下,现在完全可以脱下一条扎上裤脚当口袋用。

想到就做,李美花找个树荫脱下一条外裤,将两个裤脚一扎,将捡好的橡子装进去,再把裤腰用裤腰带扎好,将两个裤腿分跨在两肩前。嘿!很不错嘛,比单肩扛还得劲啊,美花很满意。

大人们看她一个八岁的孩子那么顾家,就逗她:

“哎,美花,能扛动吗,扛不动,把那个小袋子给我吧!”

“不给,我能扛动。”

“扛不动你会掉队的,这山上狼可多了,小心掉队叫狼叼去。”

“狼才不稀罕我呢,我太小了,不够狼吃。”

“这孩子,说话还挺噎人的啊!哈!哈!哈!”

大家再看她,一个小人儿肩上跨着个裤子扎起来的大口袋,胳膊又跨个小口袋,不服输地劲劲地往前走,更是笑得不得了。

“哈!哈!哈……哈!哈!

邻居大婶子怕累着她,就哄她:

“美花,我自己采的这些足够用了,我不要你的,我来帮你拿那个小袋子,免得他们打你的主意。我帮你看着,好吗?”美花这才放手。

到了家门口,邻居大婶要把那小袋橡子给美花,美花说啥不要,她说婶子你那么远拿回来的,就应该是你的,我这些就足够了,你收好了就是的。说完就关上大门进屋了。

第二天邻居婶子来见张媛,把那袋橡子也拿过来了。当然张媛是不会要的。只见这婶子快言快语地把个美花反复夸奖:

“青山大嫂啊,你家的美花可是了不得啊,从小看到大啊,三岁看出个老来样啊,那个不服输的劲啊,将来准错不了!”

“还有,这小小年纪她就懂事理啊,一般小孩昨天那袋橡子就收下了。就是大人,在这个时候,也可能收下,可美花没有!这孩子懂事啊,一点不小气,很大气啊。”

“小孩子不懂事的时候,你们多但当点,家里就这情况,他爸爸总也不在家,我这些孩子又小,没办法,麻烦你们啦。”张媛说。

“哪里,哪里,美花挺懂事的,以后你尽管叫她跟着我们走,放心吧!”

那一年,在橡子成熟的季节里,每逢星期天,美花都是和邻居婶子们一起采橡子,她小小年纪就开始有了责任感,她认为她是家里老大,她应该帮妈妈支撑起这个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