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风沙吹过胡杨林

第40章 平静的生活(二)

风沙吹过胡杨林 焉画 1581 2015-03-20 08:30:07

  李青山在党校的学习是很紧张的。原来他以为每周末都可以回家来一次,实际上他平均能半个月回一次家就不错了。这个家他是基本照顾不了了,环境迫使张媛学会了担水、买煤、拉黄土等男人们干的活。

这期间他们的住房又改善了一次 ,换成了两居室。李青山的工资又调整两次,以前他的工资基数就高,现在基本工资已经达到每月九十五元了,而左邻右舍职工的工资只相当于他的工资的一半。

张媛很知足了。和李青山结婚时,她对他没有什么期望,只要有住的地方就行了。青山进步这么快,是她没有想到的。经济状况好转,加之她又很会过日子,给老人翻修房子的钱她已经攒得差不多了。

张媛很会持家,觉得过日子这家就应该像个家的样子。平时该节俭的地方她都做到了,省下的一点余钱她便一点点置办零用家当。两三年的光景,家里从家具到过日子的用具她都购置得很齐全。那时候粮店供应的粮食多是粗粮,细粮很少,她为了粗粮细作,专门还买了两个小筛子。他把玉米面用筛子筛后,细的玉米面和少量白面和到一起做馍馍,吃起来口感很好。

为了省钱,孩子们的穿着都是她晚上带灯自己裁剪缝做,但每个孩子她都给打扮得干干净净,丽丽整整。后来她的孩子们小学都快毕业了,穿的依然是她做的布鞋。那时候美花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一双从百货商店里买来的小皮鞋。

她待人很谦和,邻居有困难找她,她都会尽力地去帮助。最明显的是邻居会经常过来借钱。困难些的家庭或过日子不会计划的家庭,到月底开工资前几天钱就花光了,无奈只能借钱度日,等发了工资再还,周而复始。她们到张媛这借钱,张媛从不回绝,有时候眼看自己也快不够用了,她也不会犹豫,宁肯自己紧一点。她想的是,人啊,要不是万般无奈日子过不下去了,谁愿意去借钱啊?这种情况能帮时就一定要帮一把。

李青山在党校的学习就要结束了,可是公司却是安排这批学员到农村下放劳动锻炼,期限未定,但最少是一年。下放地点由公司统一安排,是本溪县的偏岭。离家更远了,交通也不方便了,不巧的是张媛又怀孕了。

李青山又是一顿愁,这一走中间能不能回来还不好说,这个家可咋办?本来张媛已经能自己担水了,现在怀孕了怎么可以继续担水?美花还那么小,这担水的活美花干不了。这可怎么办?李青山是不怕困难的汉子,可眼下仅这吃水一项困难就把他难住了。

张媛也是识大体的人,她不希望因家里的困难拖李青山的后退,她去找弟弟商量,弟弟说没问题姐,我隔几天去一次你家,把你家水缸灌满就是了,放心叫姐夫去吧。

只好这样了,李青山开始准备出行的行囊,春夏秋冬四季衣服都要带全,因为不清楚这中间是否可以回来探家。

青山临走前, 单位的领导到家里来走访,发现了他们面临的实际困难。张媛顺势提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就是说能否就近安排青山的下放劳动地点,因为矿区附近就有农村。领导点点头,说可以回去研究研究。

青山回来知道张媛向领导反映的问题后,从来不发脾气的他冲张媛发火了,说张媛不该提这个问题,说谁家没有困难,怎么会都去照顾?再说定好的下放地点,怎么可以轻易改变?张媛也不示弱,说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对待,别人家附近没有农村,没有这个条件!能就近下放劳动锻炼,又可以使家庭生活不受影响,不是两全齐美吗?以后几天两人没有再提这件事,矿里那边也没有动静,过了一九五八年元旦的一月五日,一大早李青山就背着行囊出发了。

在家里住了几天的李青山走后,张媛的内心会感觉到有些失落。这几年在一起生活磨合,张媛对李青山逐渐产生了感情,分开的日子会对他有所牵挂,有了依赖感。这一走,又不知什么时候会回来?一整天张媛都有种心神不宁的感觉。

晚饭做好了,她出门口喊美花回来吃饭,却见美花哭着跑回家来,美花语无伦次地哭着说什么爸爸出事了。。。。。。

张媛刚要发火:美花你胡说什么?却看见邻居大嫂们都过来了,嘴快的就说了出来了,原来是载着青山他们那一批下放干部的车辆经过本溪太子河的时候,冰面塌陷,整辆车陷进去了,一整车的人都遇难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