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风沙吹过胡杨林

第38章 物是人非叹唏嘘

风沙吹过胡杨林 焉画 1740 2015-03-18 08:15:11

  这李二婶是个急性子,莫志刚刚走,她就来到了张媛的家,正好李青山上夜班也刚走。

“是二婶来了啊,快进屋坐!”张媛笑盈盈地迎了出来。

“青山在家吗?”李二婶进门就问。

“没有,夜班,刚走。”张媛答。

“挺显怀的,几个月了?”二婶指着张媛的肚子问。

“快八个月了。”张媛给李二婶递上一杯水。

“张媛啊,我今天过来是有事情的。我问你,你有个远房弟弟吗?个子高高的,知书达理的样子。二婶边说边比划着。

“什么远房弟弟?你怎么知道。。。。。。你见到他了?”

“是的,他过来看你,你们没在家,就委托我把这个包交给你。”说着,李二婶把志刚留下了包裹交给了张媛。

张媛打开包裹之后,什么都清楚了。是莫志刚!是他来了!便急忙问二婶:

“他人呢,他人在哪?”

“走了,刚走,他说要赶最后一趟车走。”

“二婶,你给我看一会美花,我出去一会,一会就回来!”

张媛不顾怀孕的身体,急急忙忙往小火车站跑去。她要赶在小火车发车之前赶到,一定要拦住他!一定不能叫他这么失望地走开!要叫他看看女儿,自己还有好多话也要和他说。。。。。。

莫志刚坐在车厢里,两眼望向窗外,他心情坏极了,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地方,在他的眼里,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这里到处在开发,甚至还有点荒蛮。可是这里又不能不叫他关注,因为他的女儿在这里。

已经穿过街心马路了。啊,看到了,那辆车还没有发走,过了小桥洞就到了,奔跑中的张媛似乎看到了希望。

莫志刚的双眼往车窗外望去,他看见站台上的人都上了车,知道要发车了。就这样走了吗?甚至都没有和她们说上一句话,他惆怅万分,眼眶湿润。

到了,马上到了!列车啊,你千万别走!等等我。。。。。张媛踉跄地奔跑着,已经有些跑不动了。

启动了,列车启动了!就差那么几步。真是天不留人啊!

张媛失望地扶住站台边的水泥立柱喘息着,眼睁睁地看着列车渐渐远去。

逐渐地,伸展的铁轨由清晰变得模糊,模糊。。。。。。张媛的双眼已噙满泪水。

北回的大雁从头顶掠过,春风吹绿的枝条随风飘逸,天空中的白云散了又聚。春天!美好的春天正在向人们招着手!可张媛心里已没有了春天,她悲愤地呼喊:

“莫志刚,你个冤家,你给我回来,回来。。。。。。”

“天啊,我做了什么孽了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这心里好难受啊,好难受啊。。。。。。”

张媛抱着冰冷的水泥立柱失声痛哭。她心里苦啊!他们是曾经十几年的夫妻啊,各自留给对方的印迹岂是一纸协议就能抹去?曾经的温馨还那么清晰,如今却已是天各一方,见上一面都不容易!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还有,嫁给李青山,是实属无奈啊,你莫志刚懂得我的苦衷吗,你不懂!不然你也不会走。盐从哪咸,醋从哪酸?我张媛走到这一步,还不是因为你,是你造的孽啊!想到这里,张媛心里又是一阵委屈 。

失魂落魄的莫志刚黯然地回到了沈阳的家中。 内心的苦痛折磨他一路。他想不明白张媛为什么要这么做,当初你张媛横下心来要和我离婚,你带走了我们唯一的女儿。这我不怪你,我莫志刚尊重你的选择,只要你幸福就好。可你幸福吗?你把我们的女儿带到了那么一个荒蛮的地方,嫁个没有文化的矿工,你这不是在糟蹋自己吗?你糟蹋自己也就算了,你还叫女儿跟你受罪!就这一点,我莫志刚就不能原谅你,不能原谅!

莫志刚把酒瓶往桌子上一顿,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个人在那喝着。一杯酒下肚了,去张媛家看到的情景就又浮现在眼前,想到女儿以后就要在那样的环境下成长,他无奈地叹口气。再环顾四周,满目都是悲凉:大床、小床、被垛、窗帘、昏黄的灯光,家里的一切,还是张媛在的时候的样子,如今,物依旧,人非昨,物是人非啊!物是人非啊!

他感叹世事多变,他的内心藏着苦痛,他一边喝着,一边低吟着: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

物是人非事事休 ,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

只恐双溪舴艋舟 ,载不动许多愁。

“物是人非事事休 ,欲语泪先流,泪先流啊。。。。。。 ”可怜的莫志刚就这样眼泪和着酒水,边喝边哭,边哭边喝,一个人喝到醉。一醉解千愁啊!!

对莫志刚而言,工作是排遣苦闷的最好方法。他如今没有了任何负担,他可以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去,他的工作成绩是突出的。他是单位的业务骨干,还是政治上要求进步的积极分子。党内把他作为积极分子培养,他也和党真诚地交心,在一次党小组扩大会上,他向党组织坦诚地道出自己上大学期间漏报自己的家庭背景的往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