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风沙吹过胡杨林

第29章 不测风云

风沙吹过胡杨林 焉画 1830 2015-03-09 07:29:06

  莫志刚出差的归期到了,张媛没有盼回莫志刚,却发现儿子中奇又病了。孩子发烧没精神,她以为是自己给他传染的感冒疾病,就给他服一些自己吃的感冒药。可两天过去了,孩子并无不见迹象,倒是更加严重了。

张媛慌了,找来邻居高嫂。

这高嫂一看这孩子的情况,就说:“不像感冒啊,有点像白喉。这病可厉害了,西头老王家俩孩子,三天功夫就没了。”

张媛顿时瘫坐在地下:“高嫂,什么,你说什么?”

这高嫂也意识到自己话说得太直白,吓着张媛了,赶紧说:“没事,没那么严重,咱们赶紧上医 院!”说着就去抱中奇。六岁的孩子他抱不动,就对张媛说:“你等着,我去叫我们家的老高。

高工过来时,张媛已把孩子衣服穿好,高工背起孩子,三个人匆忙往外走。这时高嫂想起来还有美花没人照看,便说你们先走,我安顿好美花就过去。

那天的天气非常不好,北风夹杂着清雪顶风呼啸着。艰难行走十几分钟后他们赶到工厂医院。

医生看了一下中奇的情况,说情况不妙,很可能是白喉,叫立即去市内大医院的儿科,这儿治不了。

高工紧忙去厂部调车,叫张媛等着。

“白喉,我们这儿治不了 !”医生的话语令张媛感到万分的恐惧。她感到天旋地转,眼前发黑。胸口仿佛压着千斤顶,被挤压的喘不过气来。

等发出声音的时候,那声音却完全变了味。万般地着急、悲痛、无奈汇集成的沙哑声嘶之音飘荡在厂区医院的走廊里。

“天啊!快来帮帮我啊,救救我儿子!中奇啊你等着啊,妈妈救你。。。。。。。志刚啊,你在哪里。。。。。。”

这时,一些人围了过来,有人认出了张媛,并知道莫志刚他们出差回来了。便劝她别急,到了大医院就好了,并说莫志刚已经回来了。

张媛恍惚之中听到有人说莫志刚回来了,她寻那声音的方向找去,可泪眼模糊,她什么都看不清,只是嘴里喃喃地说着:“是志刚回来了吗?是吗?是吗?”

“是的。是的。我家老赵和他一起出差,昨晚回来了。”一个妇女轻轻拍打着张媛的肩膀,轻声安慰她。

这下张媛听清楚了,她仿佛看到了希望:“哦,中奇,这回好了,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这时,高工调来了厂里的吉普车,他们怀揣着希望,往大医院赶去。

此时,在距哈尔滨不远的一个小城的职工宿舍里,几个年轻人正在叙旧。

与外边严寒的气温相比,室内的气温却是热的烫人。他们推杯换盏,热情洋溢,喜形于色,心情无比舒畅。他们是刘凯、刘凯的女朋友、莫志刚和李琴。

李琴怎么也过来了呢?原来刘凯确定了莫志刚会过来,甚是高兴。就想趁这个机会,把李琴也叫来,算是同学间的一个小规模聚会吧。

李琴接到消息,连工作服都没来得及换,就匆匆赶来了。

在刘凯宿舍门口见到莫志刚的那一刻,她竟一句话也说不出。还是莫志刚自如,他伸出右手:“你好,李琴!”

“好,好,你好!”李琴应答着,心在翻滚:哦,太突然了,像梦境一般啊!

可这真的不是梦!自己日思夜想的人此刻就站在自己面前,而自己怎么表现得那么不知所措?

刘凯无意识地帮她解了围,“志刚,这是小崔,我的女朋友。”

“哦,你好,小崔!你的眼光不错啊,这小刘可是难寻的好人啊!”莫志刚望着小刘笑着说。

几个人说笑着走进刘凯住的单身宿舍。

莫志刚一眼望见室内的一角放着一台手风琴,不解地看着刘凯。刘凯笑笑:“是小崔的。”

“哦,你会拉手风琴?”小崔点点头:“刚学,拉得不好。”

“志刚,一会吃完饭,你来一段,你的手风琴拉得可是真好,你给她做个示范。”刘凯对莫志刚说。

“算啦吧,多少年没碰琴了,手指都僵硬了。”莫志刚感慨着。

“没关系,随便拉,伴随你的琴声我们大家好一起回味一番校园的生活,对吧!”李琴意味深长地说。

“好!好啊!”众人齐喝。

晚餐就在小刘的宿舍吃的,是从食堂买回的饭菜。小刘买了一瓶老窖酒,几个人边聊边吃边回忆着校园生活往事,吃得差不多了,他们几个就又叫莫志刚拉琴。

莫志刚缓步走到小崔的手风琴前,用手抚摸着冰冷的键盘,校园里的一幕幕的生活片段又跃于眼前。

他和李琴对视一眼,心里说着,“唉!才离开校园三年多,怎么觉得已经那么久远?亲爱的朋友,保重!

他挎上了手风琴,手指在试着音。片刻,醉人的手风琴乐曲有节奏地响了起来。流浪、风霜、苍桑、浪漫的气息布满刘凯宿舍的每一个角落:

黎明来临前

大地入梦乡

没有声响也没有灯光

唯有从街上还可以听到

孤独的手风琴来回游荡

唯有从街上还可以听到

孤独的手风琴来回游荡

琴声飘忽向

郊外的麦田

一忽儿又回到大门旁边

仿佛整夜它把谁在寻找

但它却始终也没能找见

仿佛整夜它把谁在寻找

但它始终也没能找见

。。。。。。

一首《孤独的手风琴 》乐曲在雪花飞舞的午夜飘荡,飘荡。。。。。。。

伴随着琴声,李琴和志刚的心在默默交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