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风沙吹过胡杨林

第23章 在沈阳的生活

风沙吹过胡杨林 焉画 1701 2015-03-03 08:14:22

  莫志刚他们这届毕业生毕业时,正值新中国建设如火如荼 ,举国上下百废待兴。莫志刚被分配到了沈阳冶炼厂。

这是一家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占时期,由“满洲矿业开发株式会社”投资筹建的企业,当时定名为“奉天金属制炼所”,是有色金属冶炼企业。1945年日本人投降后,生产处于停顿状态。新中国成立后,正式恢复生产,并集中了一大批科技人员搞研发。

莫志刚分配去的时候,正赶上企业要扩建改造,和企业的规划比较起来,技术人员不足是突出问题。那时候的工作基本是一个人当两个人用,加班加点是常事。

当时厂里分配给每个工程技术人员一套住房,房子很大还铺设的地板,是那种刷紫色油漆的地板。由于忙于工作,他们并没有顾得上去添置任何家具,家里唯一的一件家具就是一个大大的八仙桌,那是莫志刚在家加班工作时用的。在张媛的记忆里,他午夜前睡觉的时侯都很少,张媛心疼他,会在中间给他再做点吃的。

初到沈阳时,张媛也被这热火朝天的建设高潮所吸引,她也很想去工作。当时的工作非常好找,各行各业都在用人,何况张媛还有文化。可志刚叫她先不要着急找工作,原因是孩子没有人看管,那时候托幼机构还不健全,妇女出去工作的很少,基本都是男人上班女人在家看孩子持家。后来,志刚的工作越来越忙,基本顾不了家,张媛出去工作的事也就撂下了。

莫志刚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这使他暂时淡化了对李琴的思念,同样,夫妻之间的沟通也减少了,夫妻俩经常一天说不上几句话。张媛是明事理的女人,她知道丈夫忙,知道他很辛苦,便一个人照顾着孩子,一个人默默承担着整个家务,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把志刚也照顾得很好。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着,一晃一年多的时间就过去了。

刘凯来了,这叫志刚和张媛都喜出望外,一年多了在沈阳举目无亲,忙碌之余也不免会思念家乡,小刘来的正是时候啊。

更叫志刚高兴的是,他还可以通过刘凯了解一些李琴的情况。原来小刘和李琴分配在同一座城市,小刘被留在矿物系统机关,李琴则分到煤矿生产科,平时工作上有接触。

见刘凯来了,张媛高兴地下厨做了几个菜,志刚和小刘这两个老同学好哥们一边喝着一边唠着,聊着聊着志刚便提到了李琴。

莫志刚和李琴之间的微妙关系小刘心里是清楚的,他调侃地说:“我就知道你最关心什么?给你带来了。”说着,趁张媛不在跟前,将李琴的通讯地址给了莫志刚。接着又说:“过去的事就叫它过去吧,和嫂子好好过日子,嫂子人多好啊。”

看着李琴笔迹书写的通讯录,莫志刚疑惑不解,他迷惑地看着刘凯。

刘凯解释道,“是李琴知道我要到沈阳出差,就准备叫我给你捎封信,可不知为什么,我临走时她托人送来的是她的地址。”接着刘凯便向志刚介绍了李琴的一些情况。

李琴是直接去工作单位报到的,也是最早报道的。她自己要求到基层最艰苦的工作岗位去工作,组织上根据他的专业,给他分配到矿里的生产技术科。她一天也没休息就上班了。

她工作很努力,也很虚心,尊重老同志,单位口碑很好。但就是有点太要强了,有时候工作忙起来,吃饭不应时,落下个胃痛的毛病。还有,他们技术人员有时候根据工作的需要,会到井下做检查或测量,一般不要求女同志下井,可李琴自己非要要求和男同志一样,下井巡视一次不落。

有一次井下发生冒顶事故,她正好赶上,幸亏事故发现及时,人员都撤离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事后刘凯去看过她,并劝说她以后不要下去,可她说:为什么?难道我这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讲到这里,刘凯跟志刚说:“可犟了,谁说也不管用,原来在学校并没发现她这么犟啊!”

家里来了客人,小中奇也高兴起来,他给刘凯背诵弟子规:

“父母呼 应勿缓 父母命 行勿懒 父母教 须敬听 父母责 须顺承。。。。。。”

“好啊,厉害,都会背这么多了,知道什么意思吗?”刘凯欢喜地问他。

“知道,父母呼唤,应及时回答,不要慢吞吞地很久才应答。父母有事交代,要立刻动身去做,不可拖延或推辞偷懒。父母教导我们做人处事的道理,是为了我们好,应该恭敬地聆听。做错了事,父母责备教诫时,应当虚心接受,不可强词夺理,使父母亲生气、伤心。”中奇连珠炮似的,几乎是一口气说了下来,张媛、刘凯笑的哈哈的。

“哎呀,好小子,来叔叔奖励你。”刘凯赶紧拿出给中奇买的礼物。

“都是张媛教的,这小子也聪明,教两遍就会了。”莫志刚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