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风沙吹过胡杨林

第9章 兄妹相称

风沙吹过胡杨林 焉画 1459 2015-02-26 18:01:42

  同学们都走了,昔日里喧嚣热闹的宿舍楼一下子安静下来了。李琴站在空荡荡的寝室里,望向窗外,那是学校的小操场。放假以前那里很热闹,散步的、跑步的、打篮球的同学一波接着一波,现在空无一人。

李琴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孤寂,她想干点什么打发一下时间。她拿起拖把想先收拾一下室内的卫生,到了水池前拧开水龙头的一瞬间,却忽然想起了莫志刚。

他的换洗衣服他自己洗不了啊,他身边是需要人照顾的,他的家人肯定不会这么快地赶过来。想到这里,她关闭了水龙头,锁上房门,直奔医院而去。

莫志刚倒在病床上,心里想着刘凯应该到家了。由此又联想到儿子应该有一岁半了,应该会叫爸爸了,不知道长成啥样了?小时候的样子白白净净文文静静,谁都说像爸爸。想到这里,他又拿出儿子的照片反复看:小家伙,来爸爸亲一口,莫志刚对着照片亲了一口,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

他想起中奇小时候,哭闹的时候,他抱着他唱歌他就不哭了,还记得他睡觉时的笑,几个月的孩子睡梦中竟然能笑出声来。还有张媛这一年来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当初要不是她鼓励他支持他,他也许不会很快下决心到这里读书。

这是个识大体的女人,是个好妻子,也是个有主见的女人。结婚几年,两人还很少红过脸,过得是平平淡淡的百姓生活。她很爱干净,家里从来都打理都得干干净净,利利整整。做为女人她优点很多,无可挑剔,作为妻子,她也是好妻子。尤其叫外人看来,贤惠能干会持家。

可莫志刚却总觉得在她的身上还有种说不清楚的什么东西,叫你有时候无法和她把距离拉的更近,或许她骨子里的一种傲气?反正有时候你会觉得她是不可侵犯的。她不吵不闹看似顺从却是那样的不怒自威,是一种从内到外散发出的高贵气质。她懂礼数,很孝顺,虽出身大户人家,却没有一点娇气。总之这是个有教养的女人,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人。

这人生、这爱情、这感情,古往今来有几个能说得清的?这人生不可能一尘不染,没有一点杂质,就像水清则无鱼。这做人啊,是不是也不要太完美?要有一点点好,也要有一点点坏,有一点点懂事,也有一点点混迹,这样可能才会更有魅力,更韵味悠长?要不然怎么会有人总结出男人不坏女人不爱,那么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说:女人不坏男人不爱呢?

在莫志刚看来,张媛就是个几近完美的人。莫志刚对他的感情敬重多于爱,感激多于喜欢,夫妻生活,就像一汪平静的湖水,很少泛起涟漪。有人说这样的夫妻更长久,而一开始就充满激情爱得死去活来的,往往是曲未终人已散,最初的爱越像火焰就越容易被风熄灭。平淡、平凡等于持久。

不知为什么,这时候的莫志刚眼前忽然又出现了李琴的那双忧郁的眼睛,这是个叫人看上去便会顿生怜悯的女孩,如果说张媛的强势是天生就有的,那李琴的弱势肯定是后天形成的,是在成长阶段备受压抑所为。想到这里,志刚为李琴的不幸身世感叹。

“哎,干嘛呢,我的同学哥!” 想到李琴李琴就到, 蹑手蹑脚走到志刚身边的李琴,打断了他的回忆。

“哦,是李琴妹妹,不好好在宿舍休息,过来干什么?”莫志刚说。

说完两人都有一点点的惊讶,怎么就兄妹相称了?而且称呼得那么自然,还是不约而同地相互呼应。

“我没有什么亲人,以后你就做我哥哥吧,我看你又成熟又稳重,我就把你当哥哥了,你不会拒绝我吧。”李琴说着脸上泛起红晕。

“怎会呢,我父母生我们哥四个,没有女孩,我正好没有妹妹呢,以后你就是我妹妹了,遇到难处找哥哥就是了!”莫志刚说。

见志刚这样说,李琴高兴地直点头,然后弯腰拿起床铺下的脸盆,将志刚的换洗衣服往脸盆里一放。莫志刚知道她要干什么,赶忙阻拦,直说不行不行。可李琴一边往外走一边顽皮地说:谁叫你是我哥哥了,给哥哥洗衣服不应该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