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风沙吹过胡杨林

第27章 相亲改嫁

风沙吹过胡杨林 焉画 3251 2015-11-25 19:45:39

  张董氏很为儿子担心,也曾劝儿子离开,可张涛还挺愿意干的。感觉那么大的车由自己操控,能为矿山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是很神圣和自豪的。要说危险,那在矿山上工作哪都有危险,自己注意点就好了。

还有个重要的原因,张涛他谈恋爱了,他在这里找到了意中人,是小火车的售票员,俩人很投缘,正处于热恋阶段,很快就要领证结婚了。没办法,张董氏就只好督促儿子休息好。夜班时,白天把觉补足,保证夜班工作精力充沛。

张董氏很是吃惊,没想到张媛能找来,很高兴地张罗给她做饭。她叫张媛娘俩到炕上暖和。一边打听志刚的情况,一边问中奇怎么没带过来?

张媛一开始还忍着,当提到中奇后,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扑到母亲怀里失声痛哭:“妈妈,妈……中奇,中奇……”“中奇怎么了?啊!你快说……”“中奇他……怎么了?”“中奇他,得了白喉……他走了……”“什么?你再说一遍!”“中奇,白喉,死了……”

张董氏听清楚了,他的外孙得了白喉死去了,这是真的。她一个腚蹲坐在炕沿上,半晌说不出话来:他的可爱的大外孙没了,这也太突然了。可她知道女儿更痛苦,只好把悲痛埋在心底。

“别哭了孩子,这是一茬病啊,谁摊上了也没办法,认命吧!把美花照顾好,注意自己的身体,你还年轻,过几年再要一个。”呜呜!“张媛哭得更厉害了。张董氏哪里知道张媛雪上加霜的痛苦?张媛在流泪,母亲张董氏的心如刀割般地疼痛。

办理完离婚手续,送走张媛母女之后,莫志刚无精打采地回到住处。经历多重打击之后,他的精神几近崩溃,颓废到了极点。最终他一病不起,一个人不吃不喝好几天。那时,他总会听到一个声音跟他说:走了好,走了好,走了就没有痛苦,就没有牵挂了!是啊,走了就没有痛苦了,没有牵挂了!是那样吗?没有痛苦当然好,可没有牵挂我能做到吗?到哪里我也做不到啊!现在我都这样了,还在牵挂着我放不下的女儿。不!我要坚强起来!为了我的女儿,我要活着!我不能叫她这么小就失去爸爸!

精神的力量确实很强大,当你万念俱灰之时,当你一无所有之时,你选择了坚强,你选择不放弃,你的生命之火就不会轻易熄灭!

莫志刚没有选择放弃。他一个人挣扎几天之后,他的病果真一点点地就好了。病后他也想开了,一切顺其自然吧,一个人要学会面对,既来之则安之。他每天努力地工作,人累了,也就不想那么多了,打发时间吧。

刘凯和李琴还不知道志刚这边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志刚还会不时收到他们的信件。莫志刚也不想叫他们知道。尤其是李琴,家里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一定不能叫她知道,她知道会很痛苦的。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子,她比谁都希望自己过得好,这一点莫志刚是清楚的。这些事情的发生不能说是她的错,一切都是机缘巧合。

莫志刚一个人寂寞的时候就到中奇的墓前看看,和他说说话,他用这种方式和儿子交流。他想补偿对儿子的亏欠,也使自己愧疚的心得到少许安宁。别人给他提亲,他都婉言谢绝了。曾经沧海难为水!在他的内心深处张媛永远无可替代,这是在张媛离开之后他才体会到的。

张媛离开莫志刚,居住环境和生存条件都大不如从前。和弟弟、弟媳、母亲挤在一居室里,生活有诸多不便。尤其弟弟从事的危险职业,逢倒夜班,必须好好休息,可自己还带着孩子,有时会影响弟弟的休息。张董氏后来也知道了女儿离婚了,无能为力的她说服张媛的弟弟和弟媳,叫张媛暂时居住在这里。

在弟弟家住了一段时间后,她开始出去找工作。可在矿区,适合女同志干的工作太少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刚工作一周,美花就又病了。看到美花发烧,她就又想起中奇,害怕得不得了,日夜守护不肯离开半步。可这美花偏偏体质弱,三天两头闹毛病。这时候的张媛,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为了守护好孩子,她后来又先后找的几份工作也都没干长,不知这时候的张媛是否会后悔离开莫志刚,因为她目前正面临着生存的艰难。

不久,家里发生的一件事,促使张媛不得已作出一个她自己也无法相信的决定。

原来张媛弟弟结婚后,由于家里住的拥挤,他的兄弟媳妇就经常会回娘家住,对张媛也渐生怨气。设想一下,真的怪不得她兄弟媳妇生气,一个离婚带孩子的大姑姐,天天和他们挤在一起居住,又是遥遥无期的。她不改嫁,难道就这么长期住下去?所以,积怨到一定程度,她兄弟媳妇就爆发了,说这日子没法过了,要和张媛弟弟离婚。张媛弟弟和母亲左右为难,张媛好个劝说,承诺近期就搬出去。

劝停兄弟媳妇后,张媛来到了室外,漫无目的地在街上徘徊。到哪里去呢?那时候家家住房都拥挤,也没有对外出租房子的,房子都是单位统一分配的,一般都是一居室好几口人在居住。

望着这一栋栋的民宅,竟没有自己栖身之地,张媛伤心地流出了眼泪,蹲在街口一个人伤心地好一阵子的哭,她内心的苦啊,无法与人诉说啊!

人都说性格决定命运,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张媛太强势,自己做人又太完美。人们在衡量一个人的时候,往往习惯按自己的是非原则做标准,具体就是说某件事情我做到了,你没做到就是不对了;这件事情我不会去做的,你做了就是不应该了。等等,那么便会平添许多烦恼。越是趋于完美的人,烦恼就会越多。因为这样的人要求自己会很严格,按照要求自己的标准去要求别人,会发现很多人修养都不够,很多人都对不起自己。

张媛从小受过良好的教育,她完全具备温良恭俭让:温和、善良、恭敬、节俭、谦逊这五种美德。而“仁义礼智信”又是她一贯做人的道德准则。她做得太好了!他对莫志刚太好了!一心一意地对他好!当然她也期望他对她也是同样地好,一旦发现对方真正地辜负了自己,她不会宽恕的。刚强倔强的性格又会助推她的取向。

如今,张媛几乎是走到了死胡同,她和美花以后将如何生存下去呢?她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落到如此这般境地,她会选择重新回到莫志刚身边吗?她肯定不会!说死她都不会!她是“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弯腰”的人。

那她的选择是什么呢?

痛哭过以后,张媛痛苦地作出一个她以前想都没有想过的决定:改嫁!找一个忠厚老实可靠有住房的人把自己嫁出去!

她来到了李二婶的家。这李二婶是居民组的组长,是个热心肠的人。她以前就给张媛提过亲,被张媛回绝了。这次张媛主动过来,她心里就明白了几分。

“不是二婶说你,你早就应该走这一步,你看你还那么年轻,这样和他们挤在一起,哪天是个头啊?”李二婶心疼地说。

“不过,这里我认识的都是矿工,都是没有文化的大老粗,我看你文绉绉的,怕委屈了你。”李二婶边说边补充着。

“二婶,我现在就不能考虑那么多了,只要人品好,老实忠厚,能对我和孩子好,有个窝就行了。”张媛坚定地说。

李二婶认真思考着,把她认识的未婚小伙子都在脑子里一个个地过筛子。突然,她一拍大腿:“有这么个人,我看合适,这人厚道,心眼好使,能干活。工作干得可好了,年年先进,还是个党员,四八年的老党员呢!比你大两岁,没结过婚。”

“这么大了怎么没结婚?条件还可以啊!。”张媛说“家里太穷了,就在这后山住,相亲时女方到家一看就都吹了。”李二婶说张媛心想,那是个什么样的家呢?怎么会把相亲的都吓跑!

“可人是真好,人品一点问题没有!”李二婶以为张媛在犹豫,就又强调了一下。

可张媛却是点点头,表示可以看看。李二婶紧忙安排时间。

张媛抱着美花来到了李二婶的家,一推门便看见炕沿边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这男人看样子个头不高,身体挺结实的,见张媛进来他立刻站了起来。

“这是小李,李青山。小李今年是矿里的先进呢,是吧,小李?”李二婶向张媛介绍。

“不是矿里的,是,是我们车间的。”那男子腼腆地回答,两只手不知道放在哪里好。张媛看出这男子是个老实人,长得也挺面善的。

“我叫张媛,这是我女儿美花,一周岁多了。”张媛介绍自己。

“他认生吗,我抱抱她行吗?”

李青山说着从张媛怀里小心翼翼地接过美花,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美花非但没哭,反而冲他笑了笑。这一笑,把个李青山高兴的:“哎呀,她笑了,这孩子太招人喜欢了,闺女,你真是个好闺女啊……”

此时,张媛在心中已初步认定了这个人:这应该是个值得托付的人。

“你在矿上做什么工作?”张媛问。

“爆破,就是放炮。”李青山答。

“那很危险吧?”张媛有点担忧。

“还行,按规程操作,一般不会有危险。”李青山轻松的态度解除了张媛的疑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