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风沙吹过胡杨林

第26章 投亲到矿区

风沙吹过胡杨林 焉画 3341 2015-11-25 19:45:39

  莫志刚下了车匆匆往家里走去,天渐黑了,各家室内的灯光相继亮起来。他期盼着自己家的灯是亮着的,那温暖的黄色灯光他再熟悉不过的了。每次自己加班很晚回家,老远地望见的就是自己家中的桔黄色灯光,那灯光像一股暖流一样,温暖着他的心,推动他不由自主加快脚步。

啊,暖暖的灯光,你现在还会向我招手吗?你知道吗,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期盼你啊,你的女主人她在吗?她若在,就一定会燃亮你!

走近了,莫志刚走近了自己的家。他什么也没有盼到。

莫志刚在家休息了一个晚上,理了理自己的思路。他决定第二天先到西安张媛的小弟弟张明那看看,即使张媛不在那,他小弟也会提供他哥哥的准确地址的。

可他怀着很大希望找到张明的时候,却是非常地失望,原来这张明对家里的情况还没有志刚清楚呢。他出去读书时,正是家里困难的时候,他不愿给家里增加负担,生活就靠助学金维持。他怕母亲省吃俭用给他汇钱,所以,他平时只和姐姐张媛联系。他还一直以为母亲还在辽阳呢?

志刚失望返回。路上他又想起张媛有个表妹时而有联系。她表妹在抚顺矿务局医院工作,她也许知道张媛的去处,或许张媛就在那里?想到这,志刚日夜兼程又赶赴抚顺,结果又是失望而归。

莫志刚准备到单位再请几天假,下一步好到南芬去找寻。近半月来,莫志刚在找寻和等待中度日如年,人瞬间已苍老了许多。单位里同事都很同情他,大家帮他想办法。不知谁提到了街道办事处的李主任,说既然张媛叫把离婚协议交给她,那她一定会知道张媛的去处!不然怎么联系?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想到这里,莫志刚紧忙往街道办事处走去。

莫志刚见到了李主任。李主任五十岁左右,很干练的样子,她很热情地接待了莫志刚。莫志刚并没有开口问张媛去处,他先把和张媛之间的误会讲给李主任听,又诉说了这些天来找他们娘俩的艰辛,其间声泪俱下不能自持。

这李主任虽早有思想准备,受张媛之托轻易不会泄露张媛的地址,可也几度眼角湿润。她被莫志刚的执着感动,她很同情莫志刚的遭遇。感觉这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觉得两人分开也确实有些可惜,有些误会说开就好了。

她这么多年在街道工作,什么样的家庭纠纷都遇到过,在她看来,莫志刚和张媛之间的事情,真的不算什么事情,如果自己介入帮助调节一番,也许会破镜重圆?那天张媛走得太匆忙,自己想拦住,可张媛在气头上,听不进去,现在半个多月过去了,张媛也应该冷静下来了,所以她觉得现在调解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莫志刚忽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忙说对不起,可李主任还在沉思中,她在想怎样撮合效果更好。

莫志刚想:这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她不会告诉我的,我还是先不要问,不然她一口回绝,还真的就不好办了。

“李主任,我就是想见张媛一面,想亲自把我们之间的误会解开,想再看一眼我的女儿,如果她还坚持离开我,我也没什么遗憾的,我会尊重她的。”莫志刚说。

“小伙子啊,你是有诚心的,你也感动了我,那就这样办你看怎样?就是我写信叫张媛过来,说你同意签字离婚,不这样说她不会过来。等她来了,你和她好好谈谈,我在中间再做做她的工作。”

莫志刚很高兴,李主任能帮忙调解,这是他求之不得的。

的确,半个多月的时间,足够张媛冷静思考的。可张媛却是越是思前想后,越是更加憎恨莫志刚。以前对他的不满,从来就没有释放过,是一直压在内心的,是心里已经满满的,还是硬往里塞,塞啊!塞啊!一颗心就这样的眼看撑不住了,她还撑着!张媛哪怕任性地宣泄一把,也不至于弄成今天的样子。

接到李主任的信,张媛如释重负般地轻松,这多天她一直在盼这封信,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她也在为莫志刚担心,自己这一走,他不一定急成什么样?张媛是善良的,尽管她恨着他。另一方面,莫志刚终于想明白了,同意离婚了。不,他其实可能早就想离婚,只不过他开不了那个口,不管怎样,即将结束一段不堪回首的婚姻生活,是张媛真心地企盼。从此,莫志刚你也自由了,你可以毫无顾忌地去找李琴了,张媛在心里说着。

张媛早就感觉到莫志刚其实爱的是李琴。爱是自私的,是不可以瓜分的,是爱与被爱双方真实的感觉。莫志刚对她的冷漠,张媛心里非常清楚,只不过,为了孩子她在忍耐在维持。现在中奇没了,她不会再忍了!最可恨的是小中奇的最后时刻,莫志刚却是和李琴在一起寻欢作乐!我可怜的儿啊,你好可怜啊,你死不瞑目啊!就单从这一点看,我张媛永远都不会原谅你莫志刚,不会原谅!!

在张媛兄弟媳妇的陪同下,张媛抱着美花回到了沈阳的家中。本来天冷,不想带美花过来,但最终还是决定带孩子过来,叫她爸爸再看看孩子吧,给孩子多穿点就是了。

莫志刚在见到张媛母子的那一刻,心中百感交集,看着女儿熟睡的面庞,他大滴大滴的泪珠滚落下来,他梗咽着说:张媛,你们叫我找的好苦啊……

看到莫志刚憔悴的面容,张媛也有瞬间的怜悯,但只是瞬间。小中奇病危时痛苦的面容又浮现在张媛眼前。她,不会动摇!

街道办事处的李主任,很有信心满面春风地做着调节工作。可她碰到的是张媛,一个平时很能包容,善解人意的人,这时候却是油盐不进,任何说教在张媛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渐渐地,李主任的信心在消退,莫志刚也无奈地低下了头。他决定尊重张媛的选择:以前是自己对不起她,不要再难为她了,只要她开心就好。莫志刚站了起来,给李主任深深鞠了两个躬,拿起笔毅然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李主任的心里更是不好受,本想促成他们之间和好的,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局。

结束了,这段张媛用心经营的、莫志刚不想放弃的婚姻就这样结束了。留下的是终身的遗憾,是无法解开的误解!

也许真的是缘起缘灭天注定的?云散了还可聚,缘灭了还能重起吗?

在这个冬日里的黄昏,莫志刚最后亲了一下他的女儿美花,含泪目送张媛母女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在辽宁东南部,距山城本溪25公里处,座落着一座大型铁矿山,南芬露天铁矿。矿区总面积有20多平方公里。

南芬露天铁矿原叫庙儿沟铁矿,开采历史久远。有史料记载,采石炼铁记录最早始于辽金时代。“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对矿山实行了史无前例、野蛮掠夺式的开采。他们将河北、山东等地大批抗日战俘和政治犯用闷罐车拉到庙儿沟铁矿充当苦役。在恶劣的采矿条件下,大批矿工从事着超呼常人的繁重体力劳动,不断有矿工被摧残致死。

解放后,“庙儿沟”铁矿获得新生,同时改名为本钢南芬露天铁矿,成为本溪钢铁公司重要原料供应基地。铁矿恢复重建需要大批的矿业工人,当时便在全国好多地区招工,大批的青年人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张媛的大弟弟张涛就是其中之一。

告别了伤心之地,张媛怀揣着一颗伤痕累累的心,满身疲倦地来到了这里。她是去投靠她在南芬露天铁矿工作的弟弟张涛。

张媛下了火车,又倒了一段汽车,终于来到了南芬露天铁矿矿区家属住宅区。这里三面环着山,中间平坦些的地方,正在建设一栋栋的矿工家属住宅。除少数建成的外,四野除了工地就是荒地。凭着通讯地址,张媛好不容易才找到弟弟的家。

她的母亲张董氏因为无房居住,在张媛来之前已投奔到这里。原来,按当时土改的政策,张家的自住房是不用交公的,可张董氏是在土改前几年就离开张家了,土改时老太爷做主,把这套房子交了公。张董氏因没有资产,还偶尔做手工养家,因此被定为城市贫民成分。土改时,张媛的大弟弟在高小读书,毕业后就一直和母亲张董氏打零工维持生计。全国解放后,遇到南芬露天铁矿招工,就来到了这里。张媛的小弟弟几个月前考上西安的一所大学之后,张懂氏一个人便离开娘家也来到了这里。

这是一个只有一居室的砖瓦结构的平房。可能是刚建好房子没干透就住进去了,房子很潮,室内墙上都是霜。张媛的弟弟张涛在矿里开运矿石的翻斗车,是非常危险的工种。矿石是露天开采的,先用穿孔机在作业面上打孔,很深很深的孔,然后将炸药放进去,每天定点点燃爆破。那部分山体被炸碎后,再由铲车一点一点地装进翻斗车,然后由翻斗车运到一个固定的地方,最后由矿内火车运到选矿厂选矿。

矿山作业每个环节都很危险,事故率非常高,张媛弟弟张涛的工作危险在卸矿石的环节。矿石是由山上卸到山下的,就是运矿石的翻斗车,要开到一个固定的悬崖边上,卸下的矿石要滚落到山下。倒车的位置很重要,离悬崖远了,卸不下去不行,离的太近,卸矿石的时候,就容易连人带车滚落到悬崖下面。没有安全措施,全凭驾驶员个人技术掌控,生产不能间断,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作业。白天还好,晚上视野差,所以,大多事故都发生在夜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