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风沙吹过胡杨林

第22章 张媛的心结

风沙吹过胡杨林 焉画 3396 2015-11-25 19:45:37

  莫志刚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这使他暂时淡化了对李琴的思念,同样,夫妻之间的沟通也减少了,夫妻俩经常一天说不上几句话。张媛是明事理的女人,她知道丈夫忙,知道他很辛苦,便一个人照顾着孩子,一个人默默承担着整个家务,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把志刚也照顾得很好。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着,一晃一年多的时间就过去了。

刘凯来了,这叫志刚和张媛都喜出望外,一年多了在沈阳举目无亲,忙碌之余也不免会思念家乡,小刘来的正是时候啊。更叫志刚高兴的是,他还可以通过刘凯了解一些李琴的情况。原来小刘和李琴分配在同一座城市,小刘被留在矿物系统机关,李琴则分到煤矿生产科,平时工作上有接触。

见刘凯来了,张媛高兴地下厨做了几个菜,志刚和小刘这两个老同学好哥们一边喝着一边唠着,聊着聊着志刚便提到了李琴。志刚和李琴的微妙关系小刘心里也是清楚的,他调侃地说:“我就知道你最关心什么?给你带来了。”说着,趁张媛不在跟前,将李琴的通讯地址给了志刚。接着又说:“过去的事就叫它过去吧,和嫂子好好过日子,嫂子人多好啊。”

志刚一看地址的笔迹是李琴的,有些迷惑地看着刘凯,刘凯说,是李琴知道我要到沈阳出差,就准备叫我给你捎封信,可不知为什么,我临走时她托人送来的是她的地址。接着刘凯便向志刚介绍了李琴的一些情况。

李琴是直接去工作单位报到的,也是最早报道的。她自己要求到基层最艰苦的工作岗位去工作,组织上根据他的专业,给他分配到矿里的生产技术科。她一天也没休息就上班了。

她工作很努力,也很虚心,尊重老同志,单位口碑很好,但就是有点太要强了,有时候工作忙起来,吃饭不应时,落下个胃痛的毛病。还有,他们技术人员有时候根据工作的需要,会到井下做检查或测量,一般不要求女同志下井,可李琴自己非要要求和男同志一样,下井巡视一次不落。

有一次井下发生冒顶事故,她正好赶上,幸亏事故发现及时,人员都撤离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事后刘凯去看过她,并劝说她以后不要下去,可她说:为什么?难道我这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讲到这里,刘凯跟志刚说:可犟了,谁说也不管用,原来在学校并没发现她这么犟啊。

家里来了客人,小中奇也高兴啊,他给刘凯背诵弟子规:“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

“好啊,厉害,都会背这么多了,知道什么意思吗?”刘凯欢喜地问他。

“知道,父母呼唤,应及时回答,不要慢吞吞地很久才应答,父母有事交代,要立刻动身去做,不可拖延或推辞偷懒。父母教导我们做人处事的道理,是为了我们好,应该恭敬地聆听。做错了事,父母责备教诫时,应当虚心接受,不可强词夺理,使父母亲生气、伤心。”中奇连珠炮似的,几乎是一口气说下来,给个张媛、刘凯笑的够呛。

“哎呀,好小子,来叔叔奖励你。”刘凯赶紧拿出给中奇买的礼物。

“都是张媛教的,这小子也聪明,教两遍就会了。”莫志刚说。

刘凯看张媛一直忙活还没吃饭,就叫她上桌一起吃。张媛看中奇拿着刘凯买的冲锋枪乱突突的,怕影响他们同学叙旧,就没上桌,领着中奇到外屋去了。

莫志刚听了刘凯介绍的李琴情况后,心里不好受,她知道李琴是在糟蹋自己。毕业这一年多来,他没有收到李琴的来信,自己的通讯地址刘凯那就有,如果她要联系,找刘凯就可以了。没收到她的来信,以为她想明白了呢?

其实莫志刚的内心也是矛盾的,他若想知道李琴的地址,也是问刘凯就可以了,可当这种想法袭来的时候,他又想:算了吧,不要打扰她,再加上工作忙,就忽略了。

现在听刘凯介绍李琴的情况,他是真的心疼起她来:无依无靠无亲无故,一个人在那偏远的矿区不容易,还有她一往情深地对自己好,自己对她是不是有点太绝情了,临毕业那次约会又叫她那么伤心……

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给刘凯斟满酒,又把自己的酒杯倒满:“来,小刘,干了!”说完自己一仰脖,一杯酒倒进去了。“来,吃菜!”说着他给小刘夹一筷头炒鸡蛋,又把花生米盘子推过去:“吃,吃花生。”

他拿起酒瓶给小刘的酒杯又倒满了酒,然后他又要给自己倒,小刘拦他:“志刚,别喝了,你不胜酒力,这样,我饿了,我把这杯喝下去,咱们吃饭好吗?”

“不行,谁说我不能喝,我能喝。”说完就将酒杯倒满了。“来,兄弟,干了!”说完又一口干了下去,然后又往小刘酒杯里倒酒。小刘说啥不喝了不让他倒,志刚这时候酒劲上来了:“我,我问你,是不是我的好兄弟?你说是不是,不够意思你,不陪哥哥喝,是不是?今天你来了,哥哥高兴,你别叫哥哥扫兴,来满上!”

小刘无可奈何地陪他又喝了一杯。说,“这回行了吧,开饭吧,我真饿了。”

“饿了?饿了喝,喝,喝酒好了,酒,酒是粮**,不比什么都,都抗饿。”说着又去倒酒。

小刘没办法,就喊张媛,叫她把饭端进来,张媛进屋看到志刚喝多了,就说:“小刘饿了,吃饭吧,这酒明天再喝吧。”说着要去拿饭。

志刚拽住她:“去,去把那瓶二锅头拿,拿来,我们兄弟还没喝,喝,喝够呢,”张媛说:“那瓶明天喝吧,是不是小刘?”“是,是的,那瓶明天喝。”小刘赶紧接茬。“不,不行,明天喝我,我单位里还有,有一瓶,就,就要今天喝。”转身又冲小刘说:“怎么,你,你又退缩了,你不是挺,挺能喝、喝的吗?”说着起身要去拿酒。

小刘无奈,冲张媛使个眼色:“嫂子,那就去拿来吧,今天我陪大哥喝个痛快。”“哈哈!这话我,我爱听,像我兄,兄弟。”

小刘知道志刚平时不喝酒,也没有酒量,也就二两白酒的量。这眼看一瓶老白干快见底了,也就是喝有快半斤了,已经过量了,不能再喝了,他给张媛使眼色,是想变通糊弄志刚一把。

果然张媛心领神会,进来说没找到,说后来想起来了,送人了。

只见志刚冲张媛吼:“你,你安的什么心,明知道我,我兄,兄弟来,你,你还送人,我……”说完站起身来就要冲张媛去,小刘忙拦住,张媛刚要发火,却看见志刚砰地坐下,趴桌子上就哭起来,嘴里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兄弟,她把酒送,送人了……”

小刘知道志刚心里不好受,他对张媛说:嫂子,他喝多了,你别生气,家里有绿豆吗,你去熬点绿豆水,给他醒醒酒,张媛应声出去了。

小刘把志刚扶起来,说:“不叫你喝你偏喝,看看,喝多了吧。”志刚说:“小刘啊,我,我啊没喝多,我是心里,心里难受啊!”说着眼泪又是簌簌地往下流,止也止不住。小刘陪他一会,看天已很晚,只好告辞了:“志刚你没事吧,太晚了,我得回去了。”志刚摆摆手,那意思:你走吧,我没事。小刘又嘱咐张媛要给他多喝点绿豆水,方才走开。

张媛熬好了绿豆水,来到志刚跟前,却发现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便喊他:“志刚,志刚,醒醒,快醒醒把绿豆水喝了。”莫志刚恍恍惚惚地听到李琴在喊自己,便想抬头找寻,嘴里说着:“李琴,李琴,我在这呢……”

张媛听得清清楚楚,李琴这名字她也记得很清楚,那个在志刚宿舍里见到的大眼睛的女同学。听到志刚喊李琴,张媛愣在了那里:这莫志刚平时是不喝酒的,和同事朋友聚到一起偶尔喝点,也从没醉过,也许这次的醉酒就和李琴有关,刘凯带来了什么消息叫莫志刚醉成这样?

明天一定问问刘凯。但此刻还是得叫他把绿豆水喝下去,不然醉酒严重会伤身体的啊,想到这里,张媛强行扶起志刚,可能是渴了,也可能潜意识里还是把张媛当成了李琴,志刚把一大碗绿豆水都喝了下去,张媛心里松了一口气。

志刚被张媛用力扶到床上,张媛帮他脱了衣服盖好被子,他便就又沉沉地睡着了。

张媛一夜未眠。她一方面是担心志刚喝多了怕有什么意外,不敢睡。一方面是志刚酒后呼唤李琴搅得她心乱如麻无法入睡。她回忆起了和丈夫结婚这么多年的点点滴滴。

张媛清楚地记得,刚结婚时莫志刚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什么事他都依附着张媛。可也是的,那时他还是个中学生,正在国高读书。张媛是个有主见的人,年龄也比他大两岁,遇事会更有主张。更多时候她把他当弟弟去照顾去保护,而他也一定会不知不觉中把张媛当成了姐姐。

真正的感觉到夫妻间的情感,那是在家庭遇变故,志刚父亲被收审,他上大学前那个阶段。张媛感觉他瞬间成熟起来,有独立性有责任感肯于担当了,像个大丈夫的样子。那段时间虽然短暂,可夫妻俩却携手度过值得终身回味的一段时光,也就是那段美好的时光支撑着张媛苦等苦撑着走过独守空房的几年。

丈夫假期不回家度假,她理解他,他知道他要强,她也希望他以学业为重,古人成大事者有几人是痴迷娇妻美妾的?所以,他莫志刚要做的事情,一定是有他的道理的,做妻子的谁不盼望丈夫能出人头地?可现在张媛对当初自己坚守的自己认为正确的这些看法,却有了疑惑,这只缘于莫志刚酒后对李琴的一声呼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