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风沙吹过胡杨林

第21章 在沈阳的生活

风沙吹过胡杨林 焉画 3315 2015-11-25 19:45:36

  同学们走了之后,莫志刚和儿子中奇玩起了捉迷藏。

房间小转不开,他就拿件衣服挡住自己,口中喊着:中奇,爸爸呢?叫中奇找他。中奇每次都是一把薅下那件衣服,然后指着他的鼻子尖大声喊:在这了!然后父子俩笑作一团。

玩着玩着,志刚突然一把抱住儿子,眼泪止不住地流淌下来。他心里说着:好儿子啊,爸爸永远不会离开你的!永远不会离开你和你妈妈的!

张媛看父子俩玩得那么开心,心里也一块乌云散了:看来是我看错了,志刚挺好的啊!

莫志刚对张媛说:“我给你写信说的那件事情,学校那边有点变动,延到开学了。”

“你是说你有时间了,不忙了……”张媛有点没听明白。

“我是说这个假期我可以回家了!”莫志刚认真地说。

“真的?”张媛还有些不相信,“真的。等学校一放假,我们一起回家!”莫志刚亲切地望着妻子。

“天啊,太好了!”张媛高兴地抱起儿子:“听到了吗,中奇,爸爸要和我们一起回家,一起回家了!”当天莫志刚住在旅馆里,享受着久违了的天伦之乐,他的心又回归到了家庭。

一晃假期过去了。开学后,莫志刚和李琴就像商量好了似的,彼此再没有联系。这样一直延续到毕业前夕。毕业分配方案下来了,由于全国刚刚解放不久,祖国建设第一线需要人才,所以多数同学被分配到国有工业企业,李琴被分配到黑龙江的一个大型煤矿,莫志刚被分配到沈阳冶金局的下属企业。

就要毕业了,就要奔赴祖国生产建设第一线,为新中国建设添砖加瓦了,同学们的心情是振奋的。但想到在一起朝夕相处了三年的同学就要各奔东西了,日后再见一面也就不那么容易了,所以又有些伤感。

莫志刚的心情更是沉重一些,他和李琴各自分配的工作单位距离太远了,又不是一个系统的,日后见面就太不容易啦。这李琴说来也是真够可怜的,无依无靠,没有亲人,以前是把我当亲人,可她还能拿我当她的亲人吗?

应该找她谈谈,别说还有那么一段感情,就是普通同学,也应该告告别吧。应该跟她说一声,我还是他的哥哥,她那么柔弱,我怎么忍心叫她遇事时孤立无援?想到这里,莫志刚吃晚饭时递给李琴一张字条:今晚七时小操场见。李琴看后使劲地点点头。

初秋的晚上,气候清爽怡人,同学们三三两两地在外边散步。学校小操场的一角,李琴已等候在那里。这个地方曾经是他们以往幽会的地方。触景生情,莫志刚的心中掠过一丝惆怅,已经有一年时间没有来到这个地方了……

他放慢了脚步,先说点什么呢,以前聊不够的话题,现在不能说了。对了,她的行李还没托运吧?问问她。想到这里,他加快了脚步。

“对不起,我来晚了,你早来了吧?”莫志刚先打了招呼。李琴没说话,转过身去,后背对着志刚。

“你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吗?”李琴还是没吭声。莫志刚伸手拍拍她的肩膀。李琴转过身就扑到志刚的怀里哭起来。

莫志刚慌了,她没想到李琴会这样,当时天色也不是很晚,周边还有同学在散步,他紧忙说:“快别这样,叫人看见多不好,你冷静冷静,啊,冷静冷静,听话!”

“我不管,看见就看见,我都快看不见你了,我心里难受啊!”李琴越哭越厉害,急得志刚不知如何是好。

他说:“你看我哪里好啊,你别犯傻了。”李琴还是哭。

他又说:“这么长时间我以为你想明白了呢,你好糊涂啊!”

此时的莫志刚心里别提多难受了,李琴的悲哭在撕扯着他的心。这一年来,他什么时候忘记过她,内心的那丝牵挂何时断过?有几次也曾和李琴哀怨的目光碰撞过,可理智告诉他你不可以冲动。

就这样看似断了,这心还连着,真是割不断理还乱啊!看李琴今天的样子,他的心也要碎了,面对这么痴情的女孩子,这么拿你为重的女人,莫志刚还能无动于衷吗,不能那么绝情啊,想到这里,他真想抱紧她,像以前一样。可他没有,他对自己说:你不可以这样,无论为张媛和孩子着想还是为李琴着想,你都要止步,你已经错过一次了,你不能再错第二次。

莫志刚后退两步,用手轻轻扶住还在流泪的李琴,并把自己的手帕递给她。看李琴情绪平复一些了,他对她说:“对不起啊,李琴,我们不能,不能再回到从前了。我想你也一定和我的想法一样,只是有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说真的,我很感谢你对我的信任,你对我好我心里都清楚。同样,你在我的眼里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姑娘。你很善良很懂事,很会关心人体贴人,我们俩也有很多的共同语言,很能谈得来,正因为这样,我们也曾经走得很近。可是,我们确实不能再……”

莫志刚看了一眼李琴继续说:“我有家庭,我不能给你婚姻,不能耽误你。你年轻,有很好的前程,工作以后,找个合适的人,结婚生子过日子,每个人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所以,你若还把我当哥哥待,你就听哥一句劝,忘掉我,开始你崭新的生活,哥哥在远方祝福你,你会得到你应有的幸福的!”

听完莫志刚的一番话,李琴什么也没说,将手帕还给莫志刚,转身就往回走。莫志刚知道她没想开,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天已经很晚了,莫志刚便一直跟随她到宿舍楼门口。看她进去了,才放心地离开。

李琴进了宿舍楼,先没有上楼,直奔一楼的水池。看四周无人,便不收敛了,任凭委屈的泪水不断线地流淌,难受得呜呜地哭出声来。她怕别人听见,便打开水龙头,一边洗着脸一边哭,洗了很久,已分不清脸上流淌下来的是水还是泪。

回到宿舍的莫志刚也一样的心情不好受,一夜没有睡好。他知道李琴生气了,他放心不下她,一早就来到她的宿舍看望。李琴和同宿舍的同学正在忙着收拾东西,他便上来帮忙,帮大家把行李打包捆好,然后大家坐着说说话。问清楚了李琴离校的日期是在自己之后,他便决定晚走两天,她要把李琴送走后自己再走。

同学们陆陆续续开始离校了,莫志刚送走了一拨又一拨。李琴也该走了,他来到她的宿舍帮他搬行李,然后去火车站托运,一切办好了,也就快开车了。他目送着李琴上车,李琴站在车门口向他挥手告别。

“李琴,日后生活中遇到难处,给我写信啊!”

“知道了,我会的,你也要多保重啊!”

火车启动了,志刚一直挥着手,直到列车在视野中消失。

李琴走了,莫志刚的心空落落的。刚才忙忙活活不觉得怎样,现在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痛苦,是一种心痛的感觉。他恍恍惚惚地回到了学校,空空荡荡的宿舍楼就剩下了他自己。

他是明天一早的火车,看时间该吃晚饭了,他来到了食堂。食堂里学生很少,他打了一份饭独自在那吃。他习惯地往靠窗的座位望去,他仿佛看见了李琴还坐在那里,她那看似不经意间地回眸,是那么的清晰。志刚叹了一口气:这以后,真的是天各一方了,再见一面真的不容易了。他承认,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地思念李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其实是离不开她的。

因志刚他们这届学生的离校,校园里比平日冷清不少。莫志刚徘徊在校园的小路上,心想,再看看这里吧,明天就要和这里的一切再见了,这是自己学习生活过的地方,在这里自己学到了报效祖国的知识,在这里自己认识了李琴,他生命中那份炽热的火一样的爱就发生在这里。虽然是短暂的,却是甜蜜得令人陶醉。记住它吧,放在心底!再见了,李琴!再见了,这里的一切!

第二天一早,莫志刚扛着行李离开了,离开时,他的眼睛湿润了。

莫志刚他们这届毕业生毕业时,正值新中国建设如火如荼,举国上下百废待兴。莫志刚被分配到了沈阳冶炼厂。

这是一家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占时期,由“满洲矿业开发株式会社”投资筹建的企业,当时定名为“奉天金属制炼所”,是有色金属冶炼企业。1945年日本人投降后,生产处于停顿状态。新中国成立后,正式恢复生产,并集中了一大批科技人才搞研发。

莫志刚分配去的时候,正赶上企业要扩建改造,和企业的规划比较起来,技术人员不足是突出问题。那时候的工作基本是一个人当两个人用,加班加点是常事。当时厂里分配给每个工程技术人员一套住房,房子很大还铺设的地板,是那种刷紫色油漆的地板。可由于忙于工作,他们并没有顾得上去添置任何家具,家里唯一的一件家具就是一个大大的八仙桌,那是莫志刚在家加班工作时用的。在张媛的记忆里,他午夜前睡觉的时侯都很少,张媛心疼他,会在中间给他再做点吃的。

初到沈阳时,张媛也被这热火朝天的建设高潮所吸引,她也很想去工作。当时的工作非常好找,各行各业都在用人,何况张媛还有文化。可志刚叫她先不要着急找工作,原因是孩子没有人看管,那时候托幼机构还不健全,妇女出去工作的很少,基本都是男人上班女人在家看孩子持家。后来,志刚的工作越来越忙,基本顾不了家,张媛出去工作的事也就撂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