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风沙吹过胡杨林

第28章 黯然而归

风沙吹过胡杨林 焉画 3185 2015-11-25 19:45:40

  “你看到了,我带个孩子……”张媛看着美花说。

“我喜欢小孩,我特别喜欢小孩,我工友在我这个年龄孩子都上学了……”李青山诚恳地说。

“嗯……”张媛若有所思。

“我没有文化,从小家里穷,没念一天书,现在在矿里的识字班学习呢,认识100多个字了。”李青山很有成就感。

“哦,认识100多啦!很快你可以看报纸啦。挺好的啊,坚持吧!”张媛鼓励他。

“就是家住得太远,学习有点不太方便。”李青山很实在。

“你家住哪里啊?”张媛问。

“黑梁沟。沟里最远的那户人家就是我们家。山路要走2个小时才能到矿里。”见张媛迷惑,李青山就又补充一下。

“那你每天要走两个小时去上班,下班再走两个小时?还要上一天的班,够累的啊!”张媛有点同情他了。

“山里人,走路习惯了,不觉累。”李青山乐呵呵地回答。

“青山家是远,可他家那疙瘩啊,山梨、山里红、山核桃、山葡萄有的是!我每年都去采。”李二婶补充。

“是啊,等秋天天降温了,山葡萄叫霜打后可甜了。到时候我给美花采摘点。”李青山很热情。

“哦……呵呵,那好啊,谢谢!”张媛若有所思。

“你们单位不分房子吗?你总这么远上班很不方便啊。”张媛又问道:“分房子的,但必须是结婚以后才可以申请。我是矿里的老人了,如果结婚了的话,早就分到房子了。”李青山回答。

“哦,得结婚才能分到……”张媛在思考。

“这矿里男的多,女的少,对象不好找。我家里又是农村的,很穷,没人愿意跟我,就一直没有结婚。”李青山解释。

两个人唠到这里,张媛把一切都弄清楚了。李青山老实忠厚,看上去也是通情达理之人,嫁给她应该不会屈了美花;他是矿里的老职工,会很快分到一套住房,嫁给他自己和美花就有了栖身的地方,生活也就有了着落,再也不用和弟弟一家挤在一起了。至于两人的社会背景文化差异,就不能考虑了,到什么时候说什么话吧,落魄的凤凰不如鶏,认命吧。现在所做的一切只能是为了生存,为了把美花抚养成人!

不久,张媛和李青山结为夫妻,李青山单位分配给他一套一居室的住宅,张媛的生活算是安定了下来。那时张媛年整三十,美花一岁半。从那一天起莫美花叫李美花。

莫志刚比任何时候都盼望着这一年的“五一”国际劳动节的到来。因为过节有一天的假期连同星期天串休,他就可以休两天。他想利用这个时间去看看女儿美花。

算起来张媛带女儿离开家已经一年多了。他很想念她们,不知他们目前过得怎样?心里惦记得很。离计划出行的日子越近,这种思念愈是强烈。有时候,他真的要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恨不得立马就见到她们。

他脑海中闪现过无数次美花的画面,都是她小时候几个月大的样子。她现在应该有2周岁了吧?应该是变化很大的。应该早就会走了?早就会叫爸爸妈妈了。不!应该能会说很多话了。他走在街上,看到那么大的小孩子,就会刻意观察一会,会感到很亲切。

为这次计划中的探望,他做足了准备。他把每个月的工资基本都攒了起来,准备过去时带过去。他决定给女儿买两条漂亮的花裙子。过了“五一”,夏天很快就到来了,美花就可以穿上漂亮的裙子玩耍了。

从来不逛街的莫志刚开始浏览百货商店,他要把商店里最漂亮的裙子买来送给女儿美花。终于,他在一家百货店遇到了他心仪中的漂亮的裙子,他高兴地买下了两条。营业员建议叫她买大一点的,说小孩子长得快。他听从了建议,买了大一号的。可一转身他又觉得不妥:太大了!她穿上会很不合身的。马上回来又买了两条正合身的,这才满意地离开。

“五一节”到来了。莫志刚一大早就赶到了火车站,他要乘坐最早一班火车赶去。

沈阳到本溪的距离不是很远,如果火车不误点,两个多小时就可以到达本溪市,三个多小时可以到达南芬站。麻烦的是从南芬小镇到矿区的车不是很多,如果赶巧下车就遇到发往矿区的车,那就再有半个小时就到达了。但多数时候你是赶不上的,尤其对于一个初来咋到的人,你打听路还得需要时间的啊,所以来去就得占用一天的时间。这是莫志刚要赶到“五一”过来的主要原因。

莫志刚下了火车,往出站口走去。这时他发现多数人却是往相反的方向走,他们连跑带颠地横跨铁轨,有的人甚至从停着的列车底下钻过去,好危险啊!后来他才知道他们是为了赶赴通往矿区的小火车,如果错过了,那就需要再等很久。

莫志刚肯定是错过的了,他颇费一番周折来到了矿山家属区的时候已经下午3点多了。他手中拿着张媛留下的地址在认真地寻找着,可是转来转去就是找不到。这里的房子太雷同了,好多新建的房子都没有标注街牌号。怪不得自己在办理完离婚手续后,向张媛讨要这个地址时,张媛不愿意给,她说不好找,你来了可能也找不到。

眼看天色渐晚,他这个急呀!想找个人打听一下,可周围一时还没有人,他就只好厚着脸皮去敲一户人家的门。说来也巧,这不是别人家,正是给张媛介绍对象的李二婶的家。

“张媛我认识,有个孩子叫美花。”李二婶肯定地回答他。

“哦,对呀对呀,就是她!她住在哪里?您一定知道了,请大婶快告诉我!”莫志刚面露喜色。

“她现在不住这了。”李二婶看着莫志刚拿着的通讯地址说。

“那她现在住在哪里?”莫志刚急切地问。

“你是她的什么人,从哪来的?”李二婶打量起他来。

“我,是,是她的一个远房弟弟。”莫志刚犹豫了一下:“我从北边过来的,走了一天了。”

“哦,我们这地方不好找啊,过来一趟不容易。这样,你随我来,我给你送过去。”李二婶热情地领着志刚往张媛家走去。

“你这个姐姐啊也是个命苦的人,离婚了,一个人带孩子过不容易……”

“是啊!”莫志刚叹口气。

“现在好了,我给她介绍的这个对象啊,人可好啦。对那个美花比自己亲生的还好。”

“你说什么,什么对象?”

“哈哈!看来你还不知道,张媛又结婚了,都结婚半年多了,对象是我给介绍的。人挺好,拿他们娘俩可为重了,对美花比亲闺女还好。是矿里的老工人,就是没文化大老粗……对了,现在张媛又怀孕了,再过两个月也就生了……”

这个消息太意外了,张媛这么快就改嫁了?嫁给一个矿工!那么清高的张媛嫁给一个矿工!这怎么可能?莫志刚的头嗡嗡地响,片刻他沉静下来:“这是真的吗,您说的是张媛吗?”

“这还能错了?对象就是我介绍的……哦,到了。你看那片红砖房,最后边的那栋,右边数第一家就是。”

“知道了,我能找到了,谢谢大婶子,您请回吧。”

“没有几步道了,我送你过去吧。”

“真的不用,我自己能找到。”志刚坚持要自己过去,故而停住脚步。

“那也好,我就回了。”

“谢谢婶子。”志刚给李二婶鞠了一躬,目送李二婶走远才缓缓往张媛家走去……

望着李二婶的身影远去,莫志刚脚步沉重地往张媛家走去。几十米的路他走了足有一刻钟,耳边李二婶掷地有声的话语一直响在他的耳畔:“哈哈!看来你还不知道,张媛又结婚了,都结婚半年多了。对象是我给介绍的……人挺好,拿他们娘俩可为重了,对美花比亲闺女还好。是矿里的老工人,就是大老粗没文化……”

“现在张媛又怀孕了,再过两个月也就生了……”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莫志刚无论如何不相信,这未免太荒唐了吧!莫志刚对自己说。

眼看就要走到了张媛的家门口了,已经可以望见他家的木栅栏小院了,莫志刚停住了脚步。他的心在砰砰地跳,他要叫自己平静下来。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才慢步走到她家门口。顺着栅栏的缝隙,他看到了美花,看到了他日夜思念的女儿。

女儿长大了,长高了,可小脸蛋还是那样细白粉嫩,一双笑眼笑起来还是那么好看迷人。她在院子的小板凳上坐着,手里拿着一本儿童画册,她在喊爸爸:“爸爸,讲故事!爸爸出来,我要听故事!”

莫志刚在心里答应着:“女儿,我的女儿,你等着,爸爸给你讲!爸爸一定给你讲好多好多的故事!”

只见一个个子不高身体壮实的中年男子从屋里走了出来,他手中拿着一个小板凳,在美花对面坐了下来:“来,美花,爸爸给你讲故事!”

“从前啊,有个大老虎……”

“我不听,不听这个,我要叫你讲这书里的故事!”

男子面露难色,但还是拿过了那本书。他翻开以后开始给美花念,可能是有不认识的字,他念着念着,便会不时的突然停住,美花一副着急可怜的样子。莫志刚的心在流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