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163.优雅出场(求首订)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柒艾堇 2032 2015-09-21 22:44:35

  白金五星级标准的君越国际酒店气派超然,雄踞商业及休闲中心地带,俯瞰整个A城,磅礴大气,大有一种舍我其谁的狂傲资本。

酒店设有四百余间超豪华客房均配有最豪华的布艺、家具和设施,以浓重而不失活泼的色调、奔放且大气的布局、近似自然优美的线条,给每一位客人豪华舒适、至尊至贵的体验。

君越国际酒店内,花团锦簇,一座美轮美奂的喷水池立在正中央,美酒佳肴丰盛多样,进出的宾客全是政商界的名流,气氛沸腾到最高。

刚下车的景清漪,缓缓站定,她一袭纯白色的单肩长裙,美丽的锁骨在霓虹灯下若隐若现,裙子的衣料白得仿佛透明,微微反光,就像天使的翅膀,却一点也不暴露。裙子的下摆是由高到低的蕾丝弧线,优雅地微蓬起来,露出少女那双如玉般洁白修长的美腿,裙角坠着水晶钻,星星点点的钻石,恍如无数美丽的晨露。她优雅地笑吟吟的站在门口,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微笑着和来往的客户点头示意,她在商界名流的脸上转了几转,这少女容貌秀丽之极,当真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与贵族的气质,沁着清幽雅兰之香。

她优雅而高贵地踏进宴会大厅,放眼望去,展开的是一个风格奢华的阔大空间,天花板上华丽的水晶吊灯,每个角度都折射出如梦似幻斑斓彩光。

华美的欧式桌椅、小巧精致吧台,都漆成纯白色,处处散发着贵族气息。每张桌子上都摆放着一个白色的瓷花瓶,花瓶里粉色的玫瑰柔美地盛开,与周围的幽雅环境搭配得十分和谐。

景清漪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宴会中央的景铭城,着一身纯黑色的中山装,精神矍铄,双手柱着雕花拐杖,他那花白的头发下面,仍然是那宽大的额头,由干严肃而在眼角,包括内眼角与鼻梁相接的地方出现了太深的皱纹的眼睛。眼睛是不会老的,黑白分明。正是这黑白分明的眼睛和略略翘起的嘴角,使这张严峻的面孔上流露出了温暖。

景铭城精神矍铄地站在门口,微笑着迎接宾客,雪白的长眉在灯光下灼灼颤动。

景清漪忽然间觉得这一刻很感动,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生出感动这种情绪。

自从上次质问过后,景铭城有多次打电话给她,可是,她因着心里那层芥蒂,她没有接,现在想起来,她的心间滑落着丝丝缕缕的愧疚。

他再怎么做,前提都是为了她好呀!

虽然当时那般做确实是伤害了她,那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她,怎么能够忍心要一个疼惜自己的人来承担她心里的委屈呢?

想来,她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不孝孙女呢!

“爷爷。”想到这里,景清漪收起脑海里纷乱的思绪,她快步迎了上去,走到景铭城的右手边,她微抬起双手,扶着他的右臂,轻声柔柔地呼唤了一声。

“清漪,你来了呀!”景铭城笑嘻嘻地看着景清漪,他的脸上镶着一双慈祥的眼睛,笑起来就像一对月牙儿,想起这段时间来,他的心里仿佛被个无形的大石压住,再想起那段伤痛的过往,内疚、懊悔敲击着他的心,看着她一副没事人的样子,他心下还是松了一口气,关爱的眸子里藏匿着深深的不安,他语带忐忑地问,“那件事……已经……消化了吧?”

“嗯,基本上已经消化好了。”一种惭愧、内疚、痛心和崇敬的混合之情,像海潮般地冲击着景清漪,她的脸火辣辣地发烧,一肚子的懊悔、伤心,话不知从何议起,面对一直关心着她爱护着她的爷爷,面对那段回不去的过往,她虔诚地忏悔着,“不好意思,那时候很激动,也没顾虑到你的感受就责问你。”

“没事,没事,只要你能想通了就好。”景铭城的心一直悬着,这下终于可以落了下来,他开怀大笑了起来,满脸的皱纹都堆了起来,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两只深陷的眼睛,深邃明亮,看上去很有神;头发很却很整齐,他忙不迭地抬手轻轻地拍着景清漪的手背,轻声诉说着,“自从你问我那段过往,这一段时间,我一直心里有愧,心里总是忐忑不安,想见你,又怕见到你,一见到你,担心你还在记恨这些事情,总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

景铭城缓缓说出的那些窝心的话语,字字句句像铁锤一样,一下一下地有节奏地打在景清漪的心上,沉重得让她无地自容,心生懊恼,无限懊恼。

这件伤心的过往就像是她在长满荆棘的路上采摘的一颗苦果。

她从不后悔曾经咀嚼过它,让它那苦苦的汁液刺激着她的神经,渗透进她的血管。

“恩。”景清漪重重地点了点头,轻蹙了蹙眉,她当然也不想景铭城再沉浸在以往的悲伤里,她转悠着乌溜溜的眼睛,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像映在溪水里的星星,她的唇角上扬出一抹美丽的弧度,她扬起声音说,“爷爷,您今天很帅气哦!”

“哈哈,你这个小妮子,就知道说这些好听的来奉承我巴结我。”景铭城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悄悄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他状似气恼地轻拧了下景清漪的耳朵,他轻声咳了咳,嗔怪道,“清漪,今天怎么这么乖啦?不用我提醒,就早早地到了宴会!”

豪华的大厅里,灯光璀璨,宾客云集,香衣云鬓,酒色飘香!

实木桌上摆放着一个白色的瓷花瓶,花瓶里粉色的玫瑰柔美地盛开,处处散发着贵族气息。

景丽欣身穿一袭紫色长裙,长长的裙摆拖在地上,灿灿生光,衣料是极为光滑的丝绸,贴出凹凸有致的曲线,头发编成样式华丽复杂的长辫,雍容华贵,她缓缓地朝着景清漪这边的方向走了过来,她的那双眼顾盼生辉,流光溢彩,美丽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