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059. 不期而遇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柒艾堇 2059 2015-07-28 08:00:03

  咖啡屋内伴随着淡淡的、优雅的轻音乐,空中散发着浓浓的咖啡香味,使人留恋往返,沉醉其中。

“景小姐是风尘仆仆地来了,第一句话就是致歉。”贺风扬自信地挑着眉,深邃的眸光朝着远处望了望,他那长着柔软汗毛的嘴角上含着沉思的、出了神的、似笑非笑的笑意,他沉声叙述道。

贺明扬抬眼,目不转睛地盯着贺风扬,他的右手闲适地放在桌上,轻轻敲着桌面,发出几声清脆的声响,那意思俨然就是静待后续发展。

“我试探地问她,是否愿意和我结婚。”贺风扬顿了顿,饶有趣味地看到贺明扬温文尔雅的面庞变得愤怒起来,仿佛就是一只暴怒的狮子一样,他这才见好就收,轻声解释道,“这句话我是刻意问的,我知道你已经对她是情根深种,但她同意与我相亲,那我对她的人品可是大打折扣了,我当然为了你要测试一下她的人品啦。”

“清漪这个人我很了解,她答应相亲,只因拧不过家里的要求才会去的,相当于走个过场而已,并不是真的想要调金龟婿。”贺明扬并不领情,他的脸上已染上几分的怒气,眉宇间流露出深深的坚定,他的嘴角微微朝下弯着,轻哼一声,沉声警告道,“表哥,我谢谢你这么为我着想,但以后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做了,我也不需要你为了我而去试探他,于她于我而言,都是极不尊重人的做法。”

“那这是我自作多情啦。”贺风扬轻笑了声,并不在意贺明扬的不领情,他微微张开嘴唇,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把那话说出口来,他的上嘴唇往上吊起,有笑意,也有倦意,他仍是一脸的不正经,自我调侃道,“安啦,以后不会再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景小姐确如你所说的,她拒绝了,她不愿意将就一段没有感情的婚姻。”贺风扬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大口的咖啡,让涩苦的液体在喉管里流淌着,他顿了顿,再次开口说。

贺明扬听了,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眼睛闪亮着,眸光里透过一丝得意之感,一种热乎乎的感觉涌上他的心。

*

回到公寓后的景清漪将车停在了停车场,可她并没有急于回去,而是独自一人沿着弯弯曲曲的幽径——石头路来到小区附近的公园里,悠闲地漫步其中,她的双手随意自在地剪在身后,微仰着脑袋,轻合上眼,感受着清风的吹拂和温柔的抚摸,远远望去,满脸含笑的她,那红润的脸上闪着动人的光彩,就那般悠然自得,恣意盎然,她慢慢地朝着前方的方向走去,两旁郁郁葱葱环绕着的绿树,让人感到清新写意!

就这样如此简单的生活,能做着自己喜欢的职业,有着疼惜她的家人,她便觉得真的很好,很幸福,虽简单却快乐,对于未来仍然有着无限美好的期待,也有不断需要攻克的案件,当侦破了相当有难度的案件时那种成就感真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就是发自内心的实实在在的欢喜,这也就是说有努力当然就会有收获!

就在景清漪沉浸在自已的臆想时,突然听到身边响起了两声汽车喇叭声,她回过头,有些迷蒙的双眼顿时明朗了起来,她歪着脑袋,定睛一看,当看到坐在车上驾驶位的男子时,她那双澄澈的眼眸里闪烁着满满的惊讶和诧异!

祁懿琛驱车回到市中心时,不经意间看到副驾驶位的翡翠珍品,想着迫不及待地送给心心念念的那个人,想看到她收到时的惊喜表情,于是赶紧打转往警局的方向驶去,顺手拨了个电话出去。在得到电话那端的回应后,他又稳稳地操作者方向盘将车转向了另一条道。

果然,不出意外地看到在路边散步的一抹熟悉的纤细身影!

放眼望去,女子的状态很是惬意自在,她的脸上显露出的怡然自得的神情,竟然让他也能感受到女子现在那种内心纯然的平和与快乐!

他满眼兴味地挑着眉,他那琥珀色的眼眸贮藏着深沉的迷恋,灼热的眸光紧紧地凝视着她,他故作不动声色地开着车跟着她已有一段路,女子的每个动作每个神情都落入他深邃的眼睛里,他的心间有种渴望被渐渐填满的充盈感,最终他还是忍不住打断了这种远距离的观望!

“怎么是你?”景清漪晃了晃神,她收起惊诧的眸子,她那红润的嘴唇,好像两片带露的花瓣,微凹的嘴角边,隐约挂着一丝儿笑意,她客气地问着,然后往祁懿琛停在路边的车子走过去,客套地打着招呼,“祁总,幸会。”

“怎么不能是我呢?”祁懿琛闲适地靠坐在椅背上,他的右手随意地搭在方向盘上,左手优雅地搭在车窗上,微偏着脑袋,犀利的目光从远处开始到景清漪走近,一直就那般深情款款地注视着她,她那微微翕动着的嘴唇,竟让他生出一种想要与她接吻的冲动,那两片燃烧着似乎是在勾起他强烈欲望的红唇,那种感觉似乎要脱离他的控制般,他不好意思地别过视线,强压住在血管里乱窜的冲动,他抿了抿嘴看着景清漪,低哑着声音说道:“清漪,我们都这般熟稔了,你有必要表现得这么客气吗?”

“不是,只是觉得很巧。”景清漪敛下眼眸,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她的嘴唇微微翘起,像一朵刚开的小喇叭花一样娇俏可人,她撇了撇嘴,有些不赞同地说,“祁总,请你自重,我们也就只是知道对方名字的陌生人而已。”

“你真的认为纯粹是巧合吗?我们两个也只是陌生人吗?你就是这样定义我们的关系的?”听到景清漪撇清关系,似乎他是洪水猛兽般让人不敢接近,祁懿琛的神色瞬间冷了下来,似是没想到她是如此定义这段关系的,他暗沉的黑眸紧盯着女子的目光有些莫测,重重地哼了一声,一连问出三个问句,以表达对女子话语的不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