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060. 针锋相对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柒艾堇 2079 2015-07-29 08:00:03

  原本比较和谐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使局面达到白热化的程度。

“难道不是吗?”景清漪听到那三句质问,她像遭了电击似地抖了一下,脸腾地红了,心儿突突跳个不停,她微微抬眼,注视着祁懿琛那阴沉得能滴出水来的神情,和他那高深莫测的眼神,颇有底气地瞪了一眼他,忍不住反问道。

“当然不是!”祁懿琛皱着眉,眼睛一直盯着泛着些许潮红的景清漪,脸上写满了被无视的愤怒,他轻轻地点点头,微不可及地轻叹了一口气,他静静地凝视着沐浴在霞光下的对面女子,可以看清她白皙如瓷的肌肤,卷翘的睫毛,光滑的脖颈,他竟觉得这样的女子,美得太让人心动。

“噢,这样啊,既然你到这里有事,那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我先走了!”景清漪避重就轻,细长的眉毛微动了下,她那双如玻璃般澄澈的眼睛不时地有些不安地眨动着,她的玫红的嘴唇微翕着,露出她那白亮的俨如珍球般的牙齿,她的嘴角微微上扬出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她始终保持着客气说道。

但祁懿琛并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表示同意,只是微挑着眉,深邃的眼睛里闪着一抹意味深长的光芒,眼里冒出的暗沉火焰照亮了他俊朗的面孔,高深莫测的黑眸只管盯着景清漪。

景清漪被祁懿琛看得有些不安,有些羞赧地低着头,不敢看他那张阴云密布的脸,她现在也不开口说话,就只是抬头回望着他,心生尴尬,她的心间滑落着满满的为难,此时她转身自顾离开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她洁白无暇的脸上显出了娇艳的红晕.美丽的大眼睛闪烁着苦恼的情绪,她无法猜测出他此刻的想法,所以一时之间也就只能僵在原地。

祁懿琛搭在方向盘的右手轻轻地敲打了几下,发出几声沉闷的声音,而后他撑着额头,眯着眼凝视着眼前触手可及的景清漪,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那笑容里竟夹杂着些许的苦涩。此刻,他的心里顿生一种无奈感,收起刚刚将要蓬勃喷发而出的怒气,怎么就看上了这样一位不解风情的女子呢?世间那么多的女子又看不上,看中的这位还不把自己给当回事,用各种理由来搪塞,用各种无情的话语来凌迟。

“清漪,你的心里难道就真的不知道我到这里是所为何来吗?”许久,祁懿琛轻吐了一口气,他的爱怜横溢的眼光就在景清漪光滑细嫩的脸上扫来扫去,他的眼底快速地闪过一抹暗芒,轻哼一声,两片薄薄的嘴唇微微翕动着,开口沉声问道。

祁懿琛那充满柔情蜜意的目光,既脉脉含情,同时又荡人心魄。

“祁总,请你不要再说这些能让人心生误会的话。”景清漪的脸上涨起了一层红晕,原本澄澈的眸光此刻变得晦暗不明,她深深地吞了一口气,微低下头,故作听不懂祁懿琛那别有深意的问话,义正言辞地说,“我怎么可能知道?”

“清漪,你知道的!”祁懿琛的眼睛如预期般地变暗了,突然闪烁了一下,又变得漆黑,接着燃起了不可遏制的怒火,他强压住内心的愤怒,别过视线,敛下眼眸,再次抬眼时,直勾勾地盯着景清漪的微垂着脑袋的侧脸,坚定的目光在霞光的映衬下愈发的有魅惑感,他开口直接给出答案,“就算知道你心里根本就不把我当回事,但我的心却不受控制地驱使我来这里见一个人!”

语气是一如既往的霸道和自信,也带着些许的温柔。

此时的祁懿琛,很复杂,有时可以狂傲得让人生气,有时又可以温柔得令人想要靠近,这种复杂就像个谜般,让人有种想要一探究竟的想法。

景清漪一怔,望着祁懿琛!没想到他会如此毫无保留地坦诚,那目光太过真诚太过炙热太过魅惑,让她略微有些不知所措,此刻,她的鹅蛋脸儿真像百合花般洁白,腮帮上泛着玫瑰色,她不自然地敛下眼眸,长长的睫毛盖住了她此时的想法。

祁懿琛看着景清漪那有些茫然的眼神,心里顿时柔软起来,这时他将副驾驶座位上的礼盒很小心地挪到后车座上,然后打开了另一边的车门,示意她上车。

“我今天累了,要回公寓好好休息下!”景清漪看到祁懿琛的动作就知道她今天只能上车,但她还想垂死挣扎下,她皱了皱眉,闷闷地说。

景清漪带着拒绝的话语让祁懿琛的表情看起来有些严肃。

“我知道!”祁懿琛状似赞同地点了点头,不置可否的态度让景清漪根本就捉摸不透他此刻的想法。

“那我就先走了。”景清漪紧锁愁眉,她踌躇着,脑子还在迅速地飞转着,思考着该想什么理由要怎样不坐上他的车,澄澈的眼眸染上了些许的不安。

似乎洞悉到女子的心思,祁懿琛眸光暗沉,他的眼底一闪而过一抹光彩,他紧紧地注视着景清漪,薄唇微微上翘,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他紧接着说道:“清漪,你到底是在害怕什么或者是在担心什么呢?在前几次的见面接触里,加上你的职业特殊性,而且你也特别喜欢你现在这份职业,证明你并不是这么一个没有勇气的人,面对挑战,你是愿意接受的,并且你不甘心落于人后。那你到底是在害怕什么或者是在担心什么呢?”

这句话濒临于模糊与清楚之间,有一层膜好像快要被祁懿琛揭开,但此时又并不会真的被揭开!

“我没有在害怕!”像是被说中心事般,景清漪迅速地抬头,白净的脸上染上了一抹怒气,清澈的眼睛正愤怒地瞪着祁懿琛,她不甘示弱地反驳道。

话语一出,景清漪就知道自己中了祁懿琛的激将法,以往她不会如此不理智的,今天她也想不通自己怎么会轻易中招,她的脸上现在笼罩着一层愁云,她感到血液在太阳穴里发疯般地悸动,脑袋像给什么东西压着,快要炸裂了,眉头微蹙,上齿咬着下嘴唇,懊恼地瞪了一眼祁懿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