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058.试探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柒艾堇 2102 2015-07-27 08:00:03

  悦耳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景丽欣这才回过神来,她收起凌乱的心思,忙低头翻出手机。

“丽欣,你现在在哪里?”黄蓉蓉颇为柔和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蕴藏着浓浓的关爱。

“在古董店,给爸爸选生日礼物。”景丽欣那秀气的眉毛微微上扬着,她的嘴角漾起和煦的笑容,她那张精致的面庞如含苞待放的桃花,精致美丽,柔声说道。

这说话的语气那么温柔,那么甜美,像春风从耳吹吹拂,如清泉在心田流过。

“你还真是有心了。”黄蓉蓉笑眯眯地听着,浑身觉得滋润。

“妈咪,奥翔航空公司的总裁——祁懿琛,”景丽欣的神色忽地暗了下来,她的秀眉扭得紧紧的,她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里闪耀出一种叫做欲语还止的思想,斟酌许久轻声问,“嗯,你觉得怎么样?”

“还不错,听你爸爸说是难得的商界奇才。”黄蓉蓉顿了下才反应过来,对于景丽欣的心思猜测得八九不离十,她那温婉的脸上挂着满满的笑容,她的眼睛里注满了兴奋,惊诧地问,“丽欣,你••••••看中了祁老的孙子祁懿琛?”

“嗯,见了两次面,感觉挺好的。”景丽欣沉静地站在那里,润滑柔静的脸,沐着灯光,如一朵刚出水的芙蓉,听到黄蓉蓉毫不掩饰地就把她的心思说出来,她的脸颊悄然染上两抹嫣红,故作漫不经心地说。

“好呀。难得我家丽欣动心了,我这个做妈妈的肯定是要多多帮衬啦。”黄蓉蓉心里高高兴兴,像有只小鸟在那里歌唱,双眉不停地上下跳动,她扬起声音说,“我会找个时间和你爸爸商量下怎么给你创造机会。”

挂断电话的景丽欣眼眸中闪过一丝轻松和欣喜,心弦产生了一种甜丝丝的幸福的颤动,她的唇角上扬出一抹势在必得的弧度。

*

傍晚,西天的落日轻盈的洒下一层绯红的薄纱,将天将地将、江河将、山岳草木皆笼在一片明辉艳光中,飘移的云彩在江面投下婀娜的影,徐徐江风拂过,与水草、苇影和着暮歌摇曳起舞,波光粼粼中渗出那壮丽妩媚。

“明扬,我见过你口中说过无数遍的景清漪了,而且还是在父辈安排的相亲宴上。”贺风扬闲适地靠坐在咖啡厅里的椅背上,双手优雅地搭在扶手上,显出一种慵懒的感觉,他一瞬不瞬地凝望着坐在对面的贺明扬,眼底快速地掠过一抹暗芒,转瞬即逝。

“什么时候的事情?”贺明扬满面红光的脸上,因激怒而变得苍白,两只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瞬息间闪出愤怒的火星,他瞪地站了起来,座椅在木地板上划出尖锐的声响,在静谧的咖啡厅里忽地就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其他食客都往这边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贺明扬歉意地朝着其他食客笑了笑,他狠狠地瞪了一眼贺风扬后不自然地坐了下来。

“幸好我们坐的地方是靠窗的小角落里,要不然所有人都要给我们行注目礼。”贺风扬看着贺明扬着急的样子,暗想果真没猜错,明扬这小子原来是心有所属,难怪屡次破坏家里给他安排的相亲。

“表哥,你又拿我开涮了不是。”贺明扬的脸上蒙着一层阴云,泛着些微自嘲的笑意。

贺风扬只是静静地注视着贺明扬,淡笑不语。

“说吧。”贺明扬的脸色阴沉沉的,眼神也黯淡,就像晴朗的天空猛然遮上了一片乌云,他唇角勾起的笑容很是冷淡,像阴寒欲雪天的淡日,他静默了许久,接着他就咽了两三口唾沫,好像是嗓子里发干似的,强压住内心的恐慌,故作淡定地问,“什么时候的事情?”

“要我说也行,那就要看你的诚意了。”贺风扬依旧笑得云淡风轻,他的黑色西装在灯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与他的气质极为般配。

“我靠。”贺明扬忍不住说了句脏话,他不耐地皱了皱眉,极不在意形象的翻翻白眼,没好气地说,“贺风扬,你就是个名副其实的奸商。”

“没听过一句话吗?无商不奸!”贺风扬斜眼看着贺明扬,薄薄的嘴唇微微上翘,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仍轻描淡写地说。

“应该用吸血鬼来形容你更为贴切!”贺明扬死死瞪着贺风扬,俊脸涨得通红,看着贺风扬一副洋洋自得的表情,气不打一处来,重重地哼了一声,撇了撇嘴说。

“吸血鬼,确实很贴切。”贺风扬的脸上露出悠然自得的神情,他颇为赞同地点点头,他的眼底掠过一抹暗芒,低声说,“既然你都说我是吸血鬼了,那我不好好剥削你一番,都对不起这个称号。”

“好啦,表哥,我投降啦!”贺明扬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每次和这家伙斗嘴就没有一次是占上风的,还是认怂算了,他的唇角上扬出一抹苦涩的笑意,摊开双手很是无奈地说,“不要再拿我开玩笑啦。你和清漪的相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

“就是父辈的意思,我如约而至,”贺风扬微抬起右手,端起了咖啡杯,深呼吸了一下,咖啡的醇香在鼻翼间游弋着,轻呡了一口咖啡,涩苦的味道在唇边滑落,他放在咖啡杯,抬眸,看着贺明扬,云淡风轻地说,“而,你的景小姐却足足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

“她忙起来不看时间的,每次约着一起吃饭,我都已经做好了等的准备。”贺明扬微微点头,嗯,还挺符合景清漪的个性的,他阴云密布的脸倏然间好了一些,情绪似乎也没刚刚那般糟糕了。

“看来你还挺了解她的。”贺风扬看着贺明扬满脸的自信,他果真是陷入了情网,哎,怎么是那个人的女儿呢,只希望他的情路不要很坎坷才是,悠悠地说,

“嗯哼,那是当然啦。”贺明扬听到贺风扬的明褒暗贬的话语,他浑身听得很是滋润,那双沉静的眼睛像通了电的灯泡,蓦地亮了,一直沉着的脸露出了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