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057.涟漪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柒艾堇 2080 2015-07-26 08:00:03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悄悄流逝。

祁懿琛随意地在店里逛了一圈,墙上挂着一幅幅名人的字画,实木桌上摆放着一件件年老的古董,有文房四宝,当然也有上等的瓷器,全都是一等一的精品。

他的目光随意地扫了一轮,也没再看上什么特别喜爱的,正准备离开这家古董店,就在转身的时候看到一套翡翠饰品,清新夺目,温润优雅,似乎是为那个女子量身定做的一样,就连名字都取得如此贴切。

祁懿琛刚想转身询问价格,便听到一阵清晰的交谈声。

“景小姐,怎么有空过来?”刘生把腕表放在一个黑色的盒子里,再用一个纸袋小心翼翼装好,轻声询问道。

“还有半个月,我爸五十大寿,虽不打算大办,做女儿的总得尽点孝心,”景丽欣优雅地倚着橱窗,目光贪恋地落向仍在那挑选古董的俊朗身影,呼吸着飘洒在空气中微甜的气息,她的唇角上扬出一个优美的弧度,轻启红唇,柔声说,“不就来挑送给我爸的生日礼物。”

“哦?那这只表是要送给他的?”刘生抬眸看了看她,发觉她的视线停留在那个俊逸非凡的身影,他顿时了然地点了点头,他那嘴角的笑意愈发地深了,他收回视线,漫不经心地问。

“嗯,这点小礼物只是聊表心意而已。”景丽欣柔柔地笑了起来,那抹璀璨的笑容就像石子投进池水里,美丽的脸上漾着欢乐的波纹,她轻轻地点了点头,“当然啦,礼物不在贵重,重在心意。”

“哟,令尊收到礼物后肯定非常高兴的,为了你这份孝心,那我也就不给你开高价了,十八万。”刘生把纸袋递到景丽欣面前,微仰着脑袋,注视着景丽欣娇艳如花的脸,他抬起右手举了个八的手势。

“嗯哼,这还不高价,十五万!”景丽欣杏眼圆瞪,横了他一眼,显然很不满意刘生的出价,她利落地从包里掏出准备好的支票,填上金额。

“你这千金小姐不愁吃不愁穿的,净会打压我这小商人,看在是你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你。”刘生故作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哀怨得像个小怨妇,不情不愿地接过景丽欣手里的支票。

“嘿嘿,我就知道阿生你最好了。”景丽欣嘚瑟地挑了挑眉,笔挺的鼻尖微微上翘着,嘴角勾出来的弧度很是灿烂,远远看去,她此时笑得就像是一只偷腥成功的小野猫。

站在一角的祁懿琛望着景丽欣窈窕的背影,他那深邃的眼睛里闪着几许的欣赏,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快步走到刘生面前,看向放在橱窗里的饰品,淡声道:“你好,那套‘涟漪’的翡翠珍品,帮我打包好吧。”

刘生定定地注视着祁懿琛一眼,没想到这位俊朗先生的眼光也很是独到,他心下更添敬畏之情,他轻轻地点了点头,马上走到橱窗前,戴上白手套,小心翼翼地把翡翠拿出来,把它放到锦盒里包装好。

祁懿琛闲适地站在那里,他的双手随意地插在西装裤口袋里,他像是没看到景丽欣一般,深沉的目光专注地看着那套翡翠,仿佛是看着自己爱人那般专注认真。

“先生,我们这里只支持支票付款,你有带支票簿在身吗?”

祁懿琛下颚微点,抽出右手,从西装外套的里侧掏出支票簿,刷刷地写下资料,头也没抬地问,“多少钱?”

“两百万,先生。”

景丽欣注视着祁懿琛一系列优雅的动作,心跳无节奏地发出“突突”的响声,她不由自主地抿了抿下唇,不好意思地移开目光,清澈的眼睛落向那套翡翠珍品。

翠绿色的玉石如同凝固的碧水,清澈透明,光泽潋滟,细腻如蜜。

店铺里的氛围氤氲成温暖与安宁的感觉,这时,灯光也似乎变得朦胧浅淡了。

“祁总!”景丽欣动了动弯弯的柳眉,她那清澈明亮的瞳孔泛着欣喜的光芒,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鼻翼微微翕动着,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她启唇轻唤了一声,看到祁懿琛的身影轻顿了下,她的心“咚咚”地跳了几下,柔声说道,“果然好眼光。”

“景小姐,你这份孝心很不错,值得人学习。”祁懿琛转过身,刻意地看了一眼娇羞的景丽欣,他的唇角微微一勾,毫不吝啬地称赞道。

景丽欣望着他修长挺拔的身影,竟无来由地觉得温暖。

两人的目光接触虽然只有极短的一瞬,可景丽欣只觉脑子发晕,身子发酥,竟像醉了一般。

“祁总,这套翡翠珍品是拿来送人的吗?”景丽欣攥紧斜跨包上的肩带,微仰着头,盈亮的瞳眸里流露出一丝爱恋,她试探性地询问。

祁懿琛意外地看着景丽欣,眨了眨那双深邃魅惑的眸子,嘴角浅浅地勾起一抹笑意,轻描淡写地说:“景小姐,猜的不错,这的确是拿来送人的!”

他的语调漫不经心,目光触及到景丽欣眼中的爱恋,眼底一闪而过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嫌恶。

“不知祁总,是打算送给什么人呢?”景丽欣长卷的睫毛抖了抖,她斟酌了许久,看向那双深邃墨黑的瞳孔,鼓起勇气,柔声问道。

“景小姐,你不觉得这样问,很唐突吗?”祁懿琛挑了挑眉,他的眼底快速地掠过一抹暗芒,只是速度快得让人捕捉不到那抹情绪,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仿佛在嘲笑着她的天真无知。

“对不起,是我逾矩了。”景丽欣心里一窒,只觉得祁懿琛那清淡的话语直戳她的心窝,在听到那声质问的话语最初的一霎间,她的脸色由于感到特别的难为情而变得刷白,现在她的脸、耳朵、脖子都变红了。

祁懿琛没有答话,只是轻哼一声,拿过包装袋后径自离开了古董店。

景丽欣僵在原地,她的面颊燃烧着鲜艳的红晕,眉毛显得淡了些,她低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在轻轻颇动,纤长的手指紧紧攥住挎包上的肩带,目送着祁懿琛在人海之中最终化为一个模糊的黑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