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053.景闻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柒艾堇 2096 2015-07-22 08:00:03

  唐湘大酒店坐落于A市较为繁华的市中心地段,地理位置得天独厚。酒店毗邻地铁站和主要商务区,距世界著名的购物圈咫尺之遥。

景清漪赶到唐湘大酒店后就被大堂经理请到了景闻订的包厢里。

“叔叔,您找我。”看着景闻背对着站在透明的落地窗前,景清漪出声轻唤。

“清漪,你来了。”

景清漪看到一副严酷的面孔,他剑眉高鼻,面如古铜,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深陷了下去的景闻。

“是的,叔叔。”景清漪敛下眼眸,端庄地站在包厢里,柔声说道。

景清漪那看似温柔实则毕恭毕敬的口气让景闻眉心轻皱,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侄女的感情如此生分了呢?

每每望着景清漪越发精致漂亮的模样,他总能想起很多年前的那个雨夜,大哥景嘉带着三岁的小女儿被送进他的怀里,粉粉嫩嫩的小手,扯着他的袖子“咯咯咯”地笑,软糯糯地叫着叔叔,似乎那副画面又浮现在了脑海当中,想到这里,景闻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又多了一丝复杂与愧疚。

“清漪,如今你也有25了,你也知道爷爷最不放心的就只有你了。爷爷年纪大了,希望早点让你安定下来。”景闻斟酌了下言辞,他那双满含精光的眼睛稍稍鼓起,和眼眶形成平面,因为心血上冲,眼神显得强硬,他故作垂头丧气样,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说,“你贺伯伯家的大儿子是个不错的年轻人,就是明扬的表哥,你们可以见上一面,如果不喜欢的话叔叔也不强求。”

“叔叔,我最近这段时间比较忙,您应该也知道,月湖山有单命案,现在还没有头绪。”景清漪微微挑了挑眉,她那娇艳的脸上似乎有一层新鲜的绒毛,如刚摘下的水蜜桃一样,她那黑葡萄似的似的眼睛里弥漫着从心里荡漾出来的通透的光彩,她微不可及地叹了一口气,不着痕迹地推脱道。

“爷爷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他的心愿想必你也知道,就是希望在活着的时候还能看到你的婚礼。”景闻的浓眉下面深藏着一对炯灼的眼睛,那里面饱含着无边的慈爱和隐匿眼底的精光,他故作语重心长地说。

“叔叔,爷爷一定会长命百岁的!”景清漪听到景闻那般说,她紧紧地注视着景闻深邃的脸庞,紧锁愁眉,白皙光滑的脸上浮现了满满的担忧及关切,她急切地辩解道。  

“丫头,世事无常啊!”景闻就那么定定地看了一眼景清漪,他的目光敏锐.如电闪雷劈,瞬间就看透了她那双明眸里的担忧真真切切,他一个大踏步地走上前去,安抚性地拍了拍景清漪的肩膀,他忍不住叹息一声,“爷爷和我还是希望看见你稳定下来,有个人照顾你,我们也就放心了。”

景清漪敛下眼眸,她那悠远而深邃的目光在灯光下犹如淡淡青烟一样朦胧,撇着嘴轻声妥协:“好吧好吧,一切都听叔叔您的安排。”

“好好。你坐下吧,快上菜了。”景闻亲昵地拍拍景清漪的肩膀,就像小时候一样,他抱着乖巧的小侄女,逗弄着,想到这里,他会心地笑了起来。

景清漪那娇嫩的小脸,如一朵带着朝露的玫瑰,她微微一笑,那双眼便弯成甜甜的两弯黑月牙儿,她从容不迫地轻拉开眼前的椅子,安静优雅地坐下。

景清漪优雅地环视了一眼包厢,她挑了挑眉,敛下眼眸,暗暗心想,看来这是要给她相亲的节奏,估计这场相亲百分百有家族联姻的嫌疑吧?此刻,她竟觉得心底里窜升满满的无可奈何,可是,她唇边温柔的笑意并未减少,甚至带着些令人捉摸不透的神情。

欧式的长桌,复古的雕花刻纹,不一会儿,服务员把精致的美味菜肴一个个都端了上来,井然有序地摆放在餐桌上。

景闻扫了一眼那些菜肴,他夹了一块红烧排骨在景清漪的碗里,微笑着说:“清漪啊,我也知道你最近比较忙,但也要记得按时吃饭啦,别把身体给弄垮了,那就得不偿失啦!”

“谢谢叔叔的关心,我也这么大了,懂得如何照顾自己的,就不劳烦您关心了。”景清漪低头,看着自己碗里的那根排骨,轻轻拨弄了下,轻声推拒道。

“看你这孩子说的,自家人怎么能叫麻烦呢?”景闻也夹了块红烧排骨放在自己的碗里,慈祥地说。

“劳烦叔叔记挂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景清漪不着痕迹地将排骨放在左上角,安静地夹着其他菜吃着,脸上仍然挂着一抹得体的微笑,让人抓不到任何不礼貌的地方。

景闻瞟了眼那块他夹到景清漪碗里的排骨,他的目光像火球一样,光焰灼热,他又轻轻地垂下眼,现在真是越来越看不透自己这个侄女了,只是一味坚持着做自己喜欢的职业,极其抗拒豪门联姻,难道景氏基业真的不打算分一杯羹吗?他还真不相信这世间还有这么不爱财的女子。他缓缓地咀嚼着菜,喝了口茶,放下筷子,故作漫不经心地试探道:“清漪啊,你看你总是这么忙,工作性质也比较危险,你要不就辞了这份工作,来景氏帮帮我。”

“叔叔,您真是说笑了,景氏在您的英明指导下,再加上有丽欣和丽檬两大经商天才的帮助,景氏定会蒸蒸日上的。”景清漪抬眸,她闪动着两只明亮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景闻,并没有一点畏缩或不自然的样子,她的唇角上扬出一抹极浅的笑意,她也跟着放下筷子,抽出纸巾轻轻擦拭了嘴唇,柔声婉拒道:“再说,我对这些经商什么的根本就不感兴趣,我还是喜欢侦破案件。对于我来说,破了一桩案子,比谈成了一笔生意更有成就感。叔叔,您看我就是这么没出息的一个人。”

景闻看到景清漪眼里的坚定后便也不再提这事,只是一味地叮嘱她多吃点。

半个小时后,一餐饭终于在看似和睦实则沉闷的氛围下吃完了,景清漪礼貌地跟景闻道别。

驱车回到警局后,景清漪旋开办公室的门,继续看仍摊开着的文档资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