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55.梳理案情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柒艾堇 2122 2015-07-24 08:00:04

  接连几天以来, 景清漪每日都会准时收到一大束新鲜的娇艳欲滴的薰衣草,办公室里几乎都快变成花海了,而花的香味也跟着悄悄地弥漫在室内的每个角落,只要一入室内,那淡淡的清香味迎面而来,沿着鼻翼,扑入而来。

但是,当人们从远处跟随着香味走近时,那香味却似乎变得随风飘在远处;可以感觉到那股清香环绕在周围,但人们却始终寻不着它的踪迹!这种时常萦绕在鼻间的香味,久而久之竟然不知不觉地成为了生活里不可或缺的一缕飘香。就算闻不到,但人们却习惯性地记住了它,也跟着习惯了有它陪伴的那些日子!

景清漪曾强烈要求花店停止送花,但是花店有花店的坚持,因为他们说这是他们对客户的承诺。如果她不想要,可以在收到后自行处理。而让景清漪郁闷的是,她仍然不知道送花的为何人,从花店那里也根本就打听不到什么,简直就相当于一个神秘的恶作剧般。她心下暗恼送花之人何以如此神秘,整整几天都未曾露面!几乎每次一收到薰衣草,都要被唐春他们一行人调侃。

范馨云整理了下手头上的资料,走到景清漪面前,她耷拉着一张脸,细长的眉毛下边摆着一双黯淡的大眼睛,乌黑的眼珠,有一下没一下地转悠着,她撇了撇嘴,有些丧气地说:“老大,已找到郑成福所说的小卖部了,且与老板认真核实了。”

“郑成福给的口供没有撒谎?”景清漪抬眸,一看到范馨云和许海城一副沮丧的样子,就知道已经证实了郑成福所说非假,她微微挑了挑眉,她那澄澈的眼眸里闪耀着智慧的光辉,了然地反问道。

“是的。”许海城轻轻点了点头,他那浓眉下的大眼睛里,跳跃着些许挫败的光芒,他轻声叙述道,“案发当晚,郑成福是一个人,没有带包,到小卖部买了一瓶水。”

“当时天都黑了,加上人来人往的,小卖部老板能确认那人就一定是郑成福?”张勇也凑了过来,他皱了皱眉,眼睛里射出一道黯淡的阴沉的火焰,他扬起声音提出自己的疑问。

“小卖部老板很肯定地说就是郑成福,”许海城看了一眼张勇,那双有神的眼睛.炯炯发亮,他娓娓地解释道。“他说当时郑成福因为一瓶水太贵而与其吵了起来,吵了大概有十来分钟吧,最后在众人的劝解下就没有与郑成福一般计较。”

“所以,小卖部老板对其印象特别深刻,看到我们递给他的相片他就不假思索地说就是他。”范馨云微不可及地轻叹了一口气,她那明亮的眼睛扑闪扑闪的,像映着明媚阳光的两池春水,她张开淡红的樱桃小嘴补充道。

“也确认了是不是案发当晚?”苏伟的双手环抱着一沓资料也凑了过来,他那副眼镜屏挡着他一双灵敏的、睿智的眼睛,眼镜上光洁的镜片和泛着光芒的黑色边框也在闪耀着光辉。

“是的。小卖部老板也特别肯定是那天。”范馨云皱了皱眉,她的黑亮大眼睛,平常是那么娇俏可人,现在却闪烁着热烈的暗光,她轻轻地点了点头,这也就更加证实了郑成福口供的可信度。

“这••••••是不是意味着郑成福已完全没有任何嫌疑了?”许海城沮丧地低下头,喃喃自语道。

“也不能这样说,我们只是证明了郑成福上山的时间,”范馨云的视线紧紧地注视着手上的资料,那闪烁着暗光的眼睛就俨如鹰眼般明亮锐利,她扬声反驳道,“并没有实质的证据证实郑成福下山的时间命案还没有发生。”

“苏伟,调出了死者陈文琳的通话记录没?”景清漪在心里斟酌了许久,然后抬头看着苏伟公式化地问道。

“调出来了。”苏伟抬眼,习惯性地扶了扶黑色眼镜框,微胖的身体轻轻晃动着,就像是不倒翁一样,他轻咳了下,有序地答复道,“我们查到死者最后发出的一个短信时间是临死前一个小时。”

“这间接可以证明死者陈文琳是带了手机爬月湖山。”许海城的脸上露出丝丝欣慰,至少不是毫无进展,他环抱双臂,若有所思地说。

“不用间接证明啦。”唐春推了推许海城,丢了个白眼给他,脸上满是鄙夷的神色,她轻哼一声,没好气地说,“我们已经找到死者陈文琳最后发送短信的机主号码,与他本人核实,最后一通短信内容是‘我已到达月湖山脚下’,这就直接证明了死者是带了手机的。”

许海城被怼得无话可说,他的脸腾地一下红了,狠狠地瞪了一眼在那嘚瑟的唐春,他的神情一会儿茫然无着,一会儿囧得满脸通红,慌乱极了。

景清漪看了一眼唐春一副嘚瑟的样子,又看了一眼许海城一副窘迫的神情,她不由自主地晃了晃脑袋,这俩活宝,总是互相挤兑着,看来还真是天生一对。

苏伟见状,安抚地拍了拍许海城的肩膀以作无声的安慰。

“我们也按惯例给对方录了口供,对方说是死者陈文琳的发小,感情甚好。那晚本来两个人是约着去月湖山上看夜景的,他收到短信后知道死者已经到了月湖山,为了不让死者等太久,他就闯红灯,结果被执勤的交警给拦住了,耗了两三个小时,等他反应过来,死者陈文琳的手机就一直拨不通,是关机状态。”唐春顿了顿,淡红的嘴唇微微上翘,她请了清嗓子,继续说道,“他当时也没太在意,以为死者已经返回家了,准备第二天去负荆请罪的,结果没想到第二天就传来了噩耗,他恼恨自己怎么不去月湖山看下,也许不幸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看对方追悔莫及,我们也实在不好说什么。”

“那么,问题就来了。”景清漪接过唐春手上长长的通话记录单,她的脸上蒙着一层阴云抬眼朗声说道,“现在在郑成福的住处没搜到死者陈文琳的手机,在案发附近进行地毯式的搜索也没找到,手机当然不可能会凭空消失的,那么,手机会在哪里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