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049.审讯郑成福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柒艾堇 2117 2015-07-18 08:00:05

  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又是一个绚丽多彩的早晨,带着清新降临人间。

“馨云,把郑成福带到第一审讯室来,我来盘问,你来记录。”景清漪喝了一口白开水后,她微挑着眉,她澄澈的眼睛微微向上扬起,她那黑色的跟珠转动得生动自如,闪烁着睿智的光亮,她清了清嗓子,对着范馨云说。

“海城,你就和春把昨天从郑成福家里搜到的物证拿去给化验组化验。”景清漪皱了皱眉,她微抬起右手,轻托着下巴,左手拿着中性笔,脸上露出一副严峻的神态,她沉吟片刻,一一安排道,“勇哥,你和苏伟整理下所有的资料,包括录的笔录,看看还有哪些遗漏的细节。”

第一审讯室,庄重严肃,扑面而来的是一股阴凉而肃穆的风。

郑成福呆板的脸上毫无生气,他拉耸着脑袋坐着,双手不安地揉搓着,整个人看起来萎靡不振。

“喝什么?咖啡还是白开水?”范馨云的脸上蒙着一层阴云,她利索地打开审讯桌上的小台灯,面无表情地问。

在昏黄的灯光照耀下,郑成福的脸苍白无比,他那短短的鼻子,厚厚的嘴唇,萎靡的眼睛那么直愣愣地盯着范馨云看,眼睛像通了电的灯泡,蓦地亮了,一直沉着的脸露出了笑容,仍用色眯眯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范馨云的一举一动,真是色性难改。

“咖啡。”郑成福微微抬头,嘴唇微微蠕动着,他的脸上露出了色眯眯的笑容,轻佻地说,“美人帮忙冲泡的咖啡肯定好喝。”

这讨厌的家伙,还真是无时无刻不在发情。

范馨云强压住恶心感,立刻转身出去,两分钟后又进了审讯室,端了一杯咖啡重重地放在郑成福面前的审讯桌上。

“给我老实点!”范馨云用眼扫了一眼郑成福,瞥到他那充满淫邪的目光,她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沉声斥责了一声。

推开审讯室的门,景清漪将资料狠狠地甩在审讯桌上,示意范馨云坐下做相应的口供笔录,她强压住内心不由自主地泛起恶心感,眯缝着眼睛,斜视着郑成福,那眼神里含着浓浓的厌恶、轻蔑与讥讽之情。

“郑成福,四十五岁,曾因猥亵儿童被判入狱两年,今年1月才满刑释放。”景清漪那光滑白皙的脸上,她刻意眯缝着眼睛,目光闪闪,锐利有神,正威风凛凛地盯着郑成福,像要把他看个透,她的唇角微微一勾,那抹弧度尽显自信沉稳,她顿了顿,清冷地问,“以上情况是否属实?”

“是的。”郑成福漫不经心地点点头,他那双小眼不停地在景清漪和范馨云两个美人之间转悠着,滴溜溜地就如鼠般的贼眼,他的心里暗自欣喜,没想到抓到警局来都有这样的眼福。

“老实点!别东张西望!”景清漪看到郑成福贼眉鼠眼的那样,她很是厌恶地轻哼一声,她重重地敲打着审讯桌,像严厉的法官一样,她的眼睛似乎能看透郑成福所有的问题,所有的想法,所有的感情,她语气凌厉地问,“案发当晚,你曾去过月湖山?”

郑成福像是被吓着了一样,愣了一下,然后微微点头。

景清漪挑了挑眉,她直勾勾地盯着郑成福,她的目光是一把钢椎,寒光刺人心脾不放过他任何的面部表情,她轻咳一声,接着问:“据我所知,从你家到月湖山,起码都有一个小时以上的车程,且还没有直达的车,需要转车,才能回到你家,你怎么会想着晚上去月湖山?”

这目光如冰水浇在郑成福的脊梁上,寒彻肌骨。

“我就只想去月湖山转转。”郑成福微微低下头,他那双精气外露、四处打量的眼睛,镶在干瘪瘪的眼眶里,目光闪烁,他嬉皮笑脸地回答,“Madam,谁规定了晚上去月湖山就是犯法了吗?”

“给我从实招来,”景清漪蹬地起身,双手拍桌,她澄澈的眼眸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面无表情的脸色更添冷冽,厉色问,“案发当晚,你去月湖山是不是早已预谋已久?”

郑成福的双手不安地揉搓着,仍顾左右而言他,继续插科打诨,就是不从正面回答:“Madam,我再次重申一遍,当晚我就只是去爬月湖山,没有你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阴谋阳谋的。”

景清漪定定地注视着郑成福,收起自己的愤怒,暗暗思索着该用什么办法来制服郑成福这样的惯犯,她弯腰凑到范馨云的耳边轻声说:“我先出去下。”

几分钟后,景清漪重重地推开审讯室的门,智能手机的屏幕仍然亮着,她那双眼睛冷冷地闪着寒光,似乎是自森森的剑影。

“你一个人去的?”景清漪收起手机放入口袋里,她轻蹙了蹙眉,眼梢动人地向后扬起,射出一种摄人心神的晶莹光彩,她清了清嗓子,很公式化地询问。

“那当然啦!”郑成福昂着下巴,趾高气扬地回答。

“你一个人爬月湖山,期间有发生什么不对劲的事情吗?”景清漪状似轻轻地点了点头,犀利的目光从远处开始到走近,一直注视着郑成福,接着询问。

“没有,我就是突发兴致去爬了月湖山,爬上了山顶之后看风景,也没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的,就兴致缺缺地下了车。”郑成福谄媚地笑了起来。

“也就是说,案发当晚,你一个人去爬月湖山,就仅仅只是爬了个山?”景清漪的脸上满是鄙夷的神色,她略微整理了下郑成福的口供,反问道。

郑成福听到这句问话发现和他说的没有出入,就干脆地点了点头,他抬眼,就发现景清漪在斜眼看着他,淡红的嘴唇微微上翘,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他心生不安,无限不安。

“从你家搜出的女性的物件,我们已拿到化验组化验指纹,我刚刚出去是为了接化验组的电话,他们刚和我说,经化验组鉴定,证实此批物件除了你的指纹后,还发现一组指纹,与死者指纹完全吻合。”景清漪平视着郑成福,她的眼睛像利剑一样盯住了郑成福,她的双眸不放过他的表情,如鹰眼一般观察着他所有的面部表情,质问道,“那······这个你怎么解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