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043.欢喜冤家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柒艾堇 2125 2015-07-12 08:00:04

  祁懿琛娓娓道来,他的声音低低沉沉,却圆润、富有磁性,语调轻松自然,让人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祁先生也这样认为吗?”鲍尔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似乎是找到知音般的感觉。

“不是这样吗?”祁懿琛轻轻摇晃着酒杯,低头紧盯着杯中流动的深色液体,他的唇角微勾起一抹弧度,在柔和的灯光下,竟然有种无以言喻的魅惑感,他不答反问道。

“看来祁先生对酒的体会不亚于我呀。”鲍尔深有同感地点头赞同,他炯炯有神的双眼盯着那杯摇晃着的深色液体,斜靠坐在沙发上出神,好像在看着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脸上的表情也是惟妙惟肖,悠然的话语滑落而出,“我最爱的便是坐在花园的摇椅上,旁边放着酒杯,让喜爱的音乐流转于耳际间,一小口一小口的慢慢轻酌着顶级葡萄酒,那个时候酒与音乐的感觉已经完全融为一体。我还记得那种感觉,我分不出到底是什么让我沉醉,是音乐多点还是红酒多点?我好似抓住了那种感觉,却又觉得根本抓不住。这种感觉真的是妙不可言。”

“鲍尔先生对红酒的喜爱和对好酒的鉴赏能力是众所周知的,即便酒中参杂一点点的杂质都可以分辩得出来,真是令人佩服,而且坚持非好酒不尝!”祁懿琛转头看向鲍尔,俊脸上闪烁的目光变得深沉了,如同远方深深的海洋,他沉吟片刻,缓缓地说,“其实从品酒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如此便可知道,鲍尔先生对任何事物都极力要求完美的个性,不愿妥协,只求完美到极致!当然这种坚持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不知我说得对不对?”

这么说鲍尔是一种赞美,其实,他内心里知道此人对事物的要求说好听点叫完美,说难听点就是龟毛挑剔,吹毛求疵。

“哈哈!”鲍尔先是一愣,然后不搭话反而爽朗地大笑起来,心情似乎显得很愉快。

祁懿琛翘起腿,闲适地坐在沙发上,右手举着酒杯,转过脸略为低头,黑眸直视鲍尔,看到他没有回答而是愉悦地大笑。一种不言而喻的明白流过他的心间,其实鲍尔已经用大笑来肯定了他的问题,慢慢地笑容也在他的脸上扯开来……

与祁懿琛相谈半个多小时,鲍尔原来以为他们一坐下来会直接进入主题,马上谈到关于合并案的事,毕竟他们都不是很有时间的人。但是祁懿琛到现在为止却是只字未提,反而悠闲地与他品酒,聊聊生活,聊女人,聊品酒,聊人生。而且此人不因年轻而显得肤浅,反而有着超乎年龄的睿智果敢。这让他不禁对祁懿琛刮目相看。

*

此刻,暮色已经模糊起来了,堆满着晚霞的天空,A市也渐渐平淡下来,没了色彩。

“打电话给同事,将郑成福的居所给封锁起来,这期间不能让任何人进来。”景清漪转身,微仰着头,看着破败不堪的房间,她的心间滑落一种叫做深沉的叹息,她敛下眼眸,沉声对着许海城吩咐道。

“好的。”许海城从口袋里利落地抽出手机,随即拨打了电话,要他们立即过来封锁此地。

景清漪一行人马不停蹄地跑下楼,那惶恐的样子就像是后面有鬼在追赶着他们一样。

“啊。我又活过来了!”唐春拼命地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她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忽闪忽闪,仿佛充满着劫后余生的幸福感一般。

“有那么夸张吗?”许海城淡定地斜睥睨了一眼唐春,不无鄙视地说。

“许海城,你不拿话来挤兑我,你心里不舒服是吧!”唐春横了一眼许海城,黑色眼珠子滴溜溜地转悠着,看到拉耸着头的郑成福,突然计上心来,她的嘴角上扬出一抹狡黠的笑容。

“春,你不要这么笑好吧,笑得我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许海城看着唐春那嘚瑟的笑容,顿时觉得心里凉飕飕的,他微抬起双手,交叠起来,情不自禁地抱紧双臂。

“嘿嘿,要不要向郑成福借点好东西瞧瞧呀?”唐春慢慢靠近许海城,双手揉搓出声音,那架势就像是要与你干一架的架势,她微微一笑,那双眼便弯成甜甜的两弯黑月牙儿,她故作威吓一般地轻咳一声,云淡风轻地说。

“不要不要不要!”许海城的脸顿时涨得红红的,手还一个劲儿地抓耳朵,身子也不时扭动着,表现出十分尴尬难堪的样子,他转身跑得远远地,双手不停地挥动着,他的脸早已飞满了火烧云,这事要是传出去,那该出多大的洋相啊!“春,我怕了你了,我怕了你啦!”

许海城跑到离唐春比较远的距离,他一直低着头,只是偶尔向唐春瞟一眼,并不敢正视,一碰到唐春恶狠狠的目光,他就马上不敢再看她了。

景清漪柔柔地注视着唐春和许海城的互动,她那狭长的睫毛,徽微眨动着,她浅浅地一笑,好像一股微风掠过水面似的。

其他人看着他们耍宝纷纷大笑起来,七嘴八舌地八卦起来。

“真是一对活宝!”

“是呀,就是一对冤家。”

“组里幸好是有了他们,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乐趣。”

•;•;•;•;•;•;

片刻后,景清漪收起嘴角的笑意,看着腕上手表上显示的时间,她拍拍手掌,清脆地说:“好啦。别闹了。比较晚了,都收工回家吧!”

许海城躲在苏伟胖胖的身体后,离得唐春远远地,像躲着瘟疫一般,生怕唐春冲上来吃掉他一样,唐春看着他那副怂样,嗤笑一声,“哼,你躲呀,我看你能躲到哪里去。”

“春,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额,你就放过我这个小人吧。”许海城故作可怜状,他微抬起双手,双手紧握成拳头,微微作揖,他那浓眉下一双大眼睛里,跳跃着祈求的光。

“哼,我才不屑跟你计较呢。”唐春头一甩,仰起头高傲地走到车旁边。

待看到唐春转过身后,许海城重重地舒了一口气,他在背后做着各种鬼脸,哼,气死你!

苏伟见状,莞尔一笑,他拍了拍许海城的肩膀就走上前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