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041.抓捕郑成福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柒艾堇 2089 2015-07-10 08:00:03

  太阳在朝霞的迎接中,露出了红彤彤的面庞,霎时,万道金光透过高楼大厦给A市染上了一层胭脂红。

坐在副驾驶的唐春听到一声叮咚的声音后,她立即划开手机接收郑成福的资料,接收完毕后,把手机递给景清漪,迫不及待地说:“老大,郑成福的资料已经传过来了。”

景清漪拿起手机粗略地扫了一遍,将视线定格在郑成福的住址上,将手机推给唐春,立即启动车,朝着目的地的方向疾驶而去:“上面有郑成福的地址,我们往那边去。”

“终于可以亲手抓获犯罪嫌疑人了。”坐在后座的范馨云的双手相互揉搓着,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她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忽闪忽闪,仿佛对一切都感到新奇似的,语带兴奋地说。

“馨云,你好激动呀!”许海城微不可及地轻叹了一口气,他安抚地拍拍范馨云的手臂,一副过来人的表情,故作语重心长地说,“其实,真没想象中那么激动,当然也没有电视剧电影中那么刺激的。记得我当初刚进来参与一起案子,也是和你一样非常激动地去抓获嫌疑人,当时那股劲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呢,当我真正身临其境的时候,才发现我先前的激动真是白激动了,还让我闹了不少的笑话。”

“笑话?什么笑话呀?”范馨云细长的眉毛下边摆着一双大眼睛,乌黑的眼珠,像算盘珠儿似的滴溜溜乱转,她微仰着脑袋,继续端着一副好奇宝宝地模样问。

“我才不告诉你呢!”许海城想起以前自己犯傻的模样以及做过的那些不着调的事儿,他有些难为情地偏过脑袋,撇了撇嘴,轻哼一声。

“你就告诉我嘛!好让我这个新人避免不要犯同样的错误。”范馨云推了推许海城,她那两枚乌黑眼珠,格外有光,格外玲珑,柔声道。

“他不说,我来说。”唐春回头看了一眼许海城,挤眉弄眼,她圆圆的眼睛里露出狡黠的神气,她促狭地说,“海城的糗事一箩筐呢,真是说也要说个三天三夜才有可能说得完呢。”

“你敢?春,你的糗事也不比我的少,你要是敢说我的,我也把你的糗事曝光。”许海城微抬着下巴,他横了一眼唐春,轻哼一声,威胁地说。

唐春瞪了眼许海城,无视范馨云满眼的好奇,转过头去,双手交叠于胸前,嘴里轻哼一声,心里恨恨地在想,许海城,你给我记着,敢威胁我,哼。等着瞧!

*

嘉盛俱乐部的公关经理Lucy一见祁懿琛走进来,立马迎上前,嘴角上扬出一抹得体的微笑,熟捻地说道:“祁先生,真是有好久都没见了呢!最近可还好?”

“还好,谢谢!”祁懿琛微挑着眉,琥珀色的眼睛清澈见底,但又蕴藏着深深的思绪,他的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回以绅士的问候,“那么Lucy小姐呢,过得还开心吗?”

“有祁先生的关心,哪有不开心的道理。”Lucy笑容可掬地说道。

祁懿琛落座于舒适的皮绒沙发后,Lucy为他点燃了一根雪茄。祁懿琛叼着雪茄有一口没一口地吸着,在柔和的灯光下,显得俊逸而迷人,泛着一种魅惑的感觉。

*

景清漪一行人驱车来到一栋破烂的旧房前,她将车稳稳地停在路边,而后其他人陆陆续续地下车。

景清漪扫了一眼这栋年岁已久的旧房,有四、五间房,建成一排,上下两层,底层的房间用石头砌了将近1米,上面是土墙,石头已经有点发黑,土墙已经斑斑驳驳,像是在诉说着年代的久远,房门有的已经没有了。

“这也太破旧了吧。”许海城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些瞠目结舌,他微张开嘴,怔怔地看着,低声叹息道。

景清漪一行人小心翼翼地爬上已经歪歪斜斜的木楼梯,二楼房间墙面是用木板做的,都发黑了,看得他们都有些心惊胆战的。

“我真怕这楼梯承担不了我们的重量乓地一声掉了下去。”唐春谨慎地望望狭窄的楼道,皱了皱眉,干净的眼睛里藏匿着些许的惶恐,她小声地嘟囔道。

“A市怎么还有这样的旧房呀,不是说旧房拆迁吗?”许海城小心翼翼地跟在苏伟的后面,紧锁粗眉,低声喃喃自语。

景清漪一行人在一张破败不堪的房门前停下,许海城用食指比了个安静的手势,与景清漪对视了几秒钟后,轻轻地敲响着房门。

“谁呀?”从房间来传来一声带有浑浊的不耐烦的中年男声。

“查电表的。”许海城看了一眼严肃的景清漪后就转开视线,紧盯着破旧的木门,他捂住嘴小声地轻咳一声,扬起声音回答。

十几秒后,破旧的门缓缓打开,“咯吱”一声,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秃顶的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脸色蜡黄,就像个营养不良的样子,刚开始时的神情很是萎靡不振,在看到景清漪后眼睛顿时一亮,眯成一条缝的小眼流露出**的光芒,揉搓着一双干枯的手,滴溜溜的眼珠转悠着,看到有好几个人后,立马露出微微警惕的样子,谨慎地问道:“各位,有什么事呀?”

“我是A市刑警队的景清漪,针对日前在月湖山发现的一具女尸,请你回去协助调查。”景清漪微挑着眉,她的眼睛如鹰眼一样明亮,紧紧地锁住嫌疑人郑成福的面部表情,她强忍着心里的恶心感,出示工作证,一板一眼地说。

郑成福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他转身就想跑,许海城猛地一把将其堵在门口,挑了挑眉说:“嗯哼,心虚了?想逃?”

“嘿嘿,警官,你别误会,我没想逃,我就只是……只是想进去收拾一下。”郑成福扭动着身躯,想要挣脱出许海城的压制,看到挣扎无效,他又用力推了推许海城,但是推不动,他使劲地咽了一下口水,神情紧张,谄媚地笑着打着哈哈。

“进去!不要给我们玩花样。”苏伟示意许海城让开,他重重地拍了拍郑成福的肩膀以做警告,又用力地推了下郑成福,严肃地命令道。

郑成福一个措手不及,踉跄了几下差点栽倒在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