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039.案情初步分析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柒艾堇 2137 2015-07-08 08:00:03

  此刻,办公室的空气中弥漫着压抑的感觉,那感觉,让人觉着有些喘不过气来。

“嘿,干嘛要灭自己的威风呀?我们也很不错呀!”唐春狠狠地拍了下许海城的肩膀,她眼睛里闪烁着不易觉察的认真的火花,鼓励地说。

“凶手再厉害,总会留下些蛛丝马迹的,根据罗卡定律,‘凡两个物体接触,必会产生转移现象’,换而言之,只要与死者有过接触,总会留下些蛛丝马迹出来,同时也会带走一些东西。”贺明扬静静地看着景清漪,那乌黑的眼睛里,满是真诚,满是鼓励,他的唇角上扬出一个自信的弧度,鼓舞地说。

苏伟那胖乎乎的脸蛋上,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眼珠儿忽闪忽闪的,好像发亮的黑宝石一般,他拍拍胸脯,坚定的目光环视了一眼办公室,义正言辞地说:“没有一个凶手犯案不留下蛛丝马迹的,凶手也绝无可能逍遥法外,我们一定要有信心!”

“是的,我从来不相信有抓不到的罪犯。“范馨云转动着大而黑亮的眼珠儿,长长的睫毛,红彤彤的脸上总带着几分热情的神情,她的唇角微微一勾,认真地说。

“好啦,都知道你们一个个骁勇善战,一定会把凶手绳之于法的!”贺明扬安抚地拍了拍张勇的肩膀,细长的眉毛底下,他那明亮的眼睛是那么坦然,给人一种异常俊美、憨厚的感觉,他的唇角微微勾起,打趣道。

“我们来整理一下这起案子的资料。”景清漪走到小白板跟前,拿出大头笔,在小白板上轻轻地敲了几下,发出几声清脆的声响。

一众人纷纷走到小白板前,都低着头看着自己手上的资料。

“首先,需要确认死者的身份。”景清漪用热切的目光牵引着他们的视线,引导他们在有限的资料里尽快找到侦破案件的关键线索,她顿了顿,看着张勇问道,“勇哥,是否已证实死者的身份就是陈文琳?”

“已将死者相片与奥翔航空公司的员工档案的陈文琳进行比对,完全吻合;然后我和馨云又一起去奥翔航空公司了解相关情况。”张勇的双眉紧皱,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拿着笔,脸上露出一副严峻的神态,斜靠在办公桌旁,纹丝不动,活像个雕塑,他缓缓地抬起头,顿了顿说,“死者是奥翔航空公司今年招聘的一批空姐,性格开朗活泼,做事爽快利索,很得人心,与别人几乎从不结怨,当然在同一批空姐中表现比较优秀。”

“确定死者是陈文琳后,我就立马与陈文琳的父母取得联系,老两口一听到女儿的死讯,都以为是我们的恶作剧。”唐春的眉头紧锁着,眼睛圆瞪着,她停顿了下,声音低沉了起来,“老两口火速赶到警局,看到死者的遗体,伤心欲绝,仿佛一下衰老了很多。”

“我等死者父母稍微平静了后,录了口供。根据口供,死者平时很乖巧,从没让他们操过心,上学成绩也很不错,也从没听说过死者会与什么人结怨。”唐春的目光凝在一处,左手习惯性地将笔帽送在嘴边,牙齿轻轻地咬着笔帽,眉头紧蹙着,轻声陈述着,“对于死者能应聘上空乘,老两口说死者也是不抱希望的,没想到就被录上了。当时还特意出去吃饭庆祝一番。”

“死者父母是做什么工作的?”景清漪微抬起拿着大头笔的右手轻托着腮,张大的眼眶里,晶亮的眸子缓慢地游动着,丰满的下巴微微上翘,她若有所思地问道。

“死者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人,两人都是同一所中学的教职员工,死者父亲是一名语文老师,死者母亲是女生宿舍的宿管员。”末了,唐春补充着说了一句,“他们平时也从未与人结怨。”

“我也查了死者的社会关系,同学,朋友及闺蜜这些都问过,他们的回答都差不多,说死者性格很好,平时说话轻言细语的,不会得罪人,也没听死者与其他人发生过大的矛盾。”许海城的眼睛在眉毛下面炯炯发光,正像荆棘丛中的一堆火,他捏着资料的一角愤愤地说,“这么美好的一个女子,本应该在花季的年纪里绽放出自己的光芒,就这么香消玉殒了,凶手真是可恶!”

“还怜香惜玉了?”唐春的眼睛闪着热烈的暗光,她推了推许海城的胳膊,挤眉弄眼道。

“诶,不是你说的那样子。”许海城的眼睛颤动着,像一只在日光中受了惊吓的而感到不安的猫头鹰,他赶紧解释,“我的意思是说,这凶手也太没有人性了,真是可惜了一条年轻的生命。”

“明扬,白色瓶盖上的DNA提取出来了没?”景清漪敛下眼眸,摩挲着尸检报告的右下角,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抬起眼注视着贺明扬。

“已经提取出来了。”贺明扬轻轻点了点头,他的眼睛闪着严厉的光芒,眼里冒出的愤怒火焰照亮了他俊朗的面孔,他指着唐春说,“我要助理交给了唐春。”

“我已经拿到资料库让同事去进行比对了,出结果后就会立马通知我。”

“从表面证供来看,劫杀的可能性是最大的。”苏伟转动着笔,大脑在飞速运转,忽然一把握住笔,清晰地说,“从我们手上的资料可以看出,死者及死者父母并没有与人结怨,基本可以排除仇杀;也没有查到死者有男朋友,情杀的可能性也不大;那就只剩下劫杀!”

“死者是被凶手先奸后杀,死者包里面的值钱的东西都被凶手搜刮了,再从案发现场观察的环境证供来看,劫杀的可能性确实是最大的。”在范馨云冷峻的脸颊上,双眸像烧热的炭块一般熠熠闪光,她理了理纷乱的思绪,分析得井井有条。

“说实话,月湖山的那条路并不是很偏僻,晚上单独走如果小心点的话,一般也不会有事,”张勇皱着眉头,习惯性地把左手的大拇指放在嘴唇上面来回挪动,思考着,“案发当晚,凶手见色起意,已经盯上了死者,一路尾随死者,加上四周的环境清幽,才会决定在那里下手,劫色后,又看到死者包里藏有极有价值的财物,就见财起意,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死者给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