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029.再次相遇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柒艾堇 2007 2015-06-28 08:00:03

  清晨,沐浴在和煦的日光之下,无比惬意。

景清漪深呼吸,郊外新鲜的空气令人神清气爽,她仰着头,线条俏丽的脸庞上迎着阳光,圣洁皎亮,那美丽的头发披散在身上,像一股黑色的小瀑布一样.波浪起伏,金光闪闪。在蓝天的映衬下,白云飘浮,渐渐组成了一个笑脸,她笑意盈盈,急忙拿出手机把它拍下来,把它保存好。

她看着那一张照片,如此美好,让人向往。

一阵悦耳的声音打断了景清漪沉浸在美好画面里的思绪。

“老大,我们在柠檬主题酒吧,问了当晚的酒保,案发当晚胡心沐确实是喝得烂醉如泥,”范馨云的眼睛晶亮,眉毛像一对优美的弯弓,她顿了顿,想到她通过监控看到的那副画面,真是惨不忍睹,她有些嫌恶地说,“额,说到酒品,确实很糟糕,摔酒瓶,坐在地上又哭又闹的,鉴于她极具破坏性的行为,当晚很多人都印象深刻,同时向酒吧负责人拿到了当晚的监控,与胡心沐的口供基本吻合,从监控上可以看到当晚十一点左右,有个男的将胡心沐扶出了酒吧,幸运的是那个男人也是个玩家,我们去查的时候刚好就在酒吧里。”

电波那端传来范馨云的甜美的声音。

“找那个男人拿了口供没?”景清漪将刚被微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发丝别在耳后,她的脸上顿时露出严肃之色。

“拿了,那个男人说离开了酒吧后,胡心沐就狂吐不止,基于人道主义,他将胡心沐送到附近的宾馆,烂醉的胡心沐就拽住他不肯放,那男的整晚都照顾她,”范馨云眉清目秀,她那双机灵的、眯着看人的眼睛嵌在眼窝中,它们滴溜溜地飞快转动着,她的脸上带着微笑,照实将查到的情况景清漪汇报,“我们也从宾馆要来了当晚的监控,监控上显示他们十一点半进的宾馆,胡心沐是早上七点出来的。”

“这样看来,胡心沐基本无可疑。”景清漪敛下眼眸,暗自沉思着,“扣押满二十四小时后就放了胡心沐。”

景清漪挂了电话后,沿着公路三两步走,她的脸上荡起了坦然的微笑。

这一条公路,没有人行道,而机动车也是极少,视野开阔,显得格外的宁谧。

拐了个弯,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嗓音,“郊区那地的收购方案给我尽快做出来……价钱不用出得太高……”

景清漪连忙收住脚,她心生疑惑,无限疑惑,刚刚那个声音,似乎有着某种异样的熟悉,她轻蹙眉,怎么听着那么像祁懿琛!

祁懿琛挂掉电话,转了个身准备上车,瞥见站在他后面的景清漪,倏地,他的眼睛一亮,目光变得锐利起来,眸光微微一闪,嘴角勾起一个高深莫测的弧度。

“清漪。”祁懿琛绕到景清漪面前,打量着她略微紧张的神色,这女人不是一向沉稳淡定的吗?现在这是怕见到他了?

景清漪僵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她的目光落向祁懿琛领口的金色纽扣,在阳光的照耀下更加闪闪发亮,晃着她澄澈的瞳眸。

“祁总,真巧。”景清漪觉得有一股微火像电流一样瞬间跑遍她的全身.不自在地扭扭头,她的唇角勾起一抹讪讪的笑意,她敛下情绪迎上祁懿琛饶有兴趣的眸子。

祁懿琛从容不迫地走上前来,犀利的目光从远处开始走近,一直注视着景清漪。用略带薄茧的指腹倏然攥住她光滑的下颌,不容她躲闪,他坚定的目光沁入她惊愕的瞳孔,他那挑起的双眉,更使他有一种锐不可挡的威势。

景清漪那两撇淡淡的长眉毛,立时竖了起来,原来总是眯着的眼睛也瞪得和杏子一样圆,她满脸排红,一直红到发根,两眼盯着祁懿琛,同时这双眼睛变暗了,然后突然闪烁了一下,又变得漆黑,接着燃起了不可遏制的怒火。

祁懿琛用热切的目光盯着景清漪,他觉得她最招人喜欢的地方是她的眼睛,黑眼珠特别大,几乎占满了整个眼睛,而且目光深邃。

下颌传来的温暖在她的脸颊蔓延,漫天的阳光铺洒而来,落入她那墨黑的瞳孔里,祁懿琛的俊脸倏然间也变得耀眼起来,视线也变得灼热了起来,亮得她下意识地想要远离这股灼热。

“我也觉得,很巧。看来,我们很有缘分。”祁懿琛松开手,健硕的身躯站在她的面前,挡住了一部分太过耀眼明亮的阳光。他的爱怜横溢的眼光就在景清漪的光滑白皙的小脸上扫来扫去,他的唇角轻轻地勾起一抹魅惑的笑意,他说话时,眉尖稍稍挑起,仿佛就要飞起来似的,“清漪,你要去哪里?我送你吧。”

景清漪的心里忽地松了一口气,祁懿琛总是如此地高深莫测,她无法猜透他真实的想法,就如刚才,他的动作明明是霸道强势的,但说话的语气,却温柔地能渗出水来,让人着迷。

“不用了,我过来是要查个案子,再说,我的车就在停车场,我走过去很方便的。”景清漪轻轻地摇了摇头,黑葡萄似的眼睛里弥漫着从心灵里荡漾出来的亮晶晶的光彩,她仍旧客套地笑着,只是很牵强,她委婉地推脱。

“那我也不勉强了。”祁懿琛了然地笑开,他紧紧地注视着景清漪,注意到她那对眼睛,似乎在面对他时,特别是在不经意间侧视的时候,流露出紧张、推拒的神色,他的眼底快速地掠过一抹暗芒,快速得让人无法捕捉,他的唇角微微一勾,云淡风轻地坐回到跑车里,如一只潜伏已久的猎豹般一溜烟地便消失了。

一阵清风拂来,景清漪那海藻般的头发随风扬起,她微抬起右手,轻托起小巧的下巴,悠然自得地站着,眺望着远处渐行渐远的跑车,她若有所思地晃了晃脑袋,提步朝着郊外的房子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