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第26章 景丽檬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柒艾堇 3499 2015-11-25 20:02:42

  景氏企业在A市称得上数一数二的企业,是以房地产发家,在景铭城的带领下蒸蒸日上,将景氏企业推上了A市房地产龙头地位,只可惜子嗣福薄,身下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景嘉是鼎鼎有名的律师,与优雅美丽的空姐童媚成就了一段让人羡慕的爱恋,可惜的是后来不知因为何事选择自杀;小儿子景闻则继承了景氏企业,只是近几年房地产形势不佳,加上商场如战场,在各种的冲击下,景氏企业终究还是没落了许多。

景清漪回到景家大宅的时候天有些黑了。在幽静的山林一套欧式别墅映入眼帘,仔细观察是用一块块实木搭接而成,尖尖的绛红色的屋顶瓦在黄昏的霞光的照射下会格外醒目。

别墅共有三层,由于是依山而建的,所以每一层的景色都各有千秋。进入大门,是一条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小路的两旁是一排石凳,石凳上排列着形态各异的花木盆景,让人赏心悦目。小路往左一拐,是一扇玻璃门,进入玻璃门,就是别墅第一层的院子了。

奢华的客厅里,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明亮如镜子的瓷砖,华丽的水晶垂钻吊灯,进口的名牌皮质沙发,景丽檬有着鹅蛋形的脸庞,白里泛红的面色,像一朵桃花似的秀美;配上一双清泉般透亮的眼睛,显得可爱又聪颖,她从沙发上站起来转了个圈,她的身上穿着一条紫色及膝修身长裙,包裹着她曼妙的身姿,让她全身的曲线都完美地凸显了出来。

“丽檬,怎么感觉你瘦了很多呢?国外的饭菜不合胃口吧,瞧把你给瘦得……”

豪华的别墅客厅内,一个打扮贵气的女人正坐在沙发上握着景丽檬的手闲聊着,贵妇人的眼眸里蕴藏着浓浓的心疼,嗔怪道。

“妈妈,现在都流行骨感美呢,我觉得我还要更瘦一点。”景丽檬眨了眨眼,那双顾盼撩人的大眼睛每一忽闪,微微上翘的长睫毛便扑朔迷离地上下跳动,她的唇角上扬出一抹甜美的笑容,她仰着下巴娇嗔道。

穿过设计独特的大厅,唇角细细一弯的景清漪,信步走进装修豪华的客厅,就看到一个保养很好的标致妇人和一个娇俏可人的美女;鲜花,美食,美女,一切都是那样相得益彰,景丽檬瞟了一眼,立即迎了过来,两人就这样相互对视着。

栗色的卷发垂在景丽檬的肩上,棕色parada墨镜随意地戴在头发上,衬着她白皙的肌肤更加好看了些,那双妩媚的丹凤眼在这时候闪烁着几分挑衅傲慢,接着便面露微笑地朝景清漪走来。

“丽檬,欢迎回国。”景清漪微微挑了挑眉,她的眼睛很亮,亮得像没有微尘的海水,亮得宁静,永远不斜视似的,她的唇角上扬出一抹轻轻浅浅的弧度,笑意盈盈地说。

“诶哟,清漪姐姐,没想到你也会真心欢迎我回国,我还真是受宠若惊呢!”景丽檬轻蔑地瞄了眼一身便装打扮的景清漪,那天鹅般的一双黑眉,分明地、弓儿似的、婀娜地微微弯曲着,翘翘的鼻尖,有点挑衅嘲讽的味道,她那晶亮的眼睛珍珠般地闪耀着,她的唇角轻轻地勾起一抹弧度,不无讽刺地说。

“抱歉,我从来不说违心的话。”景清漪的笑容很冷淡,像阴寒欲雪天的淡日,她轻描淡写地说。

景清漪一说完,便朝着沙发上的贵妇黄蓉蓉微笑地打着招呼:“阿姨,叨扰了。”

“哦,清漪来了呀。”黄蓉蓉慈爱地笑着说,她的视线朝客厅里正忙碌着的佣人投了过去,柔媚的双眼闪烁着一丝不耐烦,大声吩咐道:“你们动作快点,打扫干净点。”

自小到大,黄蓉蓉待景清漪在外人看来确实是很好,饮食起居都照顾得妥妥帖帖,但从景清漪有记忆时,她总是觉得黄蓉蓉对她的照顾少了点温情、细心和疼爱,终究和亲生女儿还是有区别的。

“二小姐,老爷刚吩咐过了,要你到了就去书房找他。”佣人走过来恭敬地对景清漪说。

景清漪轻点点了头,转头看向黄蓉蓉,她的唇角上扬出一抹柔柔的笑意,她得体地说:“阿姨,那我先去书房啦。”

等景清漪挽着景铭城下楼走进餐厅时,景丽欣也已经回了景宅,正坐在奢华高贵的皮质沙发上闲聊着。

“丽欣,回来了?”景清漪看着风尘仆仆的景丽欣,她那双泉水般纯净的眼睛里,含着柔和的光亮,她的唇角上扬出一抹轻柔的笑意,她柔声问。

“是呀,爷爷吩咐,就算是出差也要赶回来呀!”景丽欣浮起轻柔的笑容,好似灵魂中涌出一道光,把她的脸照得光艳动人,她看着景清漪打趣道。

景铭城慈祥地看着景清漪,他的笑容就像池塘里落进了一块砖石一样,涟漪四散,皱纹满脸。

红木餐桌上已经上满了各种山珍海味,景清漪扶着景铭城坐上了主座,景闻和黄蓉蓉依次坐在右边,景丽欣、景清漪和景丽檬坐在左边。

“都开始吃饭吧!”

景铭城的眉毛又浓又长,两只眼睛闪烁着一种精明而智慧的老年人所独有的冷静光泽,他淡定地环视了一下餐桌,轻咳了一声,他拿起泛着悠悠光泽的竹筷,朗声说道。

待景铭城拿起筷子,其他人才开始提筷夹菜吃饭。

景清漪看着一桌的山珍海味没点胃口,只是想尽快吃完饭,好早点离开。

“清漪,这话老生常谈了,你那份工作还是给辞了吧,忙起来的时候没日没夜的,还经常和罪犯打交道,稍不注意就有可能遭遇到危险,”景闻的额角上有好几道皱纹,古铜色的脸上嵌着一双精光的眼睛,他随意地吃了几口饭,看了眼景铭城,放下筷子,严肃地看着景清漪,语重心长地说,“你不知道爷爷有多担心你,再说了,就算你不工作,也没问题。你要觉得无聊的话,那就来景氏帮帮我。”

景清漪微不可及地轻叹了一口气,她轻蹙了蹙眉,敛下眼眸,慢慢地放下筷子,她只觉得觉得头皮发麻,如坐针毡,她的心头有些沉重,家人关爱的眼神,如芒刺在背。

哎,批斗会又开始了,每次聚餐都避不了的话题。

“爸爸,干嘛在吃饭的时候说这个呢?”景丽欣看了看景清漪,她那光滑白皙的脸蛋像是百合花般洁白,她的腮帮子上泛着柔媚的玫瑰色,她的唇角上扬出一抹轻柔的笑意,对着景闻嗔怪道。

景清漪不着痕迹地投了个感激的眼神给景丽欣。

“爸,她不想辞职就不要逼她嘛?”景丽檬不满地把嘴翘得老高,都可以挂个水壶了,她的眉头颦蹙,似乎要表现出叱咤风云的盛怒,她用筷子重重地插着白米饭,抱怨地嘀咕了起来,“干嘛要安排她进公司呀?”

倏然间,餐厅里突然安静的好像空气凝结了一样,毫无声响。

景闻瞥了眼景铭城,察觉到他的脸色阴沉了许多,脸上隐隐地透着愠色,横了一眼景丽檬,呵斥道:“丽檬,给清漪道歉!”

此时,景闻的面孔十分严肃,简直像生铁铸成的。

“爸,我又没错,干嘛要道歉?”景丽檬微仰着下巴,目光棱棱的眼睛显露出一种嫉恨的气象,她轻哼了一声,不服气地反驳道。

景铭城听到景丽檬的话语后,他的脸色更难看了,似乎有火山爆发的发怒迹象了。

景闻瞥到景铭城阴云密布的脸,他的脸更难看了,眉毛顿时拧成了疙瘩,额上沁出了汗珠。

“爷爷,你们都消消火,丽檬现在还小,不懂事,你们就不要和丽檬计较了。”景丽欣赶紧起身轻轻地揉了揉景铭城的后背,同时也递了个眼色给黄蓉蓉,她柔柔地看着景铭城,细声细气地劝解着,就像清泉潺潺地流淌。

黄蓉蓉立马心领神会,立即倒了杯茶放到景铭城面前的餐桌上,宽慰地说:“爸,你也知道丽檬这孩子有时候说话不经大脑思考,就不要和她计较。”

景清漪看着这个熟悉的场景,她的心间泛起一种叫做无奈的情绪,她苦笑了一下,这个笑好像是偎然挂到她的嘴唇上,而眼看着又要掉在地下摔坏似的。

景丽檬往日白里透红的脸颊,现在笼罩着一层怒云,眉头微蹙,上齿咬着下嘴唇。

“我现在还没死呢,你们一个个是不是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景铭城气得直喘气,嘴角的胡须被气流鼓得乱飘,他重重地将筷子摔在餐桌上,他怒不可遏地吼叫着,他的声音在这时候骤冷了几分,像沉雷一样滚动着,传得很远很远,脸上的表情有些吓人。

“丽檬,道歉!”景闻看到景铭城已然有发怒的征兆,他的心忽然咯噔了一下,他的脸色忽然变得阴沉下来,眼神也黯淡,就像晴朗的天空猛然遮上了一片乌云,他的声音适时地响了起来,声音中透着几分威仪。

景丽檬瑟缩了下,她如此近距离地看着景铭城,竟也有些害怕。黄蓉蓉迎向景丽檬微怔的脸色,走到去轻拧了下她的手臂,暗暗地投了个眼色给她。

景丽檬低下头,呐呐地低声道歉:“对,对不起,我不该说那样的话。”

黄蓉蓉瞥了眼景清漪,她的眼底快速地掠过不易察觉的责备及不屑,之后疼惜地看着景丽檬。

“我没放在心上。”景清漪绕过景丽欣,弯腰揉揉景铭城的肩膀,温言软语道:“爷爷,不要生气啦,大不了我以后多抽些时间同你一起吃饭啦。”

景清漪的声音很轻柔,就像汩汩不断地、晶莹清亮的、千百年来一直往外喷着清冽的冷水的地下泉眼一样。

“那就是要你辞职没点商量的余地啦。哼!”景铭城用眼睛严厉地瞪着景清漪,那眼神像要射出火花一般,他撇过头,轻哼一声。

“爷爷,你也知道我有多喜欢这份职业啦,再说啦,我也不懂那些什么经营管理,我还是老老实实地破我的小案子啦。公司有叔叔管着,有丽欣和丽檬帮忙,肯定会将公司经营得越来越好的。”景清漪那两条弯弯的细眉,微微扭曲着,在眉心间蹙到一块儿,她澄澈的眼眸里盛满了无奈的情绪,她轻声哄着在生闷气的景铭城,她说的娓娓动听,声音像春夜吹的洞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