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第25章 剖析案情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柒艾堇 3468 2015-11-25 20:02:42

  “怎么不是疯子?那晚喝醉了发了疯一样敲我家的门,还把我爸爸凑得鼻青脸肿的!”小男孩噘着嘴不服气地反驳道。

“你这孩子,给我去做作业。”妇女瞪了一眼小男孩,她轻斥一声。

“别!”景清漪阻止了妇女的行为,她半蹲着与小男孩平视着,轻柔着说,“乖,给阿姨说说,当晚是怎么回事?”

“那天我在家里做作业,听到敲门声,我就去开门,就看到对面的疯……叔叔摇摇晃晃地坐在我家门口,满身的酒气,好难闻的。”小男孩那张圆圆的脸上,光鲜的两只黑亮的眼珠一闪一闪的,可爱极了,他怪不好意思地笑着,看了眼妇女的脸色,连忙吐了吐舌头说,“妈妈问我是谁,我说好像是对面的叔叔,妈妈也跟着出来看,连忙叫了我爸爸过来搀扶到对面去,结果不知道那个叔叔发了什么疯,摇晃着站起来就揍了我爸爸一拳,要冲进我家里,我爸爸马上起来挡着,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就扭打在一起了。”

景清漪抬眼看到走过来的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脸上尽是淤青,疑惑地问妇女:“这就是那晚留下来的?”

妇女转身,看着男人脸上的淤青,她的水灵灵的大眼睛溢满了心疼,她的嘴角微微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说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恨死那个叔叔了,那晚还把我家客厅给吐脏了,害我妈妈搞了很久的卫生,把我家整的不得安宁。”小男孩圆胖的脸蛋,那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特别是那张嘴巴,嘟起来都能挂个油瓶了,他小声地嘟囔道。

“那晚真是够折腾的,实在没办法了,就把他放在我家里的客厅休息了一晚。”妇女柔柔地抚摸着小男孩的脑袋,轻声补充道。

“还记得那天是哪一天吗?是这个月的22号吗?”景清漪微微点了点头,她笑意盈盈地看着小男孩,轻声问。

“我想想呀。”小男孩挠了挠头,吞吞吐吐地说,“我记得第二天我要考试,差点没赶上考试,我考试是23号,嗯,是22号。”

“看下是不是这个叔叔?”景清漪抽出手机,放大了刘武斌的相片再次给小男孩确认。

小男孩点点头,他那张圆圆的脸蛋上挂着一对好看的小酒窝,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不时滴溜溜地转动着,显示也一股机灵而淘气的劲儿,而他现在的眼底满是好奇。

景清漪轻轻捏了捏小男孩粉嫩的脸颊,她的脸好像绽开的白兰花,笑意写在她的脸上,溢着满足的愉悦,她柔声说,“谢谢你。”

“勇哥,我已经核实了刘武斌的口供,基本无可疑。”景清漪慢慢踱步走到门卫室,取了当晚的监控,拨通了张勇的电话,敛下眼眸,淡声说,“扣押满二十四小时后就放了刘武斌。”

待景清漪赶到警局时,未见先前办公室的凌乱,所看之处都已经被整理得干净整洁。

一个接一个的消息,像灭火器一样把心头的希望之火浇灭了。

“真是白忙了一场,费了多大的劲挖出了死者的神秘男朋友,结果却竹篮打水一场空。”许海城泄气地瘫坐在椅子上,他的心情像是被吹落的树叶,感到无限的失望和无力。

“你有点耐心,行不行呀?”唐春用夹板重重地拍了下许海城的肩膀,她轻蹙眉,轻声斥责道。

“破案要有耐心才行。”皱着眉头的范馨云接过话头说。

“你看,连新人都比你有觉悟。”唐春不屑地轻哼一声,她的眼睛里蕴藏着浓浓的嘲讽,她鄙视地说。

“我知道,破案是需要耐心的。”许海城的眼睛霎动着,像一只在日光中受了惊吓的而感到不安的猫头鹰,他呐呐地解释,“我就是发发牢骚而已,有必要群起而攻之吗?”

“有必要。”景清漪看了下都有些低迷的气势,她微微挑了挑眉,澄澈的眼睛闪着严厉的光芒,眼里冒出的自信火焰照亮了她光滑白皙的面孔,她的唇角轻轻地勾起一抹自信的弧度,扬起声音说,“我知道大家这段时间都辛苦了,但打击罪犯一直都是我们坚定不移的信念,不能因为这么一点小困难就望而却步。”

“老大,我……不是怯懦!希望就像一只五彩缤纷的肥皂泡,突然在眼前破灭。”许海城霍地站了起来,黝黑的脸红了起来,大声说,“sorry,刚嘴贱,说了不该说的话。”

“来,我们整理下手头上关于这个案子的资料。”景清漪安抚地拍了拍许海城,走到小白板面前转动着大头笔,那严肃的目光如电光雷火,威严得像一个纵横沙场的将军,她清了清嗓子说。

唐春一行人都快速地聚拢在小白板前,收起了先前嬉皮笑脸的表情,换成了一副严肃的表情。

此时,办公室里鸦雀无声,连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都听得见。

“先前已经排除了劫杀的可能,现在同时也排除了情杀的可能,现在看来,仇杀的可能性极大。”许海城正了正脸色,只见他皱起眉头,手握资料,清了下嗓子,用冷峻的话语说。

“勇哥,我先前要你查死者有没有仇人这一块查得怎么样啦?”景清漪微微挑了挑眉,她的眼睛在眉毛下面炯炯发光,正像荆棘丛中的一堆火,她收起嘴角的笑意,严肃地问。

“我跟这条线索跟了很久,几乎是没查到什么。虽说死者平时很不得人心,扯皮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现在的人都很惜命的,没必要为了这点小事就大开杀戒。”张勇摇了摇头,他直勾勾地盯着笑白板,他的视线俨如钻探泥土深处的一杆钢钻,他顿了顿,继续补充着说,“再说,我也查了死者的经济状况,没有借贷等不良记录。”

“这样看来,仇杀的可能性极低啦。”许海城皱了皱眉,敛下眼眸,他低低地说。

“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是变态杀手?”苏伟睁着他那双有神的眼睛,炯炯发亮,泛着自信、刚毅和乐观,他轻咳了咳,轻声说出自己的想法。

“苏伟,你说说看。”景清漪环抱着双臂,她沉着脸,她那双美丽清澈、一乱春水般的眼睛一眼就能看透旁人的心,她沉吟许久后抬眼看着苏伟说。

“首先,我们排除了劫杀,情杀和仇杀的可能,现在似乎陷入了死局。其次,我们一开始拿到尸体鉴定报告的时候,就吐槽说凶手太变态了,当时我们都忽略了一点,正常人杀人后肯定会心虚,只想着抛尸,除开有什么深仇大恨的,怎么还会想着用那么多的方法来折磨死后的尸体呢,这本来就不是一个正常人的思维。”苏伟理了理纷乱的思绪,他的表情很是淡定,他条条有理地分析着。

“我一开始接手这个案子就有类似的想法。”景清漪沉思片刻,细长的眉毛轻挑起,她的眼梢动人地向后扬起,射出一种摄人心神的晶莹光彩,她缓缓说出自己的想法。

“老大,我们是不是还忽略了什么,当初排除劫杀这种可能,是因为限量版水晶雪花胸针,却没有实质的证据排除先奸后杀的这种可能。”范馨云轻蹙眉,她那双眼睛灵活、明亮而有神采,她一针见血地分析道。

“的确。”景清漪微微点了点头,她赞赏地看了一眼范馨云,“我们确实是忽略了这一点。”

“馨云,很不错哦!”唐春毫不吝啬地开口称赞,她的眼睛里注满了兴奋。

“但现在毫无头绪,根本就不知道应该从哪个方面着手。”范馨云的脸上蒙着一层阴云,她轻蹙眉,耷拉着脑袋,她的唇角轻轻地勾出一抹苦涩的笑意,补充道。

“肯定还有我们忽略了的细节,只是现在我们还没发现而已,”景清漪轻轻地拍了拍,响亮的掌声响彻在办公室里,她的玻璃珠似的大眼睛里,闪动着自信、热情的光芒,她清了清嗓子,扬起声音说,“我们需要回过头来重新整理一遍此案,看看是不是还有哪里被我们给漏掉了。”

“Yes,Madam!”整齐的声音洒落在办公室里,将先前的失落一扫而空。

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悄悄地从指缝中溜走。此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红霞慢慢消退,暮色渐浓,办公室里微微地散发着温暖的朝气。

景清漪伏案紧盯着资料,不放过任何一点细节,许久后她伸了个懒腰,揉了揉倦眉,听到手机响看也没看就接了起来。

“喂,你好。”景清漪不带感情地接着电话,淡冷地说。

“清漪,我是爷爷,又在忙着案子?”景铭城听到电波那端传来的景清漪略带疲惫的声音,他就知道她现在这个时候肯定是在办公室里加班,他的浓眉下面深藏着一对炯灼的眼睛,那里面饱含着无边的慈爱,他那温和的话透过电波传了过来,“今晚回家吃饭,丽檬从英国回来了。”

“爷爷,都这个点了,我过去有点晚了,今天我就不过去了,你们吃吧。”景清漪微不可及地轻叹了一口气,那双安静的琥珀色的眼睛,带着那种些许无奈的神气,她敛下眼眸,看了下腕上的时间,轻言细语地推拒道。

“清漪,无非就是一家人一起吃顿饭,不要老是推脱,我知道你和丽檬一见面就会起口舌之争,你也不要和她一般见识。”景铭城对于景清漪的拒绝,早已了然于心,只能使出亲情牌了,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低声控诉道,“再说,爷爷也很久都没和你一起好好吃顿饭了,你这么忙,估计都要把我给忘了……”

“好啦!爷爷,我就赶过来。”景清漪很是无奈地翻了翻白眼,各种矛盾的心情,翻滚不息,她那澄澈的眼睛迅速转悠着,成了忧郁的、嫣然动人的眼睛,她柔声打断了景铭城的控诉。

挂完电话的景清漪重重地合上资料,她只觉得头大,很是无语地抬头看着天花板,眼眸微光闪烁,得了,今天耳根子又不得清净了。她强打起精神,就像是个要上战场的战士一般,利落地抽走放在椅背上的黑色小西装外套,关灯锁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