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神秘首席刁蛮妻

第30章 合租的烦恼

神秘首席刁蛮妻 水绕天涯 3216 2015-11-04 15:43:46

  “薛先生,这是私人住宅,请你出去!”莫飞追过来下逐客令,刚刚开门就被薛喆推了一个趔趄,他此时也正火大。

薛喆甩都没有甩他一眼,一直冷冷地盯着秦微微。

“很好吃?”牙缝里挤字,勉强压制着心中的怒火。他每天没有管饱她饭吗,竟然跑到一个陌生人家里来吃面?

“……嗯。”秦微微点头,此刻她脑子有点短路。

这个回答无疑火上焦油,薛喆那股强压着的怒火,腾的一下就蹿上来了,一把将面碗扫落在地,拉起她的胳膊就往外走。

“唔……唔……”秦微微嘴里噙着一堆面条,说不出话来,只能踉踉跄跄地跟着。

莫飞哪受得了薛喆这样不怜香惜玉的劲儿,秦微微可是他第一个一见钟情的女孩。大步上前拦住薛喆:“放开她!”

“别逼我跟你动手!”薛喆的暴戾因子喷得满屋都是,他的忍耐已经到达极限。

“我说了,那一百万我替她还,你放了她!”莫飞毫不退让。

“你算什么东西!”薛喆飞起一拳,就要跟莫飞打架。

“不要打架,不要打架!”秦微微终于暴发了,面条喷得到处都是,也顾不得形象,气愤地一抹嘴,吼道,“薛扒皮,我跟你回去!”

她是女汉子好吗?

一个刚认识了五天的房东,和一个刚认识两天的爱慕者,为她要大打出手,太特么天外飞仙了好吗?

“微微!”莫飞还想劝一劝,但被秦微微打断了。

“莫飞,今晚谢谢你,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说完,甩开薛喆的手,顾自拿起包走了出去。

薛喆抿了抿嘴,紧跟了上去,一同进了电梯。

看着电梯门合上,莫飞失落落地在门口站了很久。

站在电梯里,秦微微一直赌气地不说话。

最终还是薛喆憋不住了,缓了缓语气说:“干嘛住到陌生人家里?”

“那是我朋友!”秦微微白了他一眼。

“你们才认识两天!”薛喆的火又上来了,交朋友有这么快的吗?

“我跟你也才认识五天而已,拜托,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好吗?”你以为你是谁啊,一个房东管得也太宽了!

薛喆,“……”

无言以对,这会又不能跟她说实话。

“我有管闲事吗?合约里怎么规定的,做保姆期间不准谈恋爱!”

在他知道接电话的人是莫飞后,就已经确定他不可能是她的新男朋友了,因为他知道秦微微再怎么神经大条,也不会和一个刚认识两天的人谈恋爱,她骨子里是很传统的。但她和莫飞的熟识速度,真是让他恼火。

“那我有谈恋爱吗?正常交友而已,难道你真就那么扒皮,做你家保姆连异性朋友都不能交了,那要不要以后出门都青纱遮面啊?”这个房东,跟他说话说多了就容易上火。

薛喆,“……”

好吧,如果可以,他的确想这么规定。

“就算没有,这么晚了干嘛不回家?”

“是你说走了就别再回去的!”以为她愿意啊,无家可归的感觉当真是极可怕的好吗?

薛喆,“……”

他已经预见,终有一天他会被她气死。

出了电梯,薛喆去取车,但秦微微并没有等他的意思,兀自向前走。

薛喆开着车赶紧追上来,摇下车窗:“又闹哪样?上车!”

“我可不想一会又被人给赶下来!”她也有尊严的好吗?

薛喆,“……”

这么能记仇!这女人还真是让人头疼。

“你确定不上车?”

说不上就不上!

“你确定你可以走回去?”这会儿末班车都发完了,连公交都没的坐,以她现在的经济状况,绝对舍不得打车,他就不信她愿意走回去。

关你屁事!

“好,有骨气!”薛喆嘲弄一笑,开着车慢悠悠地跟在她后边,看她到底能坚持多久。

前面的女人真的很倔强,走了好久也不肯上车,薛喆头疼得厉害,时不时去摁太阳穴。他想起了雷寒对她的评价:难驯服的悍马。

刚想再拉下脸来劝劝她,就见小女人突然蹲了下来,手捂着肚子,表情痛苦。

薛喆心里一紧,赶紧停车,跑到小女人身边:“秦微微,你怎么了?”

秦微微痛得已经说不出话,紧咬着下唇,脸色惨白。

薛喆吓坏了,赶紧打横将她抱起,放到车上,给她系好安全带,然后发动车子,一路飞奔去医院。

看着她痛苦的样子,心里急得火烧火燎,连闯了好几个红灯。

到了医院门口,更是顾不得许多,抱着她奔进医院大厅,一路狂喊:“医生,医生,快来救人啊!”

秦微微痛得说不出话,但心里已经囧得不得了,一会医生如果知道她只是痛经,该会怎样嘲笑这个像天塌了一样的男人。

好在是夜里,医院里没什么病人,值班医生很快就接待了秦微微。

诊断过后,医生泰然自若,不紧不慢地吩咐:“去弄个暖水袋来。”

“医生,她怎么样?”薛喆急了,这个时候弄什么暖水袋!

医生轻飘飘地瞟了一眼急躁的男人,轻浅一笑:“痛经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这下惹火了本就急躁的男人,暴怒而起:“她都疼成这样了,还没什么大不了?”

秦微微忍着疼痛拉了拉他的手,别丢人了好吗?

薛喆以为她疼得受不了了,赶紧俯身搂着她,温柔地说:“很疼吗?再坚持一下。”

然后对着医生怒吼:“赶紧给她止疼啊!”

秦微微,“……”

哪有地洞让她钻进去成吗?这男人懂不懂什么叫痛经啊?

更囧的是医生,靠,这男人有没有素质啊,对老婆那么温柔,对医生就这么凶!

还好,此值班医生很有医德,并没有因为他的无礼而难为,耐心地解释:“先生,您太太这是痛经,需要用暖水袋暖一暖肚子,我再开一剂止痛针就可以了。”

太太这个称呼成功取悦了男人,态度180度大转弯,笑面如花地对着医生:“好,谢谢医生,我马上去准备暖水袋。”

秦微微,“……”

真是个变色龙!

薛喆细心地将秦微微安置在病床上,又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在她身上,才转身出去。

“你老公真疼你!”值班医生羡慕地看着秦微微。

秦微微一阵恶寒,她可从来没想过要找这样一个变态男人做老公好吗?

不过她已经痛得没力气跟医生解释了。

“好啦,我去给你开一针止痛的。”说完医生转身出去了。

不多时进来一位漂亮小护士,拿着注射器,笑盈盈地吩咐秦微微翻身把屁股露出来。

秦微微不敢怠慢,尽管她怕打针,但也想速战速决,她可不想正打针时那个黑心房东回来了。

然而,老天就是那么不睁眼,怕什么来什么,正当她露着半边屁股打针时,那个天杀的房东回来了。秦微微想死的心都有了,脸本来苍白苍白的,一下子就红得不能再红了。

打完了针,护士看了看傻站在一旁的大帅哥,微微羞了一下说:“请帮您太太把裤子提上吧。”

“……好。”薛喆的反应有点慢拍,眼中全是异样的光芒,他真没想到来趟医院会有这样的福利。

护士一走,秦微微顾不得疼痛,一把抓起薛喆留下的外套盖住了屁股,怒吼:“看什么看,再看姐挖了你的眼珠子你信不信!”

“不是,那什么……”薛喆心虚地摸了摸鼻子,“护士不是让我帮你……”

“闭嘴!转过身去!”她可以去死,但决不想再听到那三个字。

“……好好好。”看她疼得不好受,他也就不再逗她了,乖乖地转过身背对着她。听着身后一阵悉悉索索,忍不住心猿意马。

打了止痛针没多久,秦微微的疼痛得到了很大的缓解。

护士进来吩咐:“没事你们就可以回去了,记住不能吃凉的,不能劳累。”

“不需要住院吗?复发了怎么办?”薛喆急忙问道。

秦微微无语望天,心中有一万只***狂奔而过。

护士的脸垂下三条黑线,即而又咧嘴笑了:“没事,只要注意休息别着凉就不会再疼了。”

“哦,还需要再开点药吗?”薛喆相当认真。

秦微微再望天,现在让她拿一根面条上吊她都愿意。

护士又笑:“不用!这位先生疼太太的精神可嘉,但需要补一补关于痛经的知识了。”

“好,我会的。”薛喆认真回答。

护士看着秦微微:“你真幸福!”

秦微微,“!”

请帮她打开窗子,然后谁也不要拦着她!

回去的路上,薛喆心情相当美丽,嘴角一直都挂着抹不开的笑意,一副捡了大便宜的样子。

秦微微却是一脸灰败,气愤难平,一副吃了大亏的样子。

两人一路悲喜交加,终于回到了家。

薛喆下车刚要去抱她,秦微微迅速拒绝:“不用,我自己可以走!”

薛喆挑眉:“医生说你不能劳累。”

秦微微又囧了,这男人平时不是挺聪明的吗,这会儿怎么这么愚了,就算不能劳累,也不至于这几步路都不能走了呀。但还不等她反对,人就被他横着抱起,然后飘进了她的卧室,再回神时,已然躺在了床上。

好吧,反对也无用,只能无奈叹息。今天在他面前已经丢尽了脸了,不在乎这最后一点了。

可是,她人已经安然回到了卧室,这男人怎么还不走?

虽然房东大人很碍眼,但人家刚刚送自己去医院,又无微不至地照顾,怎么说也得委婉地下逐客令。

“房东大人,您肯定也累了,赶紧去休息吧,今天真的谢谢你了。”秦微微刻意地笑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