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神秘首席刁蛮妻

第25章 哪个才是他的

神秘首席刁蛮妻 水绕天涯 3242 2015-11-04 15:43:46

  看了黑心房东两眼,秦微微解气地拿起叉和刀,准备尽情地享用美食。但下一秒,她就尴尬地不知所措了。

能给她提供一双筷子吗?

请原谅她吧,她是穷苦人家出身的女孩子,从娘胎里出来就没吃过高档西餐好吗?

在西餐厅里要筷子,会被笑掉大牙吧?

可是,这刀和叉是真心不会用啊。

怎么办,又要被黑心房东耻笑吗?

老天爷,求赐一道闪电,劈死她吧!

啪!啪!

对面的房东大人扔掉了手中的刀叉,徒手抓起了盘中美食,大吃起来。

边吃还边说:“好好的中国人,用什么刀叉。”

秦微微,“……”

靠,原来房东大人也不会用!那刚才干嘛还拽得二五八万的,架式拉得多专业似的。癞蛤蟆穿迷彩,愣充小吉普!

既然都不会用,谁也别五十步笑百步。

秦微微果断地扔了刀叉,徒手开吃。

薛喆微不可察地抿出一个柔情似水的笑意。

侍者再次来上餐,看着两人的吃相,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但最终在薛喆阴冷的眼神里,仓皇逃窜了。

本来吃掉第一份美食,秦微微已经饱了,可赌气点来的第二份美食,是这店里最贵的,真心舍不得辜负,于是又硬着头皮往下吃,最后有一种肚皮就要爆的感觉。

这绝对是自己挖坑埋自己。

冲动是魔鬼啊!

薛喆一直好以整暇地看着,那种戏虐的表情,让秦微微特别不爽。

将最后一口美食吃掉之后,她觉得有必要去一下卫生间。于是,匆匆打了个招呼,就捧着肚子一阵风似的跑开了,紫色的长裙也非常配合地飘逸张扬。

看着小母老虎的背影,薛喆差点把眼泪笑出来。

这让他想起了旧时光。那时候,每次去食堂吃饭,她总是狼吞虎咽,不知不觉地就把自己给吃撑着。吃完饭第一件事就是把餐盘推给他说:“你去刷盘,我去厕所!”

而他也总是幸福满满地点头,为女神刷餐盘荣幸之至呢。

从卫生间出来,秦微微终于如释重负。

“微微,真的是你吗?”

刚要转弯的秦微微顿步,心跳骤停,缓慢转身惊讶地望着那人。

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他!

陈明晧,他不是应该在英国吗?

两年不见,时光荏苒,他还是那么帅气,一身大牌西装将他装点得更加挺拔,唯一不同的是脸上多了几分成熟和贵气。

就算他伤她如斯,再见到他,她还是止不住心跳。毕竟,那五年里,她付出了真感情。

陈明晧显得很激动,上前抓住了她的手,激动地说:“微微,这两年过得好吗?”

好不好,又与你有什么关系?

秦微微迅速抽回了手,扭头不再看他。沉默地不说话,她怕一说话,眼泪会忍不住掉下来。

陈明晧尴尬地收回空空的手,面上有几分痛色:“你的事我都知道了,现在住哪里,缺不缺钱?”

秦微微,“……”

他这是什么意思?当初那么绝情地离开,现在却又这么关心她,同情么?

“我现在很好,不需要同情。”秦微微挑眉微笑。

就算心再痛也要骄傲地面对,尊严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陈明晧一时还适应不了这样的秦微微。

以前,她虽然也咋咋呼呼,活蹦乱跳,但在他面前总是很温柔。现在这样高冷的疏离,让他感到了爱恨的落差。

“微微,你恨我?”陈明晧明显有些难过。

秦微微再亮招牌式笑容:“你想太多了,陈驸马!虽然大家都嘲笑我为秦香莲,但我想说,我是个特别的秦香莲,你走你的致富路,我走我的平凡道,没功夫再跟你闲扯!”

说完,秦微微再轻轻一笑,转身便走。

“微微!”陈明晧追上几步,抓住了她的手臂,“告诉我你现在住哪,我有空去找你。”

秦微微好笑地看着他:“找我做什么?不怕你的千金女友吃醋么?”

提到千金女友,陈明晧的脸色晦暗不明地变了两次。

略带乞求地说:“微微,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我们约个时间好不好?”

“我和你已经没什么好说的!”秦微微愤怒地甩开陈明晧的手,转身快速离开。

转过身的一瞬间,眼泪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那些曾经的过往,像花一样在身边肆意地开放,又肆意地凋零了。

陈明晧,在她的记忆里抹了一层蜜,却也划了刻骨的一刀。

也许只有眼泪,才可以祭奠那段不算短的可笑的爱情。

陈明晧不死心地向前追了两步,表情复杂。

“明晧。”一个身着华贵洋装的女孩出现在陈明晧的身后。

女孩很漂亮,笑容更是千娇百媚。

陈明晧浑身一震,连忙顿住脚步,努力调整面部表情,而后微笑着转身。

“明晧,你在看什么,有熟人吗?”女孩笑盈盈地走上前来,挽住了陈明晧的胳膊。

“没有。”陈明晧宠溺地笑了笑,“我们回去吧。”

“好。”女孩挽着陈明晧高兴地离开了,在转身的瞬间,眼神凌厉地望了身后一眼。

二人走后,薛喆从洗手间旁的拐角处走了出来,面色阴沉如墨。

秦微微久而不归,他不放心,故而过来看看,想不到竟看到了这样一幕。

片刻之后,轻轻叹了口气,追着秦微微而去。

再次回到座位上,不见薛喆,秦微微猜测可能他也去了洗手间,于是就坐下来静静地等。

一个人的孤单,一个人的落寞。

追回来的薛喆,静静地看着她忧伤的背影,心里也并不好受。

倘若当初不曾分离该有多好。

别哭好吗?我的女孩!

刚刚挽着陈明晧离开的女孩,是他的妹妹。

他怎么也没想到,抢走秦微微男友的人,竟是自己的妹妹!

看来,他与秦微微之间,将会遇到一些不期望的麻烦。

许久之后,薛喆松开了一直握紧的拳头,轻轻叹了口气,走到秦微微身边。

“还要再吃点什么吗?”语气轻松,故意忽略掉她眼里的红肿。

秦微微摇头,情绪明显低落许多。

“那回去吧。”

“好。”秦微微点头起身,再无更多言语。

在回去的路上,各自沉默。

薛喆贴心地不去破坏气氛,而是轻轻地播放了一首舒缓的歌,张学友的《如果再回到从前》。

我不再期许诺言。

不再为谁而把自己改变。

历经生活事业爱情。

挫折难免。

我依然期待明天。

历经生活事业爱情,挫折难免,我依然期待明天。很励志,但也很难。

她曾经以为自己是打不死的小强,就算山崩地裂,海啸来袭,也不会畏惧。却想不到,在情感上,她竟是一个脆弱的痴儿。陈明晧的抛弃,将她推进了痛苦的泥潭,任凭怎样挣扎,也走不出那个要命的漩涡。

两年,可以修复任何外在的伤,但心上的伤,要怎么抹?

“想哭就哭吧。”哭过以后,明天忘掉他,好吗?

“谁说我想哭?”秦微微有些懊恼,有些痛只适合一个人默默品尝,不愿被人打扰。

“能够背叛的爱情不算是爱情。”薛喆语气一直很平静。

是的,哲理的话谁都会说,但又有谁能无视五年的青春?

薛喆突然踩了刹车,停在了路边。

转头看着秦微微,温柔而严肃:“为何总要徘徊在原地,也许更大的麦穗就在一步之遥呢。”

秦微微有点怔愣,“比如?”

“比如……”薛喆轻轻的挑了挑眉,“我。”

秦微微怔愣了片刻,突然破口而笑,“房东大人,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薛喆,“……”

他很认真的,好吗?

沉默。

就在秦微微笑得有些尴尬的时候,薛喆突然抿嘴一笑:“是不好笑,但你还是笑了。”

“好吧,房东大人,你成功取悦了我,以后我可以减少喊你薛扒皮的次数。”

原来黑心房东也不算太黑心,在她难过的时候,还懂得弄个幽默来调剂一下。

薛喆无奈失笑。重新坐好,发动车子。

此时,街道两侧华灯高照,夜景繁华。

临近四合院区域,进入一片夜市,车速减缓。

夜市上,行人络绎不绝,各式各样的小商品、各色小吃,琳琅满目。

秦微微突然来了兴致,扒在车窗上向外观看。陈明晧说她不是公主,是的,她不是,她就喜欢这些烟火气息。

进入夜市中场,薛喆突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快速停好了车子,兴奋地对秦微微说:“等我一下。”

看着男人飞奔下车,秦微微不禁目瞪口呆。

他,他居然去买那种东西!

当薛喆举着两团大大的棉花糖回到车上的时候,秦微微依然回不过神来。

太颠覆形象了,这还是她那个黑心阴险的房东大人吗?

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穿着名牌西装,举着两团白球球,笑容还那么无害,这,这要怎么形容?

“嗯,吃吧!”薛喆将棉花糖递给秦微微一个。

秦微微讪笑着接过来,“房东大人,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吗?”

薛喆,“……”

记得以前她很喜欢的啊!

那时候她心情不好,只要吃一支棉花糖,就会重露笑容了。掌握了这个规律后,她一不开心,他就会主动去给她买棉花糖。

“不喜欢?”薛喆有一点点失落。

“不,很喜欢!”她真的喜欢。矜持一下,怕他笑自己幼稚而已。

斜睨了她一会儿,看她甜甜地吃了起来,他明白了她的小算计,不禁眉开眼笑。

秦微微着实被晃了下眼,靠,她之前怎么没发现,房东大人居然这么帅,真是妖孽丛生啊!

五秒!十秒!三十秒!

“看够了吗?”薛喆一脸的春风得意。

其实他很愿意让她一直这么看,可是不行啊,后边有司机催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