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神秘首席刁蛮妻

第23章 做我的保姆要有品位

神秘首席刁蛮妻 水绕天涯 3238 2015-11-04 15:43:46

  薛喆又努力压了压胃里涌上来的恶心感,不敢开口说话,怕一张口就吐出来。只是打了一个手势,示意秦微微自己品尝。

秦微微恨恨地睨了他两眼,夹起一块排骨啃了一口,然后……

呸呸呸,全吐了出来。

“靠,这是人吃的吗?”秦姑娘心直口快,说完又有点后悔,自己给自己砸场子么?

完全照着食谱做的呀,怎么会这样?不甘心!

于是又把所有的菜尝了个遍,还不忘喝了口汤。

最后,秦姑娘气馁地撂下筷子,以手扶额:“给猪吃还差不多!”

看她那样子,薛喆差点笑出声来,恶趣味也随即上来了。

邪魅一笑:“身为保姆,却连一顿像样的晚餐都不能满足主人,你说是不是应该扣点工资啊?”

秦微微艰难抬头,撇嘴说道:“不是吧,房东大人你要不要这么黑心啊,这可是我第一次做饭,看在我把第一次给了你的份儿上,宽容一下……”吧?

等等,等等,这话怎么有点不对味儿!

天啊地呀,她刚刚说了什么?哪位好心人给她送块腐来!还有还有,天台上的同志们都让让,允许她插个队吧!

秦微微窘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但那个黑心房东却没打算放过她,眼角闪着邪魅的光,极尽蛊惑地说:“第一次啊?”

滚犊子!

“要不要我负责啊?”

负责你个大头鬼!

“扯证去?”

扯你妹啊!

秦微微觉得自己的脸烫得可以煲熟鸡蛋了,她觉得要是再不反抗,自己一定会化成灰了。瞧那个黑心房东,丫越说还越来劲了!

嚯地一下站了起来,怒目相向:“……”

薛喆迅速收起戏虐的笑容,严肃地说:“收拾一下,出去吃。”说完就起身出去了。

“!”一肚子骂人的话没发泄出来,秦微微相当堵心。就好像一个士兵,费了半天劲,终于调准了方向,上了炮弹,却在最后一刻被人堵了炮筒,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但某人的心情似乎相当美丽,进了正房后就传来了愉悦的口哨声。

秦微微气得抓耳挠腮,她秦女侠何是受过这种鸟气,抄起盘子就要摔,黑心房东拽得二五八万地出来了,漫不经心地说:“意大利进口瓷盘,一万五一只,想好了再摔。”

秦微微举到空中的手顿停,忍,不能摔,赔不起!

丫丫的黑心房东,不就是欺负她没钱吗?等姐有了钱,冰棍买两根,吃一根扔一根,羡慕死你,羡慕死你!啊啊啊!

“给你十分钟时间去换衣服,过了时间我就自己出去吃。”薛喆得意地看了看手表。

秦微微本想很有骨气地说不去,可是转念又想,能省一点是一点,自己那些方便面还是以备不时之需吧。

深呼吸两次,换一个灿烂笑容,转身,顿吃一惊:“大晚上的,你丫穿西装干嘛,相亲去啊?”

薛喆嘴角抽了两抽,咬牙说:“我要去月半湾。”

月半湾?秦微微听说过,一家高档西餐厅,对着装有要求。

“你发财了?”一个靠出租一间卧室收房租过活的二房东,居然去月半湾吃饭,不正常。

薛喆的眼角又抽了抽:“还有八分钟。”

“得,马上,马上!”秦微微一阵风似的跑进了正房。管你丫发什么财了呢,月半湾啊,她这辈子还没进去过呢,不吃白不吃。

看着她的背影,薛喆两片薄唇弯出了一个迷人的弧度。

只用了三分钟,秦微微就出来了,脱去了牛仔裤大T恤,换了一件碎花长裙。她本就身材颀长,面容娇美,再配一条长裙,竟有一种翩翩仙子的效果。微风吹来,长裙飘起,墨发飞舞,真是美不胜收。

倚在车门等候的薛喆,看到这样的秦微微,着实惊艳了一番,不过是在心里,面上并无多少表情。

虽然没有过多表情,但眼睛却一直移不开。

记忆中,她很少穿裙子,女侠嘛,穿裙子不方便打架。但也不是没穿过,记得那次她穿了一件黑白格子的背带裙,很美,引得整栋教学楼的男生都疯狂地吹口哨。

而他,却是羞红了脸,偷偷地远远地望一望。

见薛喆迟迟没有反应,还表情奇怪地看着她,秦微微有些不自信,毕竟是第一次去那么高档的西餐厅嘛,难免有些紧张。

上下打量了下自己,开口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

某人还沉浸在现实与回忆的惊艳中。

“喂!”秦微微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几个意思这是?”

“呃……”薛喆猛然回神,干咳两声,“上车吧。”

秦微微,“……”

薛喆开门坐进驾驶室,转头催促发愣的秦微微:“发什么呆,上车!”

秦微微有点不敢上,为什么呢,薛喆今天开的是劳斯莱斯!这车坐着风险系数太大,上次一不小心欠了二十万清护费,至今心有余悸。

“上车啊!”薛喆十分不解地看着小母老虎。

秦微微迟疑着,小心翼翼地打开车门,蹑手蹑脚地坐了进去,又小心翼翼地关好车门,全身都绷得紧紧的,生怕一不小心,碰坏了哪个零件,又无妄地欠下一笔债。

薛喆:“……你干嘛?”

秦微微僵硬地微微侧了下头,看着薛喆说:“我不想一不留神再欠二十万。”

薛喆,“……”

“哈哈哈……”片刻后,薛喆终于反应了过来,大笑不止。

笑笑笑,笑你妹啊,牙齿很白啊?

秦微微气得双拳握紧,冷眼相看。

“好啦,不笑了。”在秦微微发怒之前,薛喆适时地止住了笑声,“放心,随便坐,坏了算我的。”

“真的?”你有那么好心?

薛喆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突然欺身上前,双手将她环在了坐椅里。

男性特有的阳刚气息扑面而来,一张俊脸在眼前放大,秦微微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灼热的呼吸喷洒到脸上,吓得赶紧向后躲闪,面红心跳,双手本能地抵在他胸前。

“你,你干嘛?”

薛喆没有说话,左手将秦微微身侧的安全带拉了过来,扣好,然后戏虐地说:“系安全带。”

“哦,谢,谢谢!”秦微微简直无地自容了,人家好心帮忙系安全带,自己面红心跳个什么劲儿?

“可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会趁机吃我豆腐。”薛喆玩味地低头看了看抵在他胸前的那一双小嫩手。

“啊!”秦微微赶紧撤回了手,脸更红了。天台上的兄弟姐妹们,赶紧给我让条道!

恶趣味又上来的薛喆可没打算放过这个逗小母老虎的机会。

“你以为我想吻你?”

才没有!

“还是,你希望我吻你?”

我呸!房东大人,你还能再自恋点吗?

“秦微微,你是不是对我有想法?”

有你妹啊!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窘到无地自容的秦微微,怒挥粉拳,在快要击到薛喆面门的时候,赶紧闭了眼睛,她不想看见血染豪车的场面。

“……?”什么情况,为什么打空了?

秦微微悄悄睁开眼睛,并没有看到预想的效果,而是薛喆已经安安稳稳地坐回了驾驶室,发动了车子。

没道理啊,她可是跆拳道蓝带四段的,出拳速度绝对不是盖的,丫没道理能躲得过去啊。

可是看看薛喆,的确是毫发无损啊,而且正襟威坐,专心开车,好像刚才的事没发生一样。

靠,刚刚还在调戏她,这会又装得人模狗样的,真是衣冠禽兽啊。

“你在骂我?”薛喆目视前方,语气平淡。

秦微微,“……”

丫难道会读心术么?

“别忘了,刚刚被吃豆腐的人可是我!”这意思就是说,他才有骂人的权利。

靠,又来,还能不能愉快地出行了?秦微微彻底恼羞成怒。

“行车过程中,殴打司机可不是什么明智的行为。”薛喆不咸不淡地说。

秦微微硬生生地按捺住了刚要挥出去的拳头,气得咬牙切齿,一口郁闷之气怎么也出不来。

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小母老虎极力隐忍的样子,某人的心情突然特别美丽。不过,也替自己捏了一把汗,刚才差一点控制不住吻了她,幸好关键时刻及时刹车了,不然惹恼了小母老虎,吓跑了人,可就不美丽了。

早就过了下班时段,一路畅行无阻,很快到达了目的地。

薛喆解开安全带说:“下车!”

“哦。”秦微微很顺从地解了安全带下了车,站稳之后突然疑惑不解,“不是要去月半湾吗,带我来商场干嘛?”

“买衣服。”薛喆淡淡地应着,大步向商场里走去。

买衣服?秦微微又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了,这男人怎么想一套是一套,刚刚还火急火燎地要出来吃饭,好像饿了八百年一样,现在居然要进商场买衣服。买就买吧,还来这么高级的商场,国贸啊,这可是有钱人消费的地方,你丫一个二房东消费得起吗?

“赶紧跟上啊!”见她没有跟上来,男人停步转身,不耐烦地催促。

“……哦。”秦微微收起多余的思绪,快跑两步,追上薛喆。

可是,越走越奇怪,房东大人买衣服怎么直奔女装?丫不是说无妻无女友吗?

在秦微微疑惑的目光中,薛喆快速地选了几个款式,然后命令售货小姐给秦微微挑个合适的尺码试试。

售货小姐笑盈盈地对秦微微说:“小姐,这边请。”

“?”秦微微惊讶地看向薛喆,指了指自己的脸,“我?”

“这里还有别人吗?”薛喆用看白痴的眼神扫了她一眼,然后坐在了沙发上。

“哎,我可没有买衣服的计划。”笑话,她包里只有一千块钱了,能活到哪天还说不准呢,还买什么衣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