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神秘首席刁蛮妻

第21章 抵债

神秘首席刁蛮妻 水绕天涯 3280 2015-11-04 15:43:46

  啪,啪,啪。

转眼间,秦微微与肖凡面前,各现三只空酒杯。

“过瘾!微微好酒量!”肖凡心情陡起,对秦微微的好感以秒剧增,连称呼都亲昵起来。

“承让,承让!”秦微微豪气地一抱拳。

薛喆的头发丝上都溢满了笑意,她的酒量他知道,当年她带着他逃课,跑到街边去吃烧烤,那扎啤都是当水喝的。

“先吃点菜,空腹喝酒不好。”薛喆夹了满满一筷子鱼香肉丝,放进秦微微面前的盘子里。她最爱吃鱼香肉丝,他记得。

秦微微也不客气,三下五除二就将薛喆夹给她的菜全吃光了,在她的人生格言里,有一条是:唯美食与酒不可辜负。

尹妃雪的眼神更冷了几分,双拳紧握,指甲深深嵌进肉里。

“来,我也敬美女!”雷寒端着酒站了起来。

“回敬,警察叔叔!”秦微微侠风不减,又是一杯。

“噗,咳咳,咳咳……”雷寒差点呛死,“别别别,不敢当,不敢当,您是我姑奶奶!”

他要是敢当她叔叔,薛喆肯定会掐死他。

“哈哈哈……”众人哄堂大笑。

薛喆也笑着拿起一杯果汁喝了两口,感觉幸福的手在轻轻地抚摸着他,这些年,他想死了她豪言壮语的样子。

如此这般,一圈敬酒下来,秦微微与众人混了个八分熟,越聊越热乎。没一会就跟肖凡和雷寒哥们儿相称,坐到一处拼起了酒,大玩两只小蜜蜂。

薛喆因为要开车,一直没喝酒,只喝了点果汁。始终都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笑着看她疯玩。

其实,世上最好的爱,不是给予支票豪宅、锦衣玉食,而是她闹你笑,她哭你陪,坚守岁月,安然静好。

尹妃雪像是被人遗忘在角落里的贵牡丹,无论多么美丽,又散发着怎样的芬芳,此刻无人问津。

强烈的酸意涌上心头,她倒底差在哪里?

她出自书香门第,重点大学毕业,外企公司高管,漂亮,端庄得体,哪一点都不输给秦微微,反而自认为更胜一筹。秦微微徒有其表,其它的简直就不值一提,哪有女人跟男人如此疯玩的。

薛喆怎么会喜欢这样的女人?

“秦小姐?”强烈的醋意推动着尹妃雪喊住了秦微微。

正在跟肖凡和雷寒拼酒的秦微微一愣,转头看着尹妃雪。

其他人也停了下来,尹妃雪高中苦追薛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只是时隔这么多年了,应该淡漠了吧?

“我看秦小姐很面善,跟《有诚来扰》上一个女嘉宾很像。”尹妃雪脸上的笑很得体,但也明显不友善。

众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明显不赞同尹妃雪的做法。

薛喆握紧了手里的杯子,没有抬头,但收起了笑容。

“没错,就是我,怎么了?”秦微微又不傻,自然明白尹妃雪故意刁难,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难道她真的曾经抢过她的钱?

尹妃雪嘲弄一笑:“秦小姐可谓是一举成名啊。”

“嗨,不就教训了俩贱男吗?谁成想就出名了,这年头出名还真容易!”秦微微随意一笑,“不过,尹小姐你总是一副刚从水晶棺里出来的表情,恐怕不易出名。”

她在骂尹妃雪死人脸!

“你!”尹妃雪气得胸口起伏,但又紧抿双唇极力维持淑女形象。

靠!丫挺的,这么憋着不难受么?秦微微同情地看了尹妃雪两眼,完了还叹了口气。

“哈哈哈……”薛喆忍不住一阵快笑,他早就知道,她从来不是个在言语上吃亏的主。

见薛喆笑,尹妃雪更气,努力调整了下笑容:“网上说,秦小姐被男人甩,是不是真的?”

秦微微脸色变了变,陈明晧是她内心深处的痛。

不过,她秦微微是打不死的小强嘛,怎么能被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伤到无言呢?

于是短暂沉默过后,秦微微调整了一个特别轻松的笑容:“嗨,谁年轻的时候还没遇到个渣男啊?尹小姐你这表情,怎么看都像是倒追男人却怎么也追不上的。”

秦微微歪打正着地戳中了尹妃雪的痛处。

尹妃雪可没有秦微微这样坚厚的脸皮,顿时脸红似火,眼泪没差点掉下来。

谁也没有去安慰尹妃雪,因为这事完全是她自己整出来的。

尹妃雪看了薛喆两眼,美人垂泪,希望能获得他的些许怜悯。

可是,薛喆没有对她怜香惜玉,反而是警告性地冷冷地甩了她两眼。

尹妃雪是身在迷中不自明,倘若他有这份心思,她那一年的苦追又怎会得不到任何回应?

场中的气氛有些沉闷。

“吃饱了吗?”薛喆轻声问秦微微。

表面上看,秦微微没有吃亏,但她那一瞬间的忧伤他还是捕捉到了。他要尽快带她离开这里。

“嗯。”秦微微点了点。

“那我们回去吧?”

“好。”秦微微亦不想多呆。

“这就走啊?”肖凡站了起来,想缓解下尴尬,“那什么,我送送你们。”

薛喆没再说话,拉着秦微微便出了包间。

到了楼下,肖凡说:“微微,别往心里去哈,妃雪她……”

“行了肖子,我们走啦。”薛喆打断了肖凡的话。他知道,肖凡家与尹飞雪家是世交,肖凡想替她说几句好话。

“那行,路上小心。”肖凡说。

薛喆点点头,然后拉着秦微微上了车,绝尘而去。

上了车,秦微微一直没有说话,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

不可否认,尹妃雪戳到了她的痛处,倒不是因为什么被男人甩,而是因为曾经付出的真爱被人当抹布一样丢掉了。

分手已经两年,她依然走不出陈明晧带给她的伤痛。

知情的人都怒斥他是陈世美,但也笑她是秦香莲。自小霸气无敌的秦微微,有一天成了秦香莲,很可悲,不是吗?

大学四年,她没有认真看过其他男生一眼,一心一意追随他,把最好的年华都给了他。

曾经海誓山盟,非她不娶,非他不嫁,可是,毕业短短一年,一切都因金钱变了味。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我想成功,需要这样一缕风。微微,对不起。”分手时他如是说。

她明白,他所说的风无非就是金钱权势。

曾经狂傲的T大IT才子,曾经手捧九十九朵玫瑰,站在她的宿舍楼下当众向她表白的阳光大男孩,而今是豪门的准女婿,远在英国。

她还记得,她哭求不要分手,他不耐烦地说:“我要的伴侣,是女人中的奇葩,奇葩中的翘楚,翘楚中的公主,微微,你是吗?”

这句话断送了她所有的希望,因为她永远也成不了公主。

“你很爱他?”薛喆眸子晦暗不明地问。

秦微微没有回答,低头沉默。她不知道还爱不爱,但是心里总有一根刺拔不掉。

“有多爱?”薛喆心里很难受。

曾经很爱。

“忘了他好吗?”薛喆的口气竟像是在乞求。

“有些人不是说忘就能忘的。”秦微微似是自言自语。

薛喆突然刹车,转头看着秦微微,隐有怒气:“你到底爱他什么?”

秦微微被骂得一愣一愣的,“关你屁事!”

丫一个二房东管得也太宽了吧?

薛喆也突然意识到自己有点名不正言不顺,于是努力调柔语气说:“我是想劝你不要因为不值得的人难过。”

“这是我自己的事。”秦微微也缓和一步,“对了,你那女同学为啥处处敌对我?”

不知要怎么解释。

“我躺枪了对不对?”秦微微眼神凌厉地看着他。

皱眉。

“她喜欢你,把我误当情敌了对不对?”

女人太聪明了不是什么好事!

“靠,你丫想作死是不是?我现在虽然沦为你的小保姆,可我也有尊严啊,侍候你吃喝拉撒,我不能还要替你挡爱慕者吧?”秦微微心里火大。

“我不知道她也在。”薛喆耐心解释。

“少你丫装无辜,我今晚的无妄之灾全是拜你所赐,我要求补偿!”秦微微的眸子里突然闪耀着精芒。

薛喆忍不住笑了:“好,你要什么补偿?”

“抵债!”有什么比早日翻身农奴把歌唱更重要?

“抵多少?”好会算计的臭丫头啊,见缝就插针。

“十万。”狮子大开口谁不会啊。

薛喆嘴角抽了几抽:“你还真金贵啊!”

“觉得不合理,你去抽尹妃雪那丫两耳光,咱俩就扯平。”

薛喆,“……”

笑话,他能打女人吗?况且那女人还是雷寒苦苦追求的。

“你要不同意你就是薛扒皮!”激将法。

“我要同意我就是傻子!”薛大总裁从来都沉着冷静。

秦微微兴奋的小脸瞬间垮了。房东大人,你这么聪明真的好吗?

“当然了,我不做出点补偿也的确说不过去。”薛总裁决定给个甜枣,“这样吧,你以后每月交给我五百生活费,你的伙食和一应生活用品我全包了。”

“你丫还真是薛扒皮!一月发我五千工资,四千抵债,五百交房租,五百交生活费,请问我手里还有钱吗?那以后你是不是连发工资这道程序都可以省了?”秦姑娘也不傻。

“你自己选择,我从来不勉强人。”他就不相信她宁愿拿着五百块钱天天吃方便面。

“你赢了!”秦微微咬牙切齿。跟着房东混吃喝,总比吃方便面好啊。

薛总裁嘴角弯出了一个满意的弧度。

回到四合院,在秦微微的强烈要求下,各自翻出合同,将今日所谈条款加了进去。

当然,薛总裁没有忘记索要了本月的生活费。

于是,秦姑娘的钱包里就只剩下一千元钱了。不免在心里又狠狠地骂了几遍薛扒皮。

各自回房熄灯之后,薛喆难以入睡,不是愁得,而是乐得。

臭丫头现在被他吃得死死的了!

眸子里迸射出熠熠光芒,嘴角更是扯出了一个邪恶的弧度。

明天就让她变成小媳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