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神秘首席刁蛮妻

第27章 不差钱,就差个老婆

神秘首席刁蛮妻 水绕天涯 3249 2015-11-04 15:43:46

  看她那样子,似乎真的生气了。

“累的话,就歇一会吧?”讨好的语气。

“要不要喝点什么?”再次讨好。

“秦微微,你哑巴了?”耐心已用光。

咣!吸尘器被扔到了地上。

薛喆以为女人要发脾气,挺直了腰杆准备迎接暴风骤雨,可女人目不斜视地走了出去,进了东配房。

薛喆,“……”

这小母老虎一沉默,真折磨人啊!

刚想起身去看个究竟,女人又从东配房里出来了,又戴上了橡皮用套,用镊子夹着他的内裤,挂在了晾衣杆上。

薛喆的自尊再一次被狠狠地蹂了。

这个死女人,要不要这么明显!

晒完衣服的女人,又拿了一个拖把进了正房,开始拖地。

薛喆开始坐立不安,她要沉默到什么时候?

讨好已无用,不如激怒!

于是,他起身去厨房端来一盘葡萄,躺在沙发上慢条斯理地吃起来,葡萄皮直接扔到了地上。时不时偷偷观察她的动静。

拖完卧室准备拖客厅的秦微微,忽然看到一地的葡萄皮,顿了顿,却并没有发脾气,而是默默地清理干净,然后继续拖地。

薛喆不淡定了,这都不炸毛,这女人是生病了么?

“秦微微,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关切,严重关切。

莫名其妙!

薛喆,“……”

看来问题很严重啊,听不见他说话了么?

关心则乱,嗖地起身就去摸女人的头,以确认她是否发烧了。

“死房东,你要干嘛?”

女人终于炸毛了!

薛喆被秦微微的河东狮吼吓得后脊一阵发寒,不过随即又镇定了下来,他什么场面没见过!

“我想看看你是不是有病了。”语气温柔。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薛喆,“……”

他不是那个意思好不好?

“干嘛总不说话?”好吧,继续温柔。

“我在摆正自己的身份啊,我一个小保姆有什么资格跟你说话?”

薛喆,“……”

原来在这别扭着呢!

“来来来,我拖,你去歇会儿吧。”

说着,薛喆就去接秦微微手里的拖把,谁知人家不领情,一把推开了他,尽显悍妞本色。

“秦微微,你到底要闹哪样?”他何时跟女人这么低声下气过,他也有底限的好吧?

秦微微一手拄着拖把,一手掐腰,表情愠怒。

“房东大人,这话应该我问你吧,你要闹哪样?洗衣做饭收拾屋子是保姆的职责,这话是你说的吧,你现在这么做是几个意思?”

薛喆,“……”

看来先前那些话伤了小丫头自尊了。

“还有,您还有多少内裤,尽管甩出来,老娘洗去!”

薛喆,“……”

得,这才是症结所在。

“好好好,以后咱不洗了成不?”好吧,他妥协。

秦微微,“……”

阴晴不定,神经病!

懒得跟神经病再啰嗦,秦微微就继续拖地,那劲头恨不得把地板擦烂了。

薛喆手足无措,像个犯错的孩子似的跟在她背后。想说点什么,但她那副拒人千里的冰冷表情,又冻得他开不了口。

沉默以对,直到擦完了最后一个角落。

擦完地秦微微抡起拖把就走,目不斜视。幸亏薛喆反应超快,赶紧一个下蹲,不然那个拖把一定会扫到他自以为傲的俊脸。

秦微微走后,薛喆后怕地摸了摸鼻子:“有这么凶悍的保姆吗?”

“房东大人,请问还有别的吩咐吗?”冷冷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

薛喆浑身一震,转身,讪讪地说:“没,没了。”

他还敢说有吗?

然后,凶悍小保姆冷脸回了自己的卧室,把门摔得震天响。

薛喆被震出一个大大的激灵,无语望天:“有这么嚣张的保姆吗?”

环视了一下屋子,这卫生做得相当不到位,他有洁癖的好吗?可是那个凶悍的小保姆他哪还敢惹啊,无奈,只好自己挽了袖子,洗了抹布,仔细地将家具墙面都擦了个干净,然后又进卫生间刷马桶。一边刷一边自我悲催,他薛大总裁,是在风云变幻的商场上运筹帷幄的好吗?哪有时间自己刷马桶啊?他能花钱再请个保姆么?

所有卫生打扫完之后,已经累得一身汗,小保姆依然没什么动静。他也不敢打扰,自顾自地去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

洗完澡出来,还不见小保姆的身影,实在忍不住了,蹑手蹑脚地走到次卧门口,轻轻地轻轻地将门推开一个缝,单眼向里观瞧。顿时感觉被雷劈中了脑袋,目瞪口呆地盯着里边的人。

哎哟,他能相信眼前的事实吗?

他想过各种情形,愤怒地摔东西,对墙骂他,或者撕衣服,就是扎小人他都能接受。可怎么也想不到,她居然在睡觉,还睡得那么消魂,口水都快把床淹了。

薛喆再次无语望天,这半天,他一直忐忑不安,想着要怎么才能哄好她,谁知人家却在没心没肺地睡。这么能睡,不怕睡傻了么?

无声叹气,掩好房门。转身看看了墙上的挂表,都十二点了,该吃午饭了好吗?瞧这意思他又得给保姆做午饭了!

自嘲一笑,扔了手里的毛巾,薛大总裁认命地去了厨房。

秦微微一直睡,一直睡,睡得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在梦里,她把黑心房东捆了起来,施加了满清十大酷刑。黑心房东不堪折磨,跪地磕头如捣蒜。

“秦女侠,求求你,饶了小的吧?”悲苦作揖。

“学两声狗叫再考虑。”高傲俯视。

“汪汪汪!”低头认命。

“哈哈哈……”

她得意地笑,得意地笑,笑,笑,笑……

房东大人的脸怎么突然这么近!

啊!秦微微吓得360度大翻身,一翻不慎翻下了床,顾不得痛爬起来扒着床沿观看情况。那个刚被她折磨得惨绝人寰的房东大人,此刻正站在床边一脸嘲弄地看着她。

靠,原来是个梦!真不解气啊!

“呵,还能笑得再低俗一点吗?”他刚刚都被那阴险的笑声吓出鸡皮疙瘩了好吗,谁家女孩这么笑啊?

“关你屁事!”秦微微尴尬地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

薛喆瞬间冷脸:“赶紧出来吃饭!”

“啊?”吃,吃饭?抬头看了看表,艾玛,下午一点了。

看着房东大人转身出去的背影,秦微微无地自容。她这个保姆好像,是有点,不合格!

红着脸来到餐厅,房东大人已经坐在桌边吃上了,意大利面。

秦微微扭扭捏捏,怎么也不好意思坐下来吃。

“怎么,还想我喂你?”薛喆不冷不热地问。

“啊?不,不是。”秦微微赶紧坐下来。偷眼看了看男人,似乎也没有再嘲笑她的意思,于是也就安心吃饭了,只是感觉气压好重。

一边吃一边又忍不住感叹,这黑心房东的手艺还是不错的。

一顿饭吃得很平静。

薛喆吃得很快,吃完就去了书房,他有重要工作需要处理。

他一走,秦微微终于松了口气,如释重负。吃完了饭,自觉地刷了碗,把厨房打扫干净。

犹豫再三,最终倒了一杯清水,送去了书房,算是低一低姿态。

“房东大人,喝点水吧。”秦微微小心翼翼地看着男人。

“嗯,放桌上吧。”薛喆似乎真的很忙,一直在电脑前忙忙碌碌,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

“哦。”秦微微把水放在桌角上。薛喆依然没有抬头,也没有要跟她说话的意思。

秦微微囧了,好尴尬呀!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不自然地揪了揪衣角,硬挤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房东大人,我想出去一下。”

“去哪?”

房东大人敲键盘的手顿了顿,然后抬起了高贵的头,眼神晦暗不明。

秦微微更囧了,房东大人几个意思这是?不允许保姆外出了?

“买点东西。”虽然心有疑惑,不过还是耐心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我一会也要去超市,等下一起去吧。”今天是周末好吗,他想跟她培养感情的,哪能放她一个人出去。

秦微微,“……”

她要买女士必用品好吗,招待亲戚的,跟他一起去合适吗?

“我,我很急。”

薛喆微微皱了下眉,略一思索,合上电脑:“好,那现在就走。”

秦微微,“……”

靠,要不要这样啊?她不是这个意思好吗?

可是,已容不得她多说,薛喆已经起身去了卧室,再出来时,换了一套外出休闲衣,手里拿着一串车钥匙。

见她还傻傻地站在书房门口,不禁皱眉:“不是说很急,还不去换衣服?”

“……哦。”秦微微囧得厉害,不甘不愿地回了卧室。

薛喆又心塞了,她这是什么表情,跟他一块出去就这么难受么?

不多时,女人换好了衣服拿着包出来了,嘴撅得可以挂苹果了。

薛喆火大了,这女人要不要这么伤人啊,嘴巴撅那么高干什么?不过张了张嘴终是没有说什么。难得一块儿过个周末,总不能上午惹毛了,下午还给惹毛了吧。

当薛喆把车从车库里开出来时,秦微微又囧了,怎么又是劳斯莱斯!现在的她,一点都不想引起经济纠纷好吗?

看着小女人迟迟不肯上车,薛喆知道她又在那算小九九呢,于是灿然一笑。

“放心,以后这车你随便坐,不会有任何经济纠纷产生!”

那感情好,谁不愿坐豪车啊。秦微微毫不拖泥带水,一屁股就坐了上去。

“涨了工资的人,说话就是大器哈。”小女人的心情突然就好了。

“嗯,这车公司奖励给我了,以后你可以开着出去。”她心情好,他也跟着心情好了。

噗……

秦微微差点把眼珠子掉出来。

啥公司啊,奖励员工一奖就奖一辆价值千万的劳斯莱斯!

“你,给你们公司找了座金山是怎么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