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神秘首席刁蛮妻

第26章 终于炸毛了

神秘首席刁蛮妻 水绕天涯 3133 2015-11-04 15:43:46

  “啊?谁,谁看你了?”秦微微慌忙别开脸,恨不得去挠墙,整个脸红得像煮熟的虾子,滚烫滚烫的。

想不到她秦女侠居然有栽的时候,靠,见鬼了!

本想就这么低着头,窝到家算了,可是那个不要脸的,施了美男计的房东大人,竟然凑了上来。

“干,干嘛?”别把你那张妖孽的脸凑我这么近成不?

薛喆笑得更加邪魅,“帮我拿着,我要开车。”

秦微微顶着大红脸,慌乱地接过棉花糖,然后毫不犹豫地把脸埋进了两团白球里。

薛喆心情突然大好,重新发动了车子,还愉悦地吹起了口哨。

靠,臭不要脸的房东大人,刚刚竟然调戏她!

等他结了婚,花他的钱,睡他的老婆,打他的娃!

一直到了家,秦微微都还红着脸,进了屋就往卧室里钻。她想找一个没有他的空间,自由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喂,还我的棉花糖!”

刚走到卧室门口就被唤住了,只好硬着头皮退了回来。你大爷的,一个破棉花糖,姐还能贪污了不成?

可是,问题来了。哪个棉花糖是他的啊?

刚刚只顾着害羞慌乱了,哪还记得哪只手接的他的棉花糖啊?

靠,丢死人了,谁能给她送块豆腐来!

薛喆精明如斯,自然看明白了。于是妖魅横生地笑了起来。

笑笑笑,笑死算了,牙齿很白啊。

秦微微气得直想咬舌自尽。

见火候差不多了,薛喆也不再难为,怕这么下去真给小母老虎惹炸毛了。

邪笑着走到她面前,抽出她右手的棉花糖。这一支是她刚刚吃过的。

秦微微,“?”

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儿,不过她也不敢肯定。

算了,肯定是多想了,房东大人总不可能愿意吃她的口水吧。

仓皇逃回卧室,关好门,秦微微狠狠地呼吸了几次。

倚着门开始左右纠结,这个棉花糖到底是不是她的啊?

努力回想,努力回想,呀,房东大人好像拿错了!

可是,可是,再去要回来真的好吗?

可是,不要回来,那……

不如悄悄换回来吧。

于是,秦微微蹑手蹑脚地拉开一个门缝,躬着腰向外观瞧,艾玛,惨不忍睹!房东大人已经吃掉大半个了。

算了,事已如此,不可说,不可说。

看着手里的棉花糖,还有被房东大人啃过的痕迹,秦微微一阵嫌弃,甩手就要扔进垃圾筒。即而又觉得不妥,略一思索,将棉花糖插进了花瓶里。

想起房东大人吃棉花糖的样子,不禁一阵恶寒。倘若他日后知道那是她吃剩下的,会不会恼羞成怒地加房租啊?

一夜无话。

第二日,秦保姆依旧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哈欠连天地去了趟卫生,又哈欠连天地出来,然后依旧是迷迷乎乎地去厨房找东西吃。

这个时间房东大人早就去上班了,所以她一点也不用顾及形象。

今天房东大人准备的早餐很西化,三明治,鸡蛋羹,还有鲜炸奶昔。

秦微微胃口大开,吃了一碗鸡蛋羹,一块三明治,又拿了一杯奶昔,一边喝着一边往正房客厅走。

“吃饱了?”

刚进客厅,就听到了房东大人不冷不热的声音,秦微微吓得差点把奶昔喷出来。

抬眼望去,房东大人正坐在沙发上,对着电脑忙碌。

秦微微囧了。这男人坐了多久了?那她之前那些表现……

还有,她没穿内衣!

想到此,一阵恶寒,赶紧抱紧了胸,一口奶昔卡在喉咙里上不来下不去。

“别抱了,早看见了!”房东大人的声音就像在说天气不错一样。

“!”啊啊啊,她想杀人!

“千万别扔杯子砸我,抬手就又暴露了!”房东大人不慌不忙遏止她的暴行。

秦微微暴走。

薛喆又抿出了一个迷人的笑意。

回卧室迅速穿戴整齐,再次回到客厅,准备大打出手,谁知房东大人消失了。

秦微微气得直咬牙,直奔他的卧室,一脚飞踹,房门应声而开。

然后,秦姑娘直想带块豆腐直接上天台。

天啊,她刚才看到了什么?

还有,那个内裤是黑色的!

呸呸呸!秦微微,你脑子秀逗了,这个时候还想这个!

“秦微微,你就这么想看我的身体,还敢说你对我没想法?”薛喆面不改色地从衣柜里找了一条休闲裤,很自然地穿上,又找了一件休闲上衣。

“呸呸呸!谁对你有想法,你这个变态,干嘛不穿衣服?”缓过神来的秦微微火速转身,背对喊话。

薛喆笑得更加邪魅了:“我在自己的房间里换衣服,你踹了我的门,是谁变态?”

秦微微,“……”

好像是这么个理儿。

呸呸呸,怎么被他拐跑了,她为什么踹门,还不是因为他看了不该看的。

“我为什么踹你的门,还不是因为你耍流氓?”

“流氓?哎,秦微微,你还讲不讲道理,公共场所你不穿内衣,还怪我看了?那你现在要是不穿衣服出去,满大街的人都要戴眼罩不成?”

秦微微要抓狂了,怎么说好像都是他的理啊。

暴走!

“哈哈哈……”身后传来男人放肆的笑声。

回到卧室,秦微微恨恨地将那支棉花糖扔进了垃圾筒。房东,有机会一定要让他尝尝跆拳道蓝带四段的威力!

哎呀,太丢人了,怎么接二连三地在那个房东面前出丑啊?漫漫十几年的还债路,这才走了几天,就这么窘了,以后可怎么过呀。

一头扎在床上,被子蒙头,做驼鸟状。就这么闷死算了!

不久之后,门被敲响了。

秦微微烦躁地又往被子里钻了钻。

“秦微微,你在干嘛?”薛喆的脸上还带着戏虐的光芒。

“……长蘑菇。”又气又恼。

薛喆撇嘴笑了:“好了,出来啦,我们谈谈。”

谈谈?秦微微头皮一阵发麻。

薛喆,“……”

她这脑袋里整天都想的什么呀?

“赶紧出来,三分钟,不出来我可踹门了。”

靠,威胁她,不知道她是跆拳道蓝带四段的吗?出来就出来,打不死你丫的!

再次鼓足了气出来的秦微微,在见到薛喆的那一刻,又一次泄气了。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丫一副天然无公害地笑着迎接她,还真下不去手了。

“谈什么?”秦微微没好气地问。

“谈谈你的保姆生涯。”看她气鼓鼓的样子,薛喆忍不住加深笑意。

呸,保姆还生涯,生个屁涯!

“你这保姆生活是不是太惬意了点儿?”

秦微微,“……”

薛世仁嘴脸露出来了!

不过,好像是惬意了点,荣升保姆两天整,从未打扫过卫生,只做了一顿饭,还无法下咽。

秦微微惭愧低头。

“先去把我房间打扫一下。”薛喆倚进沙发里,一副大爷样。

秦微微,“……”

收拾他房间可以,可是当着他的面,有点不太好吧?

“房东大人,您今儿不出去?”试探性地问问。

“今天周末!”薛喆一副看白痴的眼神。

OMG!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认命吧!

秦微微回卧室掏出那天在超市买的围裙,穿上,然后表情僵硬地进了薛喆的卧室。

此时,薛喆又坐在沙发上重新打开了电脑,专注地工作。

秦微微从来没有收拾过男人的房间,就算跟陈明晧恋爱五年,也从没做过这样的事,实在难为情。

一边叠被子,一边自我催眠:“他不是男人,他不是男人,他不是男人……”

坐在沙发上工作的男人,听着卧室里传来的嘀咕声,气得直咬牙。当听到第N遍的时候,实在听不下去了,啪的一声合上电脑,大步向卧室走去。

“啊……”

还没走到卧室门口,便听到女人一声尖叫。吓得他赶紧飞奔过去,本以为她出了什么意外,谁知一进门就迎来她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薛喆嘲弄地咧了咧嘴:“你是保姆,不是应该由你来收拾吗?”

“……这,这个也让我收拾?”秦微微表情都扭曲了。

“是啊,拿去洗掉!”薛喆一脸理所当然。

“……还,还洗?”秦微微简直要崩溃。

“保姆就是要给主人洗衣做饭收拾屋子的,摆正自己的身份!”薛喆白了她一眼,又回到沙发上,打开电脑。

秦微微迎风两条宽面泪。

薛喆根本没有再工作,假意在电脑上敲敲打打,其实一直在偷瞄里边人的反应,脸上晦暗不明,心里早就爽得乐开了花。

没多久,那个小女人出来了,两手空空,面无表情地去了东配房。

东配房有洗衣机,可是她又没拿衣服,洗什么?

正顾自疑惑,小女人又回来了,手上戴了一副橡皮手套。

这是嫌弃他的意思?他的内裤就这么脏么?

薛喆郁闷了。

等女人再从卧室里出来,薛喆简直见到郁闷它爷爷了,那女人真是太夸张了,她戴了手套不算,居然还用镊子夹着他的内裤。

待女人面无表情地又进入东配房时,薛喆再也装不下去了,气得狠狠地合上了电脑。

太伤自尊了!

要知道,只要他勾勾手,多少女人争着抢上往他身上贴,可眼前这女人,竟然嫌弃他到这个地步。

一种挫败感瞬间灌满全身。

秦微微将内裤扔进洗衣机,放了洗衣液,按下开关,然后拿了吸尘器回到正房,按个房间打扫卫生。

这么半天了,女人一句话都不说,整个房间只有吸尘器嗡嗡地响,薛喆觉得难受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